通靈判官賞罰使 網遊動漫

通靈判官賞罰使 第一百零一章 白骨花開彼岸橋

作者:煥鑄子

本章內容簡介:手布下的,其中還有三件很強的法寶壓常他看到的這個叫做彼岸金橋,乃是一件空間法器。原本是外域大派天道宗的一位高手所練,被陰司的一位大能給奪來,轉賜給了東侯。東侯以陰冥穢土重新洗鍊,又加上了一些別的靈材,...

忙活了一陣子,那位突然又說道:「房祭酒,你說,比咱們先進來此處的那個小子。他若遇到這種情況,是不是沒法脫困埃」

房祭酒手中一頓,說道:「那是自然,以那種根本不懂陣法的外行,要想脫困,我看比登天還難。不過這種夾縫並不危險,要不了人命。等他五感錯亂,昏迷之後,就會被自動彈出去。壇主不必擔心,看那人應該不過是開脈左右的實力,掀不起什麼風浪。」

那壇主嗯了一聲,說道:「此次沒想到雲陽宗插手北疆,我們行事只能悄悄的進行。我不想橫生枝節,咱們一切小心。畢竟這飛沖路藏有幾處寶藏,大祭公下了令,要我們務必得到。咱們在陰曹和雲陽宗兩家勢力的眼皮子底下出手,凡事還是要以穩妥為上。」

房祭酒說道:「壇主說的是,不過我看那小子倒不用咱們太擔心。那手法明顯就是個外行。他應該連這都進不到。」

壇主點了點頭,他心裡有句沒說,這次事情,他在冥冥中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所以才會如此的神經過敏。他對於突兀出現的姜博總是覺得有點什麼地方不對。但是這次的事情,是上邊醞釀了很久,交待一定要做成的。所以他格外小心不欲節外生枝,因此對於姜博這個計劃外的趟渾水者,還有遠處民房裡窺視的那個普通人,他都沒有去動。自己籌備的也不差,應該不會出什麼紕漏了吧。

也不怪壇主和那位房祭酒沒拿姜博當盤菜,姜博進入法陣之後,處境還真不如他們。人家這幾位至少能到兩層法陣的夾層地帶。而姜博則是根本沒有突破第一層,他只是進入了其中卻無力破解。半盞茶的功夫之後,姜博就知道自己絕對破不了此陣。不過沒關係,來之前這種情況他早考慮在內了。一翻手,亮出了賞罰使的官印,對著前面的混沌沒頭沒腦就是一擊。

這裡的法陣其實不管是外層的天然法陣,還是內層的人為大陣,都是龍松城的陰司官府設下的。它攔擋的是外人,對於自己人當然不會有作用。姜博賭的就是這個,不過他也想好了,如果官印不好使,那他立刻掉頭走人,回去找莫城隍搬兵。經歷了幾次冒險之後,姜博可不是雛兒了,無謂的危險他可不想沾。

和想象的差不多,當賞罰之印射出了一道陰陽二氣寶光,所過之處那些混沌迷障如同冰雪消融,立刻露出了一個大洞。寶光不知射出多遠,似乎擊中了遠處的什麼東西。一陣震蕩之後,有一道巨大的陰影從那邊飛一樣的延伸過來,幾乎是瞬間就到了姜博的面前。姜博倒退幾步定睛觀瞧,這一看不由的心旌搖動,震撼不校原來這是一座巨大的廊橋,通體泛著瑩瑩白光,規模如同宮殿高樓般大小,氣勢也極宏大。只是那橋身卻是由無數巨大的白骨雕成,如玉般的白骨之上,扭結纏繞著無數黑色的藤蔓。那老藤上每一處葉子和花朵上,都有一張猙獰的面孔,有些是人,有些則是非人。姜博倒吸一口涼氣,從其散發出的氣勢來看,這絕對是一件強大的法寶,其品質遠在自己的大江東流劍之上。不過他的先天感應卻沒有傳來危險的警告,這意味著兩種可能。一種是真沒啥危險,另一種就是極其危險遠超出自己可感應的極限。姜博冷靜的思索了一下,若是后一種情況的話,現在想跑也來不及了。他靈台中金書一轉,讓自己的情緒平穩下來。昂首踏上了白骨之橋,大步行去。

其實姜博並不知道,這城隍廟內里的大陣可不一般。不但乃是當初東侯等陰司大神聯手布下的,其中還有三件很強的法寶壓常他看到的這個叫做彼岸金橋,乃是一件空間法器。原本是外域大派天道宗的一位高手所練,被陰司的一位大能給奪來,轉賜給了東侯。東侯以陰冥穢土重新洗鍊,又加上了一些別的靈材,煉製成了適合自己功法的法寶。原本人家這件法寶是金光閃閃仙氣繚繞,有一十二種變化,能橫渡虛空。到了東侯手裡變成了這種鬼氣森森的造型,而且廢掉了諸多變化。現在只能變成長橋和飛舟,但是卻多了攻擊的手段,也是很好的防禦法寶。此物要是一動,滅殺姜博這種實力的修士那只是舉手之間。但是此寶沒有器靈,只有懵懂的本能,所以不會輕易發動,更不會對陰司的官員隨便出手。這就是姜博能察覺其可怕,但又覺得沒有危險的原因。

姜博從彼岸金橋上走過,雖然這法寶不會傷害他。但是法寶中所拘役的一些惡靈卻是發出淡淡的威壓和幻境,不過這對於姜博來說等於沒有。一是他道心堅固體魄過人,另外作為陰差,他也了解一些幽冥之事,所以只管走過去,並無風浪。不過上橋之後,姜博感到了一絲不同,這感覺不像走在實地上,而是很像上次羅山君帶他走陰路。因為這都是穿越空間之法,也可以說是一回事,只是稍有不同。姜博也不知走了多長時間,只覺得腳下一抖,好像一腳蹬空從夢中驚醒一般。再等回過神來,已經落入一片實地。回頭看,那白骨之橋已是消失不見。周圍仍然是有混沌迷障,只不過顏色雖然灰暗,但卻是比在外圍時清晰了許多,周圍十幾丈左右的範圍肉眼可見。用天通眼的話,則百丈之內纖毫畢現。地上有一層濁黃的水流漫過腳面,走過去像是趟著粘稠的泥漿。其實這不是真水,而是陰濁靈氣濃郁的表現。這種顏色暗黃如水的靈氣叫做暗泉靈氣,性質平和,是很多剛入門的靈門修士所喜歡的。別看這種靈機十分溫和,而且靈能不強,但是它卻是從地脈極深處散逸出來的。陰司的黃泉大河就是這種靈機精純千百萬倍之後的樣子。也可以說,這種靈機是黃泉散逸到地表附近的稀薄的不純的靈機。尋常人遇到暗泉靈氣會因為陰氣上升,而手足僵硬行動遲緩,血脈氣機無不受到影響。吸攝清陽靈機的修士雖然不會受到侵蝕,但是也會行動受到干擾,就好像是掉進爛泥塘里一樣。但是靈門修士卻正好相反,這麼多暗泉靈氣雖不能提升功行,但是卻能讓他們行動更迅速,靈機運轉更順暢。姜博心中一喜,在這種環境中他的實力能超常發揮幾分。當下身子一動,就像是滑冰一樣,腳不沾地的飛掠而出。他試探著走了一陣,沒有遇到什麼危險,這裡好像是一個廣大無邊的平原。暗泉靈氣之下是堅硬陰寒的岩石地面,卻平滑無比,渾然一塊。姜博心中估計自己大概得走出百里有餘,世上哪有那麼大的整塊石頭,還打磨的如此平滑。想必這是一處秘境,或者是某個真形級別的強大法寶演化的幻陣。還真是讓他蒙對了,這裡其實是裡層法陣,原本有三件法寶鎮壓。前面的彼岸金橋,姜博已經見到了。這裡的是一宗名為冥河石鏡的法寶,曾經是真形之寶,衍生過器靈。不過在當年那場大戰中受損,器靈沉睡,法寶本體也破裂了。但是困住個把像姜博這種實力的還是不在話下。

姜博想了想,硬闖不是辦法,便再次祭出賞罰之櫻果然官印一出,周圍就是一變。原本一成不變的景物立刻摺疊起伏,片刻之後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座有著高大青磚圍牆的院落。只不過,這院牆有好多處碎裂崩塌,露出了裡邊的一幢幢建築若隱若現。姜博身化青煙飄然而去,直奔最近一處豁口。其實這座顯化出來的院落才是真正的城隍廟,或者可以說城隍廟之「內里」。它處於兩層法陣的包裹之中,位於幽冥和現世的交匯之處,是因為有強大的法力作為錨點才與現世連通的。而在真實的世界中,那座供奉著泥塑的城隍廟,只不過是個擺設罷了。姜博亮出了官印,那幾件沒有器靈的法寶便按著本能放他通行了。他從殘牆進入了城隍官署,第一個感覺就是靜,反常的靜。這是一種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安靜,沒有一絲生氣。再仔細感應,卻又不像是生命死亡滅絕的那種死寂,而是好像時間都停止了一樣。姜博搖了搖頭,這不可能,能讓時間或者空間靜止,那起碼得是仙人的手段,在現世之中如何能有這種實力的人。他運起金身暗自防備,天通眼使出,仔細觀察周遭的動靜。周圍仍舊安靜,但天通模糊的感應到有一處地方有很多強大的氣息在安靜的矗立。姜博毫不猶豫,身化青煙悄悄的潛了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