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04章 風波將起

作者:不問蒼生問鬼神  |  更新時間:2019-01-13 07:37  |  字數:2371字

「什麼,鳳鳴竹竟然就這麼死了?」

李塵對此大感意外,連忙循著聯絡的渠道找到自己派出去的探子,向其詢問詳情。

探子道:「今日午間,有人在新任城主鳳正良出城的路上伏擊刺殺,卻不曾料鳳鳴竹也在,結果誤中副車,把鳳鳴竹給殺死了。」

「但據現場的一些目擊者證言,鳳鳴竹表現有異,竟然沒做多少抵抗,結果刺客從容撤離,鳳正良也受了一些傷。」

李塵沉吟片刻,道:「如若能夠找到現場的影像為最好,不拘是否獨家消息,你們可以視情況買下來,傳回給我,此外,最近要嚴密監視鳳家及城中其他世家的動向。」

「是!」

掛斷通訊之後,李塵坐在台邊思索起來。

「果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呀,終究還是有人按捺不住,跳出來試探了。」

「鳳鳴竹當真是死於這次刺殺嗎?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李塵想了想,接通另外一人的傳訊法器。

這種事情,他就沒辦法和小蝶商量了,目前他所創造的智能,還沒有達到能夠「問計分憂」那種程度。

對面很快就傳來齊悅天的聲音:「李道友,你找我有什麼事?」

李塵道:「宿陽城剛剛發生一件大事。」

他隨即把自己所知的情況告訴了齊悅天。

齊悅天聞言,沉吟良久,方才道:「之前我也覺得鳳鳴竹的狀態有些古怪,如今聽你這麼一說,倒也可能,是真的已經死了。」

「我們所見者,極有可能是鳳家秘不發喪,以期安穩度過這段時日的手段。」

「就是不知道,策劃這次刺殺的人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把此事給撞破。」

李塵問道:「以你之見,鳳正良那小子究竟怎麼回事?」

齊悅天道:「可能是鳳鳴竹奪舍了他,也有可能是犧牲自我,成就子孫。」

李塵微怔:「前者倒是頗為常見,但後者……他會甘心那麼做嗎?」

齊悅天道:「鳳鳴竹不比羅長山,他遺留下了自己的血脈和家族,為人也較為理性,怕是看得非常清楚,只有犧牲自我,才能消弭宿主之間特性衝突的弊端,真正為鳳家造就一位中興之主出來。」

李塵頗感興趣問道:「這等法門,還可以改造成為犧牲自我的傳承之法嗎?」

齊悅天道:「當然可以,奪舍之術和吸魂大法之類的神通法術,道理本來就是相通的,無非就是神魂意志的融合和轉換而已,不同的主體掌控了主要的權柄,也就造就不同的結果。」

「就是在古老的傳說中,也有一些大能高手,積年老怪奪舍失敗,反而被人吞噬的。」

李塵道:「原來如此。」

若論宿陽一帶,對此間秘法了解最深的,除了鳳鳴竹和羅長山之外,便要數齊悅天和他了。

他們以前也的確經過嚴密論證,推導出了這麼一種運用解腦之術的可能,只是沒有想到,鳳鳴竹那老怪竟然當真捨得犧牲自己,成就子孫。

當中的主要關竅,便在於腦體融合的實質。

人之大腦,複雜無比,便是致力於參研此術的羅長山,都因為無法及時掌控自我而陰溝裡翻船,鳳鳴竹想必對此也有所了解,擔心造就一個精神混亂的瘋子出來。

而且即便改換了腦體,獲得一個更加年輕的身軀和大腦,他也沒有信心勘破壽元大限的奧秘,一直長存下去。

與其如此,倒不如索性以自己的子孫為主,成就鳳家的中興之主。

過去旁人見之,以為其老而不死,是為貪圖人間繁華,卻不料他真正難以割捨的,只不過是自己鳳家的傳承而已。

為了這個目的,他可以一直堅挺,熬死一個又一個的敵人和對手,也可以犧牲自我,成就子孫,為整個鳳家再搏一二百年的富貴。

當然,個中的真相,還有可能是其他種種,指不定什麼時候,鳳正良腦子裡面便冒出一個鳳鳴竹的人格來,仍舊死而不僵。

李塵倒是覺得,真相如何對於自己毫無意義,自己所要所關心的,只是事態將會如何進一步發展。

他才沒有興趣管鳳家那麼多事,他有興趣的,只是鳳家手裡掌握的陣道知識而已。

當然,如若能夠順便弄到那麼一兩件神通機關器,那就再好不過了,那可是連築基後期修士都要垂涎的東西,完全可以作為築基師匠的安身立命之本!

「這件事情,將會如何發展下去呢?」

李塵托著腮,陷入了沉思。

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第二天。

李塵依舊如同往昔,操控傀儡機體把頭顱安裝上去,準備巡視一下魔方迷宮內的房間,便聽到天樞的聲音直接在腦海中響起。

這一智能的個性不顯,表現得更加喜歡這種公事公辦的模式,追求高效傳遞。

因此它連接上了李塵的神識,直接提醒道:「主人,宿陽城中的鳳家派來使者求見。」

「哦?鳳家嗎?」李塵微微一怔,「好吧,那我就見一見他。」

不久之後,大門打開,李塵重新回到鐵石塔內,讓人把鳳家的使者引了進來。

這是他幾年前就已經見過的一位鳳家族老,見著李塵,躬身行禮道:「見過李師匠。」

李塵道:「三長老此來,有何貴幹?」

鳳家族老道:「不知李師匠可有聽聞昨日發生之事?」

李塵道:「略有耳聞,還請節哀順變。」

鳳家族老道:「如今我家老祖仙逝,我謹代表鳳家前來師匠此處報喪,還請顧念同道之誼,前往弔唁。」

李塵道:「理當如此。」

鳳家族老道:「我還有要務在身,就不在此間久留了,告辭。」

他是奉命去各位築基修士那裡正式通知的,至於其他的鍊氣修士,就沒有這種待遇了,遠的以通訊之法傳遞消息,近的也只能派遣管事之流告知。

鳳鳴竹一死,原本尚還算是平靜的宿陽,立刻就變得風起雲湧起來,真正夠分量的鳳家人都需要在各處據點和基業坐鎮,能夠派出核心之一的族老前來通知,已經算得上是對李塵的高度重視。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