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六章 一角

作者:貳零肆柒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53  |  字數:3248字

未改

亞里士多德四世介紹著已知世界的既有秩序,他沒有說東亞如何如何,只是說過去的已知世界如何如何。然而事實上,包括粟特人在內,已知世界只將東亞視為另一個印度。

亞里士多德四世這是委婉的提醒趙政,軍隊的數量並不能說明什麼問題,波斯大軍數次入侵希臘,但都被人數少得可憐的希臘軍隊擊敗;同理,孔雀王朝的創始人旃陀羅笈多如果不是曾經臣服於亞歷山大大帝,在幫助希臘軍隊作戰時學會了新的戰術,他也不可能統一印度。

他的話是如此之委婉,趙政聞言仍然微微皺眉,他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衛繚來了。

「稟大王,白狄大人之衛卒之長似無故出城,正往渭南而去。」衛繚並不掩飾,一來就揖告。

亞里士多德四世聽不懂夏言,一旁的毋忌卻吃了一驚,整個人不安起來。他強定著心神翻譯,亞里士多德四世跟著驚訝。「嗟戈·瓦拉?」他喊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然後一大堆言語便從他口中噴發出來,一開始他還要保持禮節,到最後是肆無忌憚的辱罵:這個骯髒而惡毒的瓦族人!

「大人何言?」衛繚聽不懂白狄大人在說什麼,只見他的神情滿是憤恨。

「大人說,一定要殺了他。」毋忌滿臉苦笑。「他並不是希臘人,只是一個骯髒惡毒的蠻族。」

「臣……」衛繚點點頭,見趙政看著自己,他忙道:「臣來時已派騎卒出城。」

「不能有誤。」趙政面色鐵青,礙於白狄大人的臉面不好發怒。若是依照大秦之律,白狄大人也有連坐之罪,這畢竟是他的舍人門客。

「唯。」衛繚就是來請示這件事的,他比趙政更明白渭南不能暴露在荊人侯諜之下,不然結果將是災難性的。

「亦請大人勿憂,此害馬而已。」趙政也對亞里士多德四世說道,亞里士多德四世與毋忌連忙起身鞠躬:「謝陛下寬恕。」

竹泉宮內,趙政匆匆而來,悻悻而去。雍城之外,出城的嗟戈·瓦拉走了有半個時辰。雍城到渭水並不遠,不過四十里出頭,在追兵沒有趕到之前,他已經在陸離鏡里看見了陳倉城的城牆。目光越過城牆,再往南就是渭水了。

與來雍城的時候一樣,渭水之上舟楫不絕,碼頭也忙忙碌碌,一切似乎都流向渭水之南的秦嶺。因為陳倉城的遮擋,嗟戈·瓦拉看不到渭水碼頭,但他能看碼頭之外的渭水,那是一連串的三列槳戰艦,在渭水上綿延幾十里之遠。

秦尼人建造的三列槳戰艦他當然見過,那是一種沒有撞角的戰艦,他正要放下陸離鏡時,晃眼中好像有什麼東西讓人疑惑——渭水上的那些戰艦到了陳倉後轉向秦律北坡流淌下來的扞水,北坡的地勢高於陳倉城,因此他能看到扞水上的情況,不過這已經很遠了。

陸離鏡狹小的視界里,原本在渭水上行駛的那些三列槳戰艦,一艘接一艘逆著扞水行向高處,它們不再是划行,而是在無數縴夫的拉扯下拖行。扞水是從秦嶺高處拐出來的,能行舟的地方只有十多里,然而這些戰艦順著扞水一直往上,最終消失在山嶺深處。

三列槳戰艦最多只能在渭水上作戰,秦尼人為要將它拖入山嶺之中?極為詭異的航向,另一個讓嗟戈·瓦拉大吃一驚的是,他在汧水所看到的三列槳戰艦艦艏沒有撞角,艦艉也是方形的,然而現在這些戰艦的艦艉卻是地中海上所熟悉的蠍子艦艉。這到底是秦尼三列槳戰艦還是地中海三列槳戰艦?

「難道是戰艦?」嗟戈·瓦拉忽然自語,然而隨著胯下戰馬不斷前行,他好像看到了軍營的一角,而在這時,身後馬蹄聲突如其來。

「殺!」為首的騎將抽劍急指他,大聲喊了一句。

「殺——!」他身後的騎卒跟著大喊,隨即打馬疾奔而來,他們張弓搭劍,遠遠的便射來。嗟戈·瓦拉見狀大喊一句,他也大力的策馬,但不是向前逃走,而是調轉馬頭迎向這些騎卒。

射箭的時候騎卒算好了落點,但這個落點是以敵人逃跑為基礎算的,嗟戈·瓦拉一不逃跑反而迎向自己,前面射出的箭矢全都落空。騎弓射程本就短,前面兩箭射完距離已經很近,雖然有些騎卒對嗟戈·瓦拉快速補射兩箭,但倉促間箭矢並沒有什麼準頭。

「拉神保佑!」嗟戈·瓦拉喊出一種誰也沒有聽過的神邸,一手持盾一首持矛迎向最前方的秦軍騎將。此時雙方馬速已達最快,騎將看見長矛刺來欲格擋時,矛鋒已比他的鐵劍快了一步刺中了他的身軀。

單人匹馬卻選擇迎面而戰,一矛就刺死了為首的騎將,剩餘的騎卒心中猛然一凜。不過此時雙方已經避無可避,只能抽出劍直殺過去。騎矛刺的太深不變抽出,雙方都是短劍著對短劍,但嗟戈·瓦拉佔優勢的是他騎著一匹索格底亞那馬,這是匹與他配合極為嫻熟的老馬。

每當他微微夾緊馬腹,馬的速度就會赫然加快;放鬆馬腹時,它的速度又稍微慢一些下來。他喉嚨里發出一聲『咿』,馬就會遠離敵人,奔向左側,以避開敵人刺來的一劍;他發出一聲『嗨』,馬便突然間往右,迅速靠向敵人,配合他刺出致命的一劍。

他能隨心如意的控制著坐騎,但對面追來的秦卒不能。即便他們有如此精湛的馬術,胯下的戰馬也沒有受過這樣嚴苛細膩的訓練。它們都是狄馬,頭雖然很大,但並不善解主人的心意。

靠著戰馬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