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72章 仁至義盡

作者:行者寒寒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377字

「祖大人別急呀,你是不是在等多爾袞的援軍呢?

你看本官都不急,你急個什麼勁兒?就當本官在配合你的緩兵之計了還不行?」

劉鴻漸談笑風生,一點沒把祖大壽身後對他怒目而視的親衛放在眼裡。

他確實一點都不怕也沒有必要怕,只要他想,莫說兩三個人,如此近的距離一梭子子彈十個人也能幹掉。

「如果你是想讓老夫投降的,那麼老夫便勸你死了這份兒心吧!」祖大壽心情煩躁。

尤其是面前的這個年輕人,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彷彿他是低人一等似的,更讓他不舒服。

「建虜對你真的有這般好嗎?你可曾後悔四年前的決定?如果本官……」劉鴻漸一連串的追問脫口而出。

「老夫來赴你這約,可不是為了聽你說這些,你信中所言可為真?人呢?」祖大壽直接打斷了劉鴻漸。

真是個沒耐性的傢伙呀,劉鴻漸見這老頭兒一臉的暴躁,只是搖搖頭,扭頭對身後帶著面具的『親衛』示意。

這面具男似乎極不情願,慢慢的抬起手輕輕摘下面具。

「我的兒」在祖仇清剛要有動作時,祖大壽便有一種奇異的感覺,面具剛摘下,祖大壽馬上喊了出來。

雖然已經四年多沒見,十六歲的孩子已然長大成人,但畢竟是自己的孩子,祖大壽還是一下子便認了出來。

只不過祖大壽明顯是一廂情願,因為對於面前的父親,祖仇清甚至都沒正眼看他一眼。

事實上如果不是劉鴻漸的諄{威}諄{逼}教{利}導{誘},祖仇清根本不會來見這人。

在祖仇清心裡,他的父親早在丟下他去降清的那一刻,便死了。

「澤清!你不記得為父了嗎?我是你爹呀!」祖大壽哪裡還有半分剛才的威儀,此時的他不過是一個垂垂老矣渴盼親人的父親而已。

他雖然有四個兒子,但自從降了清,老大、老二與老三便一直在盛京里呆著,多爾袞不允許他們出城,其實就是人質。

而最小的祖澤清當時一直呆在山海關,錦州之戰時並未帶在身邊。

後來聽說由於外甥吳三桂的特殊關照,老四祖澤清只是被無限期關押而並未被處死,對於此祖大壽一直十分的愧疚。

自己的命是保下來了,可卻讓三個兒子關在盛京,一個兒子關在大明,雖非他之願也是愛莫能助徒呼奈何,只能寄希望於趕緊立下大功,好把三個兒子保出來。

四年過去了,祖大壽以為祖澤清早死了,畢竟大明風雲變幻,他那外甥也……

可如今祖澤清完好無損的站在他身前,怎能不讓他大驚失色?

「我的父親早在四年前便戰死在錦州了,還有,我不叫祖澤清,我叫祖仇清!」祖仇清不管老淚縱橫的祖大壽,只是平淡的道。

四年的時間,足以磨去許多記憶,祖仇清以為自己會恨生父,可面對面前的老者,他竟又提不起那份恨。

「仇清……仇清……」祖大壽楠楠道,他知道這名字的含義,祖家有太多族人死於大清手中。

「你兒子如今已經是大明的子爵了!」劉鴻漸也是淡淡的道。

言下之意,你的新主子又給了你什麼?

祖大壽哪裡有心思聽劉鴻漸的譏諷,他在大清確實很不如意,但他保住了自己的家人,延續了祖家的血脈,忠孝不兩全。

「我兒是大明的勛貴了,我兒出息了……」祖大壽起身想靠近看看祖仇清,祖仇清直接背過身躲開。

「祖大人,本官此番主要是想跟你聊聊,看你還有沒有歸附我大明的意願……」該說的也都說了,該做的也都做了,劉鴻漸最終挑破這層紙。

「大明已無老夫容身之地,只是還望大人多多照看我兒,我等各為其主,戰陣上無需留情便是!」知道兒子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原諒自己,祖大壽深吸了一口氣道。

他為大明鎮守邊關數十年,當然知道崇禎的脾氣,崇禎是恨不得把那些背叛過他的人挫骨揚灰的。

「事在人為嘛,如今的陛下已經不是你心中的那個陛下,他心胸寬著呢!

如果陛下肯開恩,留你祖家一條生路,那麼祖將軍是否願意重歸大明?」劉鴻漸仍然是雲淡風輕。

祖大壽若肯降當然是皆大歡喜,他也有把握保住這廝性命,但是若不肯……那麼他能做的已經做了,對於這廝先前的遭遇,他只能深表遺憾。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

這錦州城,他無論如何都是要拿下的!即便是有任何阻礙,都將被他蕩平。

「大人無需勸老夫了,老夫已然成了天下之笑柄,這城便是老夫最後的尊嚴。」

即便面前這個聽聞十分得大明皇帝重新的臣子,真的能保住他的性命,那麼盛京另外三個兒子又如何呢?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祖大壽說完再不猶豫,起身便要回城去。

他知道,以明軍的火炮威力而言,他的結局也不過是與城俱焚,但那又如何?

為將者馬革裹屍,戰死沙場,總好過死於囚牢。

劉鴻漸看著老頑固如此言語,真的是想一槍把這廝突突了,或許……就一勞永逸了。

「你若仍然執迷不悟,我就沒你這樣的爹!我誓要殺盡建虜!」一直沉默的祖仇清突然轉身對著祖大壽的背影高呼,眼中卻已經濕潤。

從心底上,祖仇清還是理解自己的父親的,只有真的奮戰沙場,才能理解為將者的苦衷,祖大壽畢竟是他的生父。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去加以阻攔,說不定便真的要父子相殺。

畢竟,安國公大人之所以安排這次會晤,明面上看是想省點事兒,但祖仇清心裡明白,更大的原因其實是為了他考慮。

國公爺何時做過無用之事,他對自己,對祖家,已經仁至義盡了。

祖大壽聽到身後的呼喊,身子頓了一下,卻未回頭,接著便不再遲疑的過了護城河。

吊索隨即被拉起,聲音咯吱刺耳……

「大人……」事情沒有辦成,祖仇清滿臉的歉疚。

「走啦,回去準備戰鬥了!」劉鴻漸拍了拍祖仇清的肩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