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面見城主

作者:竹林之大賢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14  |  字數:2564字

「城主要見我?」

凌塵愣了愣,天靈城的城主,那可是這魔域中的巔峰大人物,對方召見他這個小小的弟子,難道是發現了他的底細?

除非這城主身邊是有九州大地而且是認識他的人,否則不應該能發現得了他的身份。

「放心,城主說是要把你請過去,不可能把你怎麼樣的。他應該是有事找你。」

水月真人似乎看出了凌塵心中的想法,也是忍不住搖頭一笑。

「有事找我?」

凌塵面色愈發古怪起來,這天靈城城主,有什麼事情會找到他頭上來?

不過城主召見,他恐怕還非得去一趟不可。

「請水月長老帶路吧。」

凌塵淡淡地道。

水月真人點了點頭,然後便向著院子外面走了出去。

兩人一前一後,向著天靈城最深處的一座宮殿趕去。

視線當中的這座拱形的高大宮殿,十分地恢弘,不過只能看到其雄偉的輪廓,卻根本看不清其真實面目,完全被一層禁制籠罩,外面好像是籠罩了一層大霧一般,若不是深諳此處地形的人,只怕是很難找到進入這座宮殿的入口。

跟著水月真人,在這宮殿的外圍繞了數圈之後,方才找到宮殿的正門入口。

從正門進入了宮殿,凌塵在水月真人的引領下,進入了宮殿,沿著一條錦繡通道,向著宮殿的深處行進。

在彷彿是穿越了一道道幻境的宮殿後,凌塵和水月真人也是來到了宮殿的後山地帶,這裡,彷彿是一座世外桃源一般,天地靈氣格外充裕,籠罩著整座後山。

在這後山之中,種植很多珍貴的靈植,有許多,甚至連凌塵都叫不出名字,這個地方,堪稱是一處修鍊的絕佳場所,在這種地方居住,只怕就算是一頭豬,都會變成靈豬,生生地修鍊出靈智來。

凌塵透過那重重的霧氣,在那不遠處的山頭上看到了一座亭台的輪廓,而在那亭台當中,則是赫然有著一道人影,盤坐在蒲團之上。

走近之後,凌塵方才看清楚那亭台下的人影,出現在視線當中的,赫然是一名十分儒雅的白衣中年人,這名白衣中年人,穿著像是一名書生一般,長相十分溫和,但是他的一雙眸子,卻是異常地漆黑深邃,彷彿散發出深不可測的氣息。

「此人,便是天靈城城主?」

凌塵望著面前的這名儒雅的白衣中年人,心中也是泛起了一抹詫異,這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傢伙,居然會是這魔域中稱霸一方的豪雄么?

「城主大人,凌塵人帶到了。」

水月真人向著那白衣中年人抱了抱拳,神色十分恭敬。

「你先下去吧。」

白衣中年人對著水月真人揮了揮手。

「是。」

水月真人看了凌塵一眼,沖著後者一笑,示意後者放寬心,這才徐徐退出了這片世外桃源般的空間。

「你就是凌塵?」

在水月真人離開之後,那白衣中年人也是轉眼看向了凌塵,臉上卻沒有任何的波瀾。

「正是。」

凌塵向著白衣中年人微微躬身,眼前這人,可是站在整個天靈城金字塔頂的人物,在整個魔域之中,都是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這個時候,他才看清楚這白衣中年人的真面目,後者的長相十分普通,給人一種毫不出眾的感覺,就算是放在大街上,絕對認不出來的那種,白衣中年人的一雙眼睛很小,而且很多時候都是眯著的,給人一種更加和善的感覺。

「本座聽說,在這次的春闈殿試當中,你可是大放光彩啊,連本座的天靈鏡,都落入了你的手中,」

白衣中年人打量著凌塵,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連七殺殿的青龍,都敗在了你的手裡,你說你一個剛加入天靈城的弟子,哪來的這份實力,本座可是好奇得很啊?」

說罷,白衣中年人臉上的笑容,也是愈發地濃郁起來,笑看著凌塵,似乎在等著凌塵的回答。

凌塵心中不由得一緊,看來這位城主大人還是起疑心了。

「我之前腦子受過重創,以前的記憶都丟失了,承蒙璇璣殿收留,才能成為天靈城弟子,至於以前的事情,我都已經不記得了。」

凌塵只能硬著頭皮把自己編好的話說了出來,看看能不能矇混過關。

畢竟腦子摔失憶這種情況,不是應該挺常見的么,比如說徐若煙就是個例子。

「腦子受到過重創?我看著不像啊。」

白衣中年人嘴角掀起了一抹弧度,「腦子摔壞了的人,可不是你這個樣子,你這份實力,就算是放到魔域其他勢力去,那都是青年一代頂尖級別的,現在很多長老都懷疑你是其他勢力派來的姦細,身份不明,要我收回你身上的天靈鏡,褫奪你春闈殿試第一的成績。」

「這簡直是造謠,污衊啊城主前輩。」

凌塵臉色微微一變,旋即接著說道:「我對天靈城懷著感恩之心,絕對不是姦細。更何況哪個勢力會把自家的頂級天才派到其它勢力去當姦細呢,那也太明顯了,我想巨闕宮、劍仙堡的那些老狐狸們可不會做這種不划算的蠢事。」

「話是這麼說,不過你也要說實話才行,否則你叫本座如何相信你。」白衣中年人眼神微凝地道。

「我已經說過了,我腦子受過重創,以前的事情不記得了。」

凌塵堅決不改口,一旦改口的話,那才會被看出破綻來。

「不必裝了,我知道你是來自於九州大地,這沒什麼大不了的。」白衣中年人笑吟吟地道。

心中暗驚,凌塵差點就認了,這天靈城城主怎會知道他的來歷,難道對方就在這幾年,也去過九州大地?

這就糟糕了。

沒什麼大不了?凌塵才不信這種鬼話,他嚴重懷疑若是他承認了的話,下一刻這白衣中年人就會撕破臉皮,對他下辣手。

「呵呵,城主前輩一定是認錯人了,九州大地是什麼地方,我完全沒有聽說過,更別說去過了,」

凌塵打了個哈哈,臉上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我是魔域的土著,真真的。」

「凌塵,中央皇朝凌家之人,出自雲出之地,後拜入靈月島門下,先後取得天劍大會冠軍、九流大會青年王者稱號,昆崙山論劍第一人,公認的九州青年一代最強者。」

白衣中年人笑容燦爛地看著凌塵,道:「我的這些信息,都沒有說錯吧。」

聽得這話,凌塵臉上的笑容早已僵硬,一顆心早就沉到了谷底,這人怎會對他的底細了解得這麼清楚?簡直是把他的底細查了個底朝天啊!

這下完了,真的完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