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一十章 雷隆師傅,千萬別動

作者:一隻辣椒精  |  更新時間:2019-01-12 16:27  |  字數:2713字

雷隆腳步一提,一道火矢從他腰間擦身而過。

「剃刺蝟頭的沒一個好東西。」

雷隆怒罵道,被科策斯的魔法襲擊,他心中已經清楚,這刺蝟頭法師已經反水了。

「嘿,雷隆師傅,千萬別動。」

徐直匕首頂在科策斯身後,也跟著大叫,手中一道魔法拳揮出。

「我操nǐdàyé的」

躲過了火矢,沒躲過魔法拳,這技能傷害力不算高,但往臉蛋上呼也受不了。

雷隆穿戴特殊甲胄,又有頭盔,依舊被魔法拳打了一臉,鼻子頓時便一酸,眼淚開始往下掉,他心中一沉,心下感覺要糟糕,狀態被影響,無法進行有效閃躲,他可能要被對方魔法抓到。

「遲緩」

鮑伯法杖一抬,雷隆便覺得自己腳步沉重,再難如此前那邊迅捷,速度近乎降低了四成。

最少是八級的遲緩魔法,二階八級,他只是略微涉及的驅散魔法要釋放多次,才能完全驅掉這層影響。

法師鬥法之時,最懼被控,被科策斯和徐直影響,雷隆並未打斷鮑伯釋放這道魔法。

「魔法箭」

越低階的魔法,釋放越為容易,在沒有提前預備的情況下,法師們釋放高階魔法的情況反而不算太多。

雷隆行動困難,反手打出一道魔法箭,本想藉助地利拖延時間,慢慢清除掉遲緩魔法的影響,卻是不料對面的鮑伯嘴中念念有詞,完全不顧這道魔法的打擊。

「糟糕,他斗篷上的天堂之盾魔法又出現了。」

在混亂魔法上精通,也擁有長時間作戰的能力,但要針對一個全能型法師的鮑伯,雷隆一時也想不出什麼辦法,最佳的手段自然是耗費掉鮑伯大量的魔法值,對方不攻自退。

但眼下似乎並未往那條路線上發展。

鮑伯打的那道魔法他極為熟悉,『搶先攻擊』,這是在為下一次釋放魔法做準備,身體被影響,對方的下一道魔法他根本躲不過去。

「停下你的攻擊,我認輸,閃光指環歸你。」

雷隆舉起法杖,雙手搖動,這是代表他服輸的手勢,放棄魔法上的反抗。

若是拼著魔法反噬反抗,三階的火球魔法,四階的地獄火魔法,或許有一定的幾率翻盤,但為了一枚寶物,豁出命去完成這種魔法,雷隆覺得不值。

服輸算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眼見鮑伯放下法杖,雷隆心思稍安,他正要取出這枚惹來無數麻煩的閃光指環,忽然聽到一聲沉雷的聲響,天空之中,一道金色的閃電徑直劈下。

閃電魔法,釋放成功後打擊最快的魔法,似乎沒有什麼魔法跑的比閃電更快,此刻他無從躲避。

雷隆火紅的臉色瞬間變的灰白,金色的能量頭盔完全無法防禦這種魔法,此刻,反而是他的某種負擔,被閃電擊中,導電的金色頭盔將閃電充斥到了他腦袋的每一處。

身後的法術轉向斗篷魔法微光一陣閃爍,將閃電層層削減,但餘下的威力依舊讓他有吐血般的難受,腦袋也一團混亂。

「你不是法師學徒。」

看著遠處情緒激動的科策斯,雷隆的聲音發抖,對於科策斯,他看走眼了,這個像混混一般的刺蝟頭隱藏的很深,糟糕的外表下,有著強硬之極的實力。

金色的閃電,這最少是八級,甚至於以上的水準。

三階八級。

這是足以讓他受不小傷害的高階魔法。

混亂魔法專家級頂峰,甚至是大師階的混亂魔法水準。

對方這是想要他的命。

「你的混亂魔法果然很牛逼。」

徐直嘀咕,他見識過鮑伯釋放閃電魔法,壓根沒這刺蝟頭快速,而且雙方釋放的閃電顏色都不同。

最重要的是,這刺蝟頭還沒使用法杖,完全是依靠雙手在搓魔法。

「我等這一刻很久了,雷隆,還記得桑亞.比巴卜嗎?那個可憐的老法師,被你一道火球魔法燒成了焦炭。」

「為了一枚戒指,你屠殺了我們桑亞家族整個商隊。」

「下地獄去吧。」

科策斯嘴中喃喃,第二道閃電魔法開始醞釀。

「原來是你這個小雜種在後面搗亂」雷隆低聲咒道.

他死命的咬了一下舌頭,努力讓自己清醒一些,身體擺脫掉閃電魔法的影響。

再來上一道閃電魔法,即便擁有法術轉向斗篷,他身體也難以承受,狀態必然會更糟糕。

無法打斷科策斯,那便在科策斯釋放閃電魔法前殺死他。

「火矢」

二階的魔法節奏遠比三階的魔法釋放要快,音節,咒語手勢,魔法迴路的構建,即便雷隆身體還在顫抖,但並不能阻止他完成這道魔法的釋放。

只要能殺人,無需去計較魔法等階的高低,雷隆很確信,他能在科策斯閃電術釋放之前,火矢便能打擊到對方。

一道如箭矢的火光從他法杖中噴出,直射向科策斯咽喉。

「閃……」

「閃個頭,你這都不躲,當自己免疫火魔法呢。」

科策斯心有不甘的念動著咒語,正要拚死一搏將閃電術補全釋放,就被身邊的徐直一腳踢了開來。

一面鏡子迎向了飛來的火矢魔法。

這道火魔法來的快速,反彈的也異常迅速。

一道爆炸之力剛剛穿透過報復之鏡,熾熱的火焰力量在徐直的臉側擦過,隨即鏡面之中一道火矢虛影鑽出,以同樣的速度反射了回去。

「我,咯,咯……」

雷隆發出一陣奇怪的聲響,射向科策斯咽喉的火矢,亦完完整整的彈回了他咽喉之處,他與科策斯身材幾乎相近,徐直舉起的報復之鏡角度還特精確,幾乎是直線彈了回來。

並不算高的幾率,這是單體魔法原方位的被反射,根本來不及做出防備。

一道致人於死地威力的火矢,削弱反射,又經過身上護具的傷害程度降低,也讓他難以承受。

雷隆眼睛絕望,死死的抓著自己燒裂的咽喉,他喉嚨中再難發出完整的咒語,想要絕地反擊,變的幾乎沒有任何可能。

「救,救,我……」

雷隆伸手,眼光中閃爍著哀求,看向了**師鮑伯,如果有誰能救他,非**師鮑伯莫屬,卡薩王國法師協會會長鮑伯精通五系魔法,在法師界,他們多少有耳聞。

對方肯定能釋放生命魔法的治療手段,只要鮑伯願意施以援手,他便能活下來。

「咳咳咳,**師,不要救他,他是個惡人,惡貫滿盈,殺死過不知多少人。」

科策斯躺在地上,喉嚨好一陣劇烈的咳嗽,被徐直一腳踢開,躲過了火矢魔法的致命一擊,但是閃電魔法咒語的反噬讓他相當難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若非他閃電魔法修鍊到極高的地步,這魔法反噬會更嚴重。

「你身上的桑亞家族委託文書是我發出的,只要你不插手,閃光指環以後名正言順的屬於你。」

鮑伯腿腳剛剛一抬,聽了科策斯的話,又收了回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