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823章 瓮城

作者:難山之下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14  |  字數:2323字

這絕對是九死一生的任務,戚威身邊的將領都有些擔心的看著他,他們張了張嘴想要勸說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勸說。

戚威平靜的點了點道:「傅帥放心,西衛營會竭盡全力拖住荒族大軍的!」

「老戚」

「老戚」

感受到身邊同袍們的擔憂,戚威環顧左右,笑道:「咱們這些人鎮守秦鎮,本就置生死於度外,這次荒族大軍來勢洶洶,北邊又有大周和草原聯軍,大家不是都抱著有死無生的念頭嗎?」

周圍的將領們聽了都沉默了,確實如此,這次荒族大軍來襲與以往不同,荒族大軍不是為了搶掠而來,不會輕易退卻。

所以他們已經預料到了這次大戰是何等艱難,何等殘酷,所以他們都抱著有死無生的念頭。

況且,大戰不止這裡,還有柳州,若是柳州那裡的戰況還不知道如何,就算僥倖守住了秦鎮,擊退了荒族大軍很可能還會支援柳州,又是一場大戰。

正如戚威所說,大家都是有死無生,也就沒有什麼兩樣了。不過眾人心裡仍然不是滋味,因為戚威本不至於如此冒險。

戚威抱拳道:「傅帥,諸位,我去準備,這就隨同出戰了!」

傅蘭道:「保重!」

「保重!」

「老戚保重!」

戚威點了點頭大步流星的離開了,一群人望著戚威遠去的背影心裡愈發的不是滋味。

「這特娘的算什麼事兒啊!老王挨了板子,老戚跟著去擋刀子,真是越想越憋屈。」

傅蘭正色道:「把話都憋在心裡,現在咱們就想著怎麼能守住秦鎮!」

一眾將領們面沉似水的散去了,傅蘭望著明媚的天色卻重重的嘆了口氣,突然覺得好累。

大軍開始調動,這在城裡引起了很大的反響,禁軍的將士們一個個倒是鬥志昂揚要去打蠻人。

但是那些秦鎮系的將領們聽了不免面面相覷,竟然這些新來的兵馬前去支援瓮城?

他們心裡不約而同的生成了兩個疑問,瓮城求援了嗎?這些新來的兵馬能行嗎?

荒族大軍已經浩浩蕩蕩接近了瓮城,倒是也沒有急著攻城,畢竟大祭司的企圖是引盛華出兵。

「也不知道秦鎮知不知道咱們進兵瓮城的消息。」范文程坐在馬上眺望瓮城道。

大祭司笑道:「咱們這一路行軍速度並不快,秦鎮應該已經知道消息了。」

范文程點頭問道:「大祭司覺得盛華會領兵前來嗎?」

大祭司笑道:「五五開吧。」

雲野道:「管他來不來,不來就打下瓮城,打到瓮城求援,不信盛華接到求援信還能坐的住。」

范文程道:「穩妥來說,不救援瓮城守好秦鎮才能遏制住我軍行進的勢頭。」

大祭司點頭道:「若是魏清風在此,或許不會救援瓮城,任由瓮城消耗咱們的兵力,緩解秦鎮的壓力。不過,現在鎮守是盛華,不好說。」

大祭司話剛剛說完,有快馬疾馳而來,「報!騎兵大祭司,秦鎮出兵了!」

即便是算到盛華有可能出兵,也沒想到會這麼快,所以范文程等人聽了不禁愣了愣。

大祭司道:「竟然出兵了!還真是,真是,太痛快了!」

范文程笑道:「估計是受到消息立馬就決定出兵,看來盛華很自信啊,一心想要和荒族大軍掰掰手腕。」

雲野冷笑道:「不是自信,是自大!哼,讓他有來無回!」

這裡是瓮城之下,不適合迎戰,大祭司斷然道:「胡成,你帶領你部留下監視瓮城,瓮城若是出兵,務必擊潰之!」

一個虎背熊腰滿臉橫肉的將領喝道:「遵令!」

解決了腹背受敵的威脅,大祭司下令道:「其餘各部就地休整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後行軍迎戰!」

傳令兵匆匆前去傳達將令,大祭司轉頭看著范文程等人笑道:「范大人,你們還是留在胡成所部吧,瓮城出兵的概率不大,即便是出兵也不過萬餘兵馬,范大人留在胡成部更安全,畢竟大戰一起,流矢亂飛十分危險。」

這話可是實話,范文程雖然騎射不錯,但是武藝算不上強,又是個文官沒有征戰沙場過,雖然身邊有人保護,但是誰也不敢保證就一定安全。

范文程可是皇帝派來的人,萬一死在了亂軍之中,那他就不好和皇帝交代了。

范文程笑道:「大祭司放心,我雖是文官,在草原的時候也隨著皇上上過戰場,殺敵立功我不敢保證,但是自保還是沒問題的!」

胡千戶等人笑道:「大祭司放心吧,我們會照應著范大人的。」

大祭司沉吟片刻點了點頭,不過心裡還是沒有放心,胡千戶等人雖然身手不低,但是他也不放心,別說讓他們來照應范文程了,他還想找人來照應胡千戶他們呢。

大祭司低聲吩咐身邊人,荒族高手不少,要抽出人來照料范文程等人也不難。但是戰場上變幻莫測,即便是有高手保護也不好說一定安全。

瓮城裡的氣氛十分凝重,城牆上的將士緊繃著臉如臨大敵,瓮城的守將站在城牆上眺望荒族大軍臉色凝重卻沒有說什麼。

這次荒族幾乎是傾巢而出,兵鋒遠勝以前,瓮城能抵擋的住嗎?很難!

「將軍,要不要派人去秦鎮求援?」身邊偏將問道。

參將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沉聲道:「打都還沒打呢,求援幹什麼?這群蠻崽子想要打下我們瓮城來哪有那麼容易?求援的事以後再說!」

雖然這樣說著,但是參將心裡清楚,以如今的局勢,即便是求援,秦鎮出兵來援的可能性很小。

所以,唯有血戰到底了!參將眯著眼睛罵罵咧咧道:「奶奶個球的,竟然盯上我們瓮城了,當我們是吃素的嗎?」

「想攻破我們瓮城,那就等著用屍體把下面填平了吧!要打就趕緊打,磨磨唧唧的!」

一邊的偏將聽的有些無語,參將罵罵咧咧的沒有發bùshén么命令,因為該準備的都已經準備了,該布置的也都已經布置了,接下來就是血戰。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