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七章 風波匯聚之處(22)

作者:閻ZK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53  |  字數:4167字

原本這巷道當中,喝罵聲音,奴工的腳步聲音似乎自成一體,可此時那清脆鈴音卻將這原本凝固的『勢』直接打碎,引得眾人下意識扭頭去看。

監工手中的鞭子停滯,奴工的動作微止。

契苾何力體內的內力亦是微頓,不復原本速度。

這一異變只瞬息而過,奴工繼續扛著貨物前行,長鞭落在了契苾何力背上,比起原本卻少去了三五分力道,而那監工兀自不覺,而本要自發反擊的內力,卻因為這一干擾,未能反擊,反倒被打散,縈繞在背部。

是以他身上雖然說又多了一條鞭痕,卻因為內力保護,實則只是皮肉傷,沒甚麼大礙。

那毛驢晃蕩晃蕩過去,上面躺著個懶散到骨子裡的年輕道士,嘴裡叼著根糖棍,眼睛眯著,似在假寐,未曾去管那邊奴工和手持皮鞭,吆五喝六的異邦大漢,只任由那驢子帶他前行,腿腳搭在一側,一晃一晃,幾如個死屍一般。

他是懶散的性子。

何況道門出世一脈,認為天地萬物自有規則,貿然插手,只會引火上身,雖然此景確實引得他心中惻隱,卻連眼皮都沒能掀起一下來,只在離開這巷子時候,聽得了那邊再度傳來喝罵之音,懶懶掀開眼皮,嘴裡叼著糖棍咬了咬。

因為方才那一鞭子沒能打足了力道,監工心中頗不爽利,罵罵咧咧揚起手臂,契苾何力已做好了準備,將體內內力按捺住,便在此時,監工突然慘叫出聲,手中染血的鞭子直接墜在地上。

一條漠北大漢,握著自己手腕慘呼出聲,其手掌多出來一個血洞,傷地不重,卻極為痛楚,十指連心,就連這魁梧大漢也承受不住。

契苾何力微微一呆。

地面上一根木棍倒插在地,微微震顫。

微明宗。

玉冠道人盤坐於演武場上,旁邊其掌教師兄遲疑了許久,撓了撓頭,還是試探開口,吶吶道:

「師弟唉……」

玉冠道人抬眸看他。

「放。」

掌教神色一滯,一口氣險些沒上來,重重咳嗽兩聲,方才尷尬道:

「讓山雪一人下山,真的無事嗎?」

「他性格,實在是太過懶散,我有些擔心。」

微明宗弟子一向不多,慕山雪算是大弟子,此次行走天下,由不得他不擔心。

玉冠道人懶得回答,只閉目行氣。

演武場上,唯有十數名弟子,皆身著白色道袍,盤坐於地,行氣於經脈百骸之中,口中誦念真決。

「將欲弛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

「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予之。」

「柔勝剛,弱勝強。」

「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是為微明。」

扶風郡城。

灰驢上,慕山雪打了個哈欠,嘴角沒有了糖棍,整個人看上去越發懶散,拍了拍身下驢子,懶洋洋地道:

「走,回去吧,沒興緻了……」

「今日且先不找那藏書守麻煩了……吃了些糖,有些困了。」

驢子叫了一聲,轉過身子,朝著住著的客棧悠哉悠哉行去,慕山雪躺在其上,片刻後,竟有鼾聲響起。

…………………………………………

路旁一處客棧裡頭,突有兩道視線落在了慕山雪的臉上,如同黏在了上面一般,直到那灰驢馱著道士遠去,方才收回目光,雙手托腮,面龐飛紅,呢喃道:

「好生俊俏的道士……」

屋子裡頭尚且還有一身穿青衣的青年,五官憨厚,氣質有三分木訥,聞言只是撓了撓頭,道:

「小師妹,你這這,這樣於禮不,不不不,不合……」

那邊少女轉過身來,方才說出那般話語的,竟是個頗為秀麗的少女,一頭黑髮以絲帶束好,自兩鬢處有黑髮乖巧垂落,模樣乖巧,卻白了那木訥青年一眼,道:

「你好煩哦,比阿爺都話多。」

青年微怔,似是不好意思,連連擺手道:

「我,我哪裡能夠和師祖比,他老人家才是厲害呢……」

少女被他這木訥回答險些氣笑,卻知他心性,本就不是什麼機靈性子,眸子微轉,笑道:

「好啦,不跟你吵,你煉你的葯就好。」

「爺爺要你出來去拜訪各位長輩,這段時間,我也總要做些什麼事情罷?難不成你來一趟大城裡,就不想要做些什麼事情?只為了爺爺跑腿?」

青年果然被她吸引了注意,想了想,頗為嚮往地道:

「有是有……」

「師父曾說,這裡有一位喚作藏書守的少俠,曾經破掉了夏長青的毒藥,能夠令傷勢迅速老化,我從沒有聽說過這種奇異的藥理,若有機會,還是希望能和他認識一二的。」

那少女眸子微亮,道:

「藏書守?那位公子生地可好看?」

青年微微一怔,吶吶道:

「這,我,這,不知……」

少女見他欲言又止,只當那藏書守長得難以入目,興緻闌珊,道:

「哦……原來只是個臭男人。」

復又抬起茶盞,引了兩口,索性無事,直接躺在床上,不知自何處取來了本話本,看得全神貫注。

那青年見那少女不搭理他,尷尬地撓了撓頭,不知該如何自處,耳畔突然傳來了那少女聲音,道:

「對了,還有一事,你在這城裡機靈些……。」

「我看這段時間江湖人很多,可能要出事情。」

「你這麼蠢,指不定給人賣了,不要一個人出去。」

木訥青年應了一聲,心下便放鬆許多,低頭繼續擺弄手中青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