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個山頭當大王 散文詩詞

佔個山頭當大王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你敢來拿嗎?

作者:木下雉水

本章內容簡介: 「他是怎麼做到的?」虛空中,那些人都死死的盯著蘇宇,不管是冷裳、高炎,亦或是夏侯尚,他們都是無比驚懼的看著蘇宇。 臉上的冷笑已經完全僵住了,直直的看著蘇宇,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蘇宇...

「午時已到,執行死刑,斬首1

判官身子浮在虛空之上,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平靜的宣判道。

這一聲令下,所有人的神色都是微微一變,五洲大陸的眾人看著蘇宇,俱是唏噓不已,曾幾何時,大王山名聲在外,風頭何其之盛,蘇大王更是人中豪傑,其天賦誰人能比,然而,卻依舊要被斬首示眾。

這便是所謂的世事無常吧。

虛空中,高炎冷笑,蘇宇的結果早就在他的預料之中,一個狂妄的井底之蛙,如何能活?

冰裳則是目光中露出複雜之色,她曾經勸降過蘇宇,然而被毫不留情的拒絕,她能感受到蘇宇心中的那份高傲,只可惜,一般驕傲的人都活不長。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讓整座山的人為你陪葬。」夏侯尚搖了搖頭,冷笑出聲,他被大王山重傷過,此時心中卻是暢快無比。

等到蘇宇身死,這一件事便算是告一段落,這在上古時期的強者眼中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插曲,多年後,恐怕都不會記起蘇宇這麼個人物,他們的內心毫無波瀾。

「這座山上的人都會死,黃泉路上,你不會寂寞。」灰袍下傳出那鬼差極度嘶啞的聲音。

此時,面對著面,蘇宇才能勉強看到灰袍中他的模樣,他全身居然沒有血肉,完全是靠著骨架在活動,那雙眼睛冒著幽幽綠光,如同鬼火一般在跳動,咋一看,當真是從地府中走出的鬼差。

說話間,他的手中那些灰氣已經幻化成了一柄大刀,刀身緩緩的抬起。

然而,同一時間,蘇宇面前的招魂引消失,原本盤膝而坐的他也是站起了身,倚天劍在手,泛著寒芒!

不少人的目光一閃,他難道還準備反抗?

螳臂當車。

眾人看著蘇宇,心中同時冒出這個念頭,不少人更是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

「無謂的反抗。」那鬼差不屑的笑道,手中長刀微微一側,對著蘇宇的頭顱,當頭斬下!

吼!

那把刀完全由灰色的死氣凝聚而成,揮舞間,好似有著惡鬼在咆哮,張牙舞爪,欲擇人而噬。

與此同時是,蘇宇手中長劍抬起,迎著長刀,向著鬼差斬去!

砰!

噗!

很乾脆的兩聲輕響,清晰的傳入所有人的耳中,在整個場地都顯得清晰無比,同時讓所有人的瞳孔都是猛地一縮。

「這,這怎麼可能?1

所有人的臉上都出現了難以置信的神色,接著,一片嘩然。

這一次碰撞和眾人想的一樣,很簡單,很乾脆,畢竟實力完全碾壓。

然而,卻是截然相反的一個結果。

蘇宇的長劍,毫無阻礙的斬斷那鬼差的長刀,接著更是徑直穿過他的頭顱!

蘇宇剛剛的那一劍所有人平平無奇,只是很簡單的抬手,斬下,甚至連靈力都沒有出現,然而,居然能有這麼強的威力?!

場上的氣氛在這一刻豁然凝固,之前還無視蘇宇的一些人都是面色一沉,同樣是驚得說不出話來。

「你,你……」

那鬼差看著蘇宇,灰袍之下,那綠幽幽的鬼火開始劇烈的晃動,喉嚨艱難的滾動,吐出兩個字后,整個身子都是一震,屍首分離,頭顱直接滾落在地!

咕咚咕咚。

寂靜的場地上,可以清晰的聽到頭顱滾落在地的聲音。

那果真只是一個骷髏頭,沒有一絲一毫的血肉,好似死了多年風乾了一般,實在是詭異無比,直到此時,那骷髏嘴巴依舊在上下張動,卻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卡擦卡擦!

鬼差那立著的身體也是瞬間塌陷,全身居然都是由骷髏架子組成,此時散落一地。

「他是怎麼做到的?」虛空中,那些人都死死的盯著蘇宇,不管是冷裳、高炎,亦或是夏侯尚,他們都是無比驚懼的看著蘇宇。

臉上的冷笑已經完全僵住了,直直的看著蘇宇,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蘇宇能殺了墨雲已經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然而這次,眾目睽睽之下,更是用輕描淡寫的一劍殺了鬼差,這簡直是讓人大跌眼鏡。

這完全可以用奇來形容,眾人已經完全找不到一個詞來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只能大張著嘴巴,表達自己的震驚。

墨雲是天道三轉境界的武者,蘇宇上次實力莫名大漲還可以理解,但是這次,鬼差可是閻羅殿的中堅力量,每一個都達到了天道四轉境界,就這麼被那麼莫名其妙的一劍殺了?

天道九轉,每一轉之間的差距都有如雲泥之別。

若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根本無法相信。

所有的不屑在這一刻都化為了驚詫,判官的臉色也終於出現了變化,這是他從出現開始,第一次心緒產生波動。

「你居然能有真正的天道意志。」判官盯著蘇宇,臉上露出笑意,「我對你們大王山越來越感興趣了。」

不僅僅是他們,之前那幾位老古董顯然也都生出了心思。

他們都達到了天道六轉的境界,絕對算是巔峰人物,然而,比起真正的天道境界還有這很大一段差距。

天道,那是虛無縹緲的存在,想要達到天道境界除了自身外,更重要的是看機緣。

然而,在蘇宇身上,居然讓他們感受到了天道之力,這代表著什麼不言而喻!

蘇宇仰頭看天,他的臉色依舊平靜,目光一一從虛空中那些人的臉上掃過,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

剛剛的那一劍,他斬出的同時使用了一擊必殺的卡牌,因此那一劍之下蘊含了天道意志,等同於天道強者斬出的一劍,那鬼差毫無防備之下自然必死無疑。

蘇宇嘴角微微上斜,看著判官譏諷道:「感興趣?那又如何?你敢來拿嗎?1

他的話很輕,卻是隨著微風輕飄飄的傳向四周。

這小子瘋了!

此話再度讓眾人的心狂跳起來。

風起,雲涌,天空變得更加的低沉。

全場,只剩下眾人的呼吸聲此起彼伏。

這一次,不再有人敢有絲毫的小覷之心,而是凝眸看著蘇宇,難道這小子還有什麼底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