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席捲文娛 散文詩詞

變身席捲文娛 177我有一種預感……成龍會掉粉

作者:幸虧沒去

本章內容簡介:自若和怒火中燒這兩個詞語被胡莉和成龍詮釋的異常完美。 正當所有人以為,第一鈔王vs后』的打鬥要以胡莉逃脫而告終時,邁著小碎步的黑人警探,和剛剛從精品商店裡出來的胡莉,撞在了一塊兒。 「...

作為一部商業動作片的續集,整部電影在開拍之前,就已經定好了屬於自己的基調。

畢竟,製片方拍攝這部影片,就是想要賺取粉絲口袋裡的鈔票,若是轉換其他風格,肯定會讓期盼已久的粉絲們大失所望,到了那個時候,想要挽回,就已經來不及了。

觀看了這麼久,在場眾人相信,只要接下來的劇情不是特別的無腦,弄出什麼胡莉k李探長和黑人警官的情節,觀眾會非常樂意的憋著尿把電影看完。

就比如說,現在熒幕上正在演繹的打戲……

從天而降的成龍砸在了胡莉所乘坐的車上,直接把減速玻璃砸的稀爛,如此情形也令司機猛踩剎車,尚未疾馳的車輛頓時停了下來。

望著作死的成龍,胡莉微微搖頭,彷彿是對他的舉動表示不解。

不過,雖說如此,但她依舊右手偏揮,示意同車的下屬搞定對方,而自己,則朝著相反的方向,開始逃竄。

哦,不對!

如果用逃竄這個詞語形容胡莉此刻的舉動,有些不合適。

下車之後,她先環顧四周,發現周邊有售賣衣物的精品店后,便一頭扎了進去。

扯開西裝外套,隨手抓了件長款風衣,丟掉鼻樑墨鏡,抄起平光眼鏡,臨行之前,還順走了一頂和風衣同色系的帽子,直接扣在了頭上。

行雲流水的動作和遠處的激烈打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剪輯師的不斷閃切之下,淡定自若和怒火中燒這兩個詞語被胡莉和成龍詮釋的異常完美。

正當所有人以為,第一鈔王vs后』的打鬥要以胡莉逃脫而告終時,邁著小碎步的黑人警探,和剛剛從精品商店裡出來的胡莉,撞在了一塊兒。

「攔住她!我是洛杉磯警察1瞧見胡莉刪探高聲呼喊。

然而,街頭人群,卻瞬間懵嗶……

「真的是晦氣1朝著聲音的來向掃了一眼,胡莉第一次在鏡頭前蹙起眉心,因為黑人警探的出現,她之前的優雅,不復存在。

望著直衝上來的身影,胡莉隨手抄起一根晾衣桿,手腕翻動,舞了個棍花。

呼呼聲響聽得塔克是頭皮發麻,本想上前捉拿胡莉的他,竟然瞬間止步。

「噢!塔克!你這可是把我們洛杉磯的臉都丟盡了1

「塔克!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掏出槍來干啊1

「見到個女的你也後退?下次你可得給編劇多買兩瓶酒,讓他給你寫個帥氣的鏡頭1

影廳內的動靜可是真實反映了電影的質量,隨著大夥的催促,電影里的塔克似乎也聽到了這些言論,朝著胡莉沖了上去,想要和其拚命,以證雄風。

只可惜,塔克真的是洛杉磯最菜警探。

與胡莉直面相交的他,無疑是以卵擊石。

三兩下,胡莉就把對方抽的是找不到北。

眼見著塔克即將命喪黃泉,剛把那些小馬仔解決的成龍抬起左腳,右手一抄,旋即驟然掄臂,將自己的皮鞋,朝著胡莉的背心猛擲而去,與此同時,口中還大喊:「胡莉!看暗器1

聞此聲響的胡莉瞬間扭頭,當她瞧見疾馳而來的皮鞋后,立刻轉換目標,揮舞棍棒,將其擊飛!

瀟洒的動作瞧的觀眾是興奮不已,而成龍的那句『看暗器』,更是被他們瞬間學會。

掃了眼倒地哀嚎的下屬,『廢物』一詞,躍然於臉。

沒去管倒在牆角,蜷縮成蝦米狀的塔克,也沒去管一腳深一腳淺,想要抓捕自己的成龍;就在胡莉思索著如何逃脫時,轟鳴聲響,響徹影廳,一輛汽車忽然出現,停在了她的面前。

看著逐漸遠離的車尾燈,成龍步履蹣跚的撿起了皮鞋,湊到了同伴身旁,提醒道:「嗨嗨嗨,別在這兒繼續裝死了好么?人家都已經走了。」

黑人塔克聞言,一個鯽魚打挺躍身而起,眼瞪如鈴的他環顧四周,嘴裡還在喋喋不休的說道:「什麼?都走了?我剛不小心撞到了腦袋,剛剛從眩暈的狀態中恢復過來,她人怎麼就走了?李你怎麼能放跑她?」

對於塔克這種潑髒水的行為,成龍翻了個白眼,「眩暈?你當自己在玩diabl呢?」

聽到diabl這個名字后,影廳里不少人都鼓起了掌來。

diabl就是暗黑破壞神,暴雪去年發售了第二個版本,北美地區反響不錯。

「看樣子,新線也在嘗試著把年輕人的喜好加入影片,就算暴雪沒有花錢植入,這個單詞,也應該能夠吸引一批的觀眾。」德懷恩不住的搖頭,看著像是質疑,但臉上一直保持著欣喜,「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編寫出這個劇本的,從目前來看,效果遠遠超出了我們的預期。」

沒錯,現場兩百來號人,有八成左右,覺得眼前一亮。

和第一部的中規中矩相比,這一部電影,有了明顯的突破,最起碼笑料方面,非常的足。

他們開始嘗試著玩各種各樣的梗,將喜劇元素融入影片,而不是像之前那部一樣,純粹就是兩個人之間的惡搞,弄一些非常低俗的笑話。

當然,帶給眾人歡笑的同時,功夫片的核心,依然沒有丟失。

高架上的打鬥,讓他們瞧見了老派港片中的騰挪鏡頭,尤其是成龍和塔克被胡莉暗算,雙手抱著竹竿,高吊在大樓外面時,那驚慌失措的表演,收割了大夥的讚譽。

連續吃癟后,胡莉又派出了手下的得力幹將,往香江警察署送了一枚炸藥。

轟鳴聲響起的瞬間,成龍凄厲的呼喊著塔克的名字,宛若相隔兩個世界的立花瀧和宮水三葉。

當然,這些並不是重點。

當成龍發現,塔克並沒有在爆炸中死亡時,基情滿滿的鏡頭,更是餵了觀眾一嘴的狗糧。

不過,當影片的內容從香江轉移到洛杉磯后,胡莉的鏡頭,一下子變少了起來。

雖然每個人都知道她是大bss,但這種迷霧繚繞的感覺,弄得他們心中直癢。

查假幣、找模具、尋蹤跡……當成龍和塔克來到赤龍賭場,瞧見那令人頭皮發麻的洗錢模式時,他們決定,要親手端掉這個罪惡的窩點。

只可惜,潛入,失敗了。

鬧出動靜的成龍被五花大綁,送到了胡莉的面前。

「李,我真的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一直追著我不放?」

斜靠在轉椅上的江火把玩著小刀,在燈光的照射下,刀身散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寒芒。

「因為你殺了我父親。」成龍飾演的李探長雙目通紅,那猙獰的表情,彷彿是想要直撲上去,喝胡莉的血,吃胡莉的肉,以牙還牙,血債血償。

「但問題是,你的父親根本就沒有死在我的手上,那時候,我只不過是李督查手下的一個小卒子罷了。」胡莉輕笑起來,銀鈴般的聲響將她的面龐點綴的異常妖艷。

滑動轉椅,湊到了成龍的面前,坐在那兒的她俯身向前,冰冷的刀身,摩擦著對方的面頰,朱唇輕啟,講述道:「兩年前,我在你父親的手下工作時,他就看我不順眼,什麼臟活累活都交給我干,我是一名探員!他卻把我當成文秘、保潔、快遞員……」

「後來,我發現,跟著他干,永遠都沒有出頭之日,於是乎,我便轉行了。」

說到這兒,胡莉手腕用力,在成龍的面龐上慢慢的劃出了一道口子。

隨著鮮血的流淌,黑白相間的雙眸也逐椒芷鵠矗高聳的胸膛,不規律的起伏著,更是顯現出她的激動。

此刻的胡莉,彷彿是磕了葯一般,精神,似乎還有些錯亂。

「你知道嗎?你長得和你爹一點都不像,我當時去你家時,發現你和隔壁的王伯伯倒是有幾分神似,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你的父親李督查,終究是被那些黑幫成員給剁了,不是嗎?」

「呵呵呵呵……」

說到這兒,胡莉口中,發出了滲人的笑聲。

看著屏幕上那盡顯癲狂的女子,影廳內,寂靜無聲。

胡莉現在這個造型,和前面的淡定女子有著極強的反差,但是,所有人都清楚,這個轉變,其實並不突兀,因為從一開始,胡莉就沒想親自動手,是成龍和塔克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死,自己往她手裡送,這也使得她的情緒,變得愈發暴躁。

「看來,影片最後,還是貫徹了邪不壓正的理念;至始至終,電影裡面沒有任何超綱的內容,我覺得,沒問題,尤其是這段感情戲,更是把成龍和江火的矛盾給交代清楚了。」德懷恩拍了拍手,朝著身旁的克里斯說道:「江火這個角色比上一部那莫名其妙的反派好多了,最起碼,她的個人線是沒有問題的,黑幫老大的形象也很不錯,尤其是遇見故人之子的時候,她的心裡,其實還是有情感的。」

「嗯,如果把塔克嘴巴里的那些笑話給去掉,這部影片興許能夠被影評人接受。」克里斯也微微點頭,贊同道:「打鬥精彩,笑點很足,江火這個反派,也變得十分的充實,商業片的所有元素都具備了,我覺得可以在報紙上對它們進行一波宣傳,但是,新線宣傳的『王對后』一直沒有出現啊,這是不是有一點欺騙觀眾的……」

然而,克里斯那總結性的話語尚未說完,周圍,竟然傳出了倒吸涼氣的聲音!

兩人立刻將目光重新挪至屏幕上,此刻,成龍已經從束縛中掙脫出來,面色赤紅,面露憤怒。

被胡莉用言語激怒的他揮拳之時,更是虎虎生風,絲毫沒有之前打戲里的綿軟!

而胡莉雖披頭散髮,盡顯狼狽,但手上的動作,卻依舊堅實,拳掌相交之下,啪聲響聽得眾人是牙疼不已!

王對后!

這是他們一直期待的正面對決!

望著那兩幅堅毅的面孔,克里斯吞咽了一口唾沫,說出了未完的話語,「噢,德懷恩,我覺得我們之前的判斷全都錯了,這場打戲,才是整個影片的最大亮點……」

「我有一種預感……」

凝視著熒幕上的畫面,克里斯只覺得自己的牙……很疼。

成龍以一個勾拳擊中了胡莉的腹部,本還想還手的她面部驟僵,嘴巴不由自主的張開,鮮血猛咳而出。

原先充滿癲狂和憤怒的瞳孔里,此刻盡顯解脫之意,彷彿被成龍擊倒,才是胡莉心中最大的心愿。

看著那平躺在地,不斷喘息的女子,克里斯把自己的後半句話語,給補上了。

「我有一種預感……」

「我覺得……成龍會掉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