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第一帝 散文詩詞

人族第一帝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到底是誰!

作者:亞當德里亞

本章內容簡介:姬沉默,眼神里閃爍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失落。 「朕問你,你究竟和禪玥是什麼關係?」 「奴也不知道。」 「那禪玥的記憶,你為什麼能安然無恙的吸收?」 蘇辰的目光如刀子一樣游弋...

儷姬似笑非笑的看著蘇辰,並未開口說話。

「你是禪玥1

蘇辰盯著儷姬,語氣堅定。

只有禪玥,才記得這句話,才記得這個玩笑似的承諾。

她說這輩子要跟雲家女搶,她絕不會退縮了。

「帝君,您就這麼希望奴是禪玥嗎?」

儷姬嘟著紅唇,美眸流轉水波,有嫵媚的氣息在絕美的容靨上溢開。

從吸收禪玥的記憶后,儷姬對蘇辰的態度上,就產生了截然不同的變化。

渾然天成的改變,縱然儷姬已經察覺到這種變化,她也並未覺得奇怪。

本該就是這樣,不是嗎?

「不,你不是禪玥。」

蘇辰搖頭。

禪玥,可能會偶爾的對自己表現出小女人似的妖嬈,但絕不會經常表現出這種蝕骨的嫵媚。

此時的儷姬,給人一種天然的魅惑感,讓蘇辰感覺好似看到了妲己對,她跟妲己這妮子一樣,都是在刻意撩撥自己。

禪玥是絕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她是一個羞澀倔強的女孩兒,她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感情。

「奴一直沒有說過自己是禪玥呀。」

儷姬眨巴著美眸,嫣然一笑,她此刻十分的放鬆,因為她解開了心中最渴望得到的秘密。

雖然這份秘密,有些沉重,溢滿了悲傷,但她依然開心。

自她睜開眼睛的那一刻開始,看到蘇辰模樣的那一刻開始,她就不可抑制的雀躍。

這是無法抑制,來自於靈魂最深處的悸動。

彷彿,她已經找到了生命的意義所在。

「你1

蘇辰大怒,他微眯著眼睛,看著儷姬:「那朕留不得你。」

森寒的氣息,剎那間充斥在御書房內,讓空氣里的溫度都降低了幾分。

既然不是禪玥的轉世,那就不能讓她活著,她知道了有關於禪玥太多太多的秘密。

「帝君,你要殺我?」

儷姬一愣,彷彿是聽到了最不可思議的話,美眸里蘊含著淚花,俏臉瞬間變得煞白。

「你怎麼可以殺我1

儷姬嬌軀在輕輕的顫抖,她絕望又悲傷的看著蘇辰。

這一眼,讓蘇辰當場愣住了。

這個眼神,和當初禪玥離開大夏時的一模一樣,絕望到心死。

愛之深,恨之切,她永遠無法理解蘇辰已經高高在上,卻依然不跟給自己賜下哪怕一丁點的奢求。

哪怕是賜死懷中的聖眷,都是禪玥所渴望而不可得的東西。

「噗嗤。」

儷姬看著蘇辰,忍不住笑了,笑靨如花一樣的綻放,先前梨花帶雨的絕望模樣不見了,又恢復了俏皮嫵媚的表情。

這個女人,在演戲!

「朕」

蘇辰久久無言,他眼神複雜的看著儷姬。

自儷姬吸收了禪玥的記憶后,他有過無數的瞬間,險些以為站在自己面前的絕美女孩兒就是當年的禪玥。

俏生生的站著,就站在自己面前,淺淺的笑著。

是殺?

是留?

蘇辰在默默思考。

他是大夏的帝君,他很多時候並不能完全的只考慮自身的感情,他需要照顧到大夏皇朝的利益。

就好似當初蘇辰眼睜睜的看著禪玥離開一樣,他最多只能選擇性的去忽視獸人帝國這個潛在的威脅,在一定程度上去遷就禪玥的任性和對他的「報復」。

但他無法做到,因為禪玥而去傷害皇后,去傷害雲家,去讓剛剛誕生的大夏出現任何不穩定的因素。

他是大夏帝君,有無上的權利,更有沉重的責任。

今世的蘇辰,也是如此。

歲月再流逝,但他從未改變過。

儷姬看到蘇辰沉默,不由得輕聲詢問:「你生氣了?」

她此刻的模樣,好似當年的禪玥,膽怯又關懷的看著蘇辰,那是如海一樣的深情,她怎麼可以偽裝的這麼像!

她又不是禪玥,她不是朕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份愧疚!

蘇辰微眯著眼睛,聲音森寒:「你若是再演她,朕一定會殺了你。」

儷姬沉默,眼神里閃爍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失落。

「朕問你,你究竟和禪玥是什麼關係?」

「奴也不知道。」

「那禪玥的記憶,你為什麼能安然無恙的吸收?」

蘇辰的目光如刀子一樣游弋在儷姬的嬌軀上,絲毫不見她的性感和誘惑。

蘇辰的眼神凌厲,似要看透一切的真相。

這一次儷姬到也沒搗亂,搖頭道:「奴也不知,只是感覺,這份記憶,好像本來就是屬於自己的。」

「只是奴醒來后」

儷姬說到這裡,欲言又止。

「嗯?」

蘇辰看向儷姬。

「奴醒來后,覺得事情應該不是帝君心中想的那樣。」

儷姬好似很了解蘇辰一樣,她抬起頭來和蘇辰對視,隨後輕聲道:「禪玥是禪玥,儷姬是儷姬。」

蘇辰沉默,他在思考。

「奴也不知道,禪玥究竟與奴是什麼樣子的關係。」

儷姬的美眸看了一眼蘇辰,清澈的眼睛里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情意和一絲倔強,她開口道:「但奴希望帝君知道,奴與禪玥,是兩個不同的人。」

「當然,帝君也可以將奴當做禪玥,奴並不介意。」

儷姬嫣然一笑,俏皮的眨著美眸,輕聲道:「奴不介意做大夏的皇妃呢。」

她還惦記著這件事情,這是融入骨子裡,穿越無數歲月後的執念。

蘇辰突然有些明悟。

儷姬並不能理解輪迴,或者說這世界上很多人都無法理解什麼是真正的輪迴。

儷姬能完全接納禪玥的記憶,就足以說明她和禪玥有著莫大的關聯,甚至大概率就是禪玥的輪迴,至於為什麼不是百分百的確定,因為蘇辰也不太精通輪迴之說。

輪迴並不代表同一個靈魂,會誕生同樣的一個人。

禪玥就是禪玥,無人可取代的唯一,儷姬也是同樣。

這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哪怕她們的前世今生因為輪迴而關聯在一起,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蘇辰從十萬年前回到現在,走的並不是輪迴之路,他的經歷是獨一無二且無法複製的。

蘇辰並不清楚禪玥經歷了什麼,或者說當年在他離開后,雲竹月又經歷了什麼。

為什麼本就是不應該出現的輪迴之人,突兀的出現在他面前?

這讓蘇辰不得不去重視這件事情。

根據蘇辰的了解,即便輪迴之說可以確定是真實的,那麼也不應該有人可以操縱輪迴啊!

萬物輪迴,皆無跡可循。

操縱輪迴,那可是連大帝都辦不到的事情!

但若不是有什麼原因影響了輪迴,為什麼她們都在今生匯聚在自己的身邊?

「你知道,禪玥在凝聚記憶之前經歷了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蘇辰突然看向儷姬。

假設儷姬就是禪玥的輪迴,那麼她一定比蘇辰更了解禪玥。

「沒有。」

儷姬能猜到蘇辰想知道什麼,她搖了搖頭。

「奴說了,儷姬是儷姬,禪玥是禪玥。」

儷姬頓了頓,俏臉變得十分嚴肅,娥眉微蹙間,靜靜的看著蘇辰:「若是帝君再將儷姬當做禪玥,奴會生氣的。」

這應該是女孩兒對情郎撒嬌似的話,但在儷姬的嘴裡說出,顯得那麼自然卻又十分鄭重。

「你若不是禪玥,朕會殺了你。」

蘇辰挑了挑眉頭。

「帝君才捨不得呢。」

儷姬笑了,美若天成,一顰一動,都顯得格外誘人。

蘇辰確實有點捨不得,儷姬已經將禪玥唯一留下來的東西拿走了,只要確定了儷姬和禪玥有更深次的關聯,蘇辰就不會輕易殺死儷姬。

「帝君,儷姬是獸人,禪玥是大夏人族,奴怎麼會是禪玥呢?」

儷姬彷彿是為了證明自己所說的話,還頗為嚴肅的點頭,微皺著瓊鼻:「嗯,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副嬌俏的模樣,顯得格外可愛。

蘇辰不由得笑了:「你是獸人?你這模樣,哪裡像獸人了?你以為朕不了解獸人嗎?」

儷姬從頭到腳,哪一樣有獸人特徵?

她看起來,壓根就是一個人族絕色女子。

「帝君,您有奴了解獸人嗎?」

儷姬突然妖嬈的笑了,神秘兮兮的看著蘇辰。

無論是前世的禪玥,還是今世的儷姬,確實都比蘇辰更加了解獸人這個種族。

蘇辰不由得啞然失笑,但很快,他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對啊,你是獸君長女,你怎麼可能是人族1

蘇辰突然反應過來,他的表情變得格外嚴肅,微眯著眼睛看向儷姬:「你到底是誰1

我要喊一嗓子!

求推薦票!!!!!!!推薦票不要錢的啊!!!!!!

咳咳咳,喊得太大聲了,被口水嗆到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