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章 遺迹

作者:夜南聽風  |  更新時間:2019-01-12 08:58  |  字數:2302字

「死……死了嗎?」

格雷和艾露莎等人看不到天賦捲軸之類的東西,在看到陸寧走到布魯諾特的屍體前停下來時,回過神來,也都走了過去。

眾人都是魔導士,尤其是艾露莎和米拉,兩人都曾經斬殺過許多邪惡的黑暗魔導士和惡徒,對於布魯諾特的死亡自然是沒有流露出什麼過多的情緒。

「聯手的威力太強了一點。」

艾露莎眉頭微蹙,看著布魯諾特的屍體道:「這下就沒辦法拷問關於惡魔的心臟還有巴拉姆同盟的情報了。」

米拉吐了口氣,從惡魔形態恢復成了可愛的看板娘模樣,歪著小腦袋道:「沒辦法呢,剛才那種情況下,只能全力以赴了啊。」

格雷也是點點頭,道:「是啊,那種情況下不可能留手了,不然這傢伙可是要把我們全都用那個魔法給吞噬掉。」

納茲雙臂疊放在胸前,望著布魯諾特的屍體,卻是不說話。

此刻。

遠處的卡斯爾城外。

無數望著這邊的一幕的人們,也都逐漸從震撼中回過神來,望著聚集在布魯諾特屍體前的納茲等人,心中都是劇烈震動。

普通人還好,那些魔導士內心中都掀起了滔天的波瀾,因為他們都能感知到布魯諾特的魔力是何等的龐大,一般的公會精銳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那是聖十大魔導級別的力量!

而一位聖十大魔導級別的黑魔導士,竟然就這麼被陸寧等一群妖精的尾巴的魔導士給擊潰了!

「那就是……妖精的尾巴……」

「幽鬼被解散之後,他們就是菲奧雷王國的第一公會了啊。」

「不,一直都是第一公會吧?幽鬼本來就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在被擊潰之後又被評議會解散了啊。」

許多魔導士們都是神色震動的相互議論紛紛。

而這個時候,那些零零散散的,因為搜集情報而潛入卡斯爾城,不在公會內的黑暗魔導士們,內心中卻都已經是天翻地覆。

其他人不知道布魯諾特的身份,可他們還是知道的!

來自惡魔的心臟的副會長,僅次於會長哈迪斯的男人,據說實力能超過評議會的聖十大魔導!

然而這樣的存在,竟然也敗在了妖精的尾巴的手裡!而且馬卡洛夫那位會長聖十都沒出手,妖精的尾巴也未免太恐怖了一點!

不少人都縮了縮脖子,心中升起怯意。

「我覺得我們還是……回家好了……」

……

陸寧直到艾露莎等人都圍攏過來,紛紛開口的時候,才從獲得捲軸的心神震動中回過神來。

他看了一眼旁邊的米拉和艾露莎等人,道:「怎麼樣,都有受傷么?」

「沒事。」

艾露莎搖搖頭,解除了換裝魔法,恢復了最常用的鎧甲。

米拉也是眯起大眼睛嫣然一笑,道:「我也沒事,一直都是你擋在前面啊,對了,你的手怎麼樣了?」

「嗯,已經癒合了。」

陸寧聽到米拉提醒,才想起自己的手在之前的爆炸中受傷了,因為黑化狀態下對於疼痛可以達到不皺眉頭的免疫程度,再加上有**恢復,也就一直沒在意。

此刻看了一下,果然已經恢復如初了。

「之前你還對他用過黑暗魔法吧?」

艾露莎看向陸寧,道:「連黑暗魔法都會用了啊,你這傢伙經常把天賦普通掛在嘴邊,其實你才是魔法天賦最高的吧。」

說到這裡,艾露莎的眼眸中也忍不住露出一絲敬意,她這裡光是換裝魔法都還沒有鑽研到極致,陸寧那裡卻已經掌握了不知道多少種魔法,而且關鍵是每一項陸寧都有著極高的熟練度,並不是東學一下西學一下,而是真正能掌握那麼多的能力!

這種級別的魔法天賦,是一般魔導士遠遠達不到的。

要知道,在場的眾人基本上都只掌握一個類型的魔法,像露西的星靈魔法、納茲的滅龍魔法、格雷的冰之造型、艾露莎的換裝魔法以及米拉的接收魔法。

除了米拉還會一些變身魔法之類的小玩意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只專精一項,或者說只一項魔法,就已經讓他們到現在都還在不斷的進步,根本還遠遠觸及不到頂端。

「魔法這種東西,無論種類有多少,到最後都會歸於一點的。」陸寧聽到艾露莎的話,不由得笑了笑,道:「所以學的種類多與少,其實都沒有什麼分別。」

「聖十大魔導的前四位,被稱為伊修加爾四天王的那四位,第二位掌握的是吸血魔法、第三位是接收魔法、第四位是自然魔法……他們幾位都只是憑藉單一的魔法,就成為了整個伊修加爾最強的魔導士。」

艾露莎和米拉雖然都已經是s級魔導士,納茲和格雷的見識也都很豐富了,但對於伊修加爾四天王這個級別的信息,卻都沒有觸及多少,此刻聽到陸寧的話,都不禁有些心潮湧動。

這時候,露西也從遠處走了過來。

看到已經安全了,她心中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是忍不住露出吐槽臉,道:「下次這種任務我覺得還是應該呆在家裡更好。」

而就在露西吐槽的時候,她眼角的餘光不經意的一瞥,卻是忽然看到支離破碎的大地不遠處,一塊裂縫中似乎露出了一個被埋藏在地下的建築。

「咦?」

露西驚詫了一下,抬頭看向那邊,道:「那個,你們看,那裡面是什麼?」

聽到露西的話,艾露莎等人都扭頭看去,也都看到了那因為地面被打碎,而露出的一角建築的遺迹。

本來下意識的以為是之前那個黑暗公會的建築,但透過光線一看,卻隱約能看到那露出的建築的一角透露著一種古樸的味道,很顯然不是這個時代的建築。

陸寧眼眸中也是閃過一絲驚訝之色,向著那碎裂的區域走了過去,低頭看向裂縫的深處。

因為裂縫不大,所以看不清全貌,但這個埋藏在地下的建築似乎並不大,只是一個很古樸的小屋。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