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良民

我真是良民 第065章 青銅變王者

作者:二將

本章內容簡介:,你看那些暴發戶有幾個上過大學的,還不是照樣開豪車住豪宅。學歷什麼的不重要,能力才是關鍵嘛。」 吳香君眉頭皺了皺。原本她見這個男生長得一表人才,對他還挺有好感的,沒想到說話夾槍帶棍,明褒暗損,...

任盈盈大小姐脾氣犯了,心裡很不舒服,不過良好的家教讓她不會把情緒表現出來,臉上依然笑容可掬,只是不再像之前那麼熱情了。

關秋跟吳香君都是人精,還是看出了她的不滿。

然後吳香君就朝關秋看了眼,柳葉眉往上掀了掀,意思簡單明了:「走?還是留?」

關秋眼珠向上翻了翻,意思相對複雜了點:「不走還真等著別人給你慶生啊1

讓關秋沒想到的是,七竅玲瓏心的吳香君居然讀懂了,偷偷掐了他一把,然後朝正和同學有說有笑的任盈盈說:「不好意思啊,我們臨時有點事情先走了。」

任盈盈笑著挽留道:「再玩一會嘛。」

「真不用了~謝謝你今天請我們過來玩,回頭等你放假了我們再請你1

「那……」就在任盈盈準備起身相送之時,鄭海洋終於忍無可忍了。

之前故意冷落他們不跟他們說話,這兩個不速之客居然還拎不清,一直拽著他心愛的女神說個沒完沒了。

由於包間聲音太大,沒聽到吳香君說的什麼,鄭海洋還以為關秋他們又在攪和他好事了。眼珠轉了轉,頓時計上心來。

不等任盈盈說話,鄭海洋先一步過來笑說:「盈盈啊,怎麼光讓你朋友坐這裡呢,給他們點首歌唱唱啊1

吳香君笑說:「不用不用,我們……」

鄭海洋笑著打斷道:「哎呀,客氣什麼。今天可是我做東,客隨主便嘛,唱一首唱一首……那個趙金燕,點一首……」

說到這裡,鄭海洋笑著問關秋:「你英文水平怎麼樣?來首席琳迪翁的myheartwillgoon?」

關秋笑道:「我英文稀爛。26個英文字母分開我還能認識,合到一塊它認識我,我不認識它。」

鄭海洋呵呵直笑,「你在大學里不會光顧著打架泡妞了吧。」

關秋摸摸鼻子,呵呵笑道:「我沒上過大學,職高畢業就出來打工了。」

鄭海洋心裡暗爽的同時更是鄙夷不已。

怪不得穿得那麼土,行為又粗鄙,原來還真是個社會二流子,「呵呵,沒讀過大學怕什麼,你看那些暴發戶有幾個上過大學的,還不是照樣開豪車住豪宅。學歷什麼的不重要,能力才是關鍵嘛。」

吳香君眉頭皺了皺。原本她見這個男生長得一表人才,對他還挺有好感的,沒想到說話夾槍帶棍,明褒暗損,不是個好東西。

「嗯,你說得對。」關秋也沒生氣,笑了笑起身道:「那行,今天先到這裡,咱們改天再聚。」

「急什麼啊,唱一首再走嘛。」鄭海洋說著朝點歌台那邊的女生喊道:「噯趙金燕,給他點一首從頭再來,這個他肯定會唱。」

「……」關秋。

這他瞄一般都是給勞改犯唱的,點給他什麼意思?

關秋心裡多少也是有些來氣,不過想到今天是吳香君生日,又是任盈盈請他們過來的,不宜見血,皮笑肉不笑說:「說了不用,聽不懂人話嘛~」

包廂里嘈雜聲太大,鄭海洋沒聽清關秋的話,不過看他臉色不好看,心裡暗爽不已,「哎呀,來一首嘛,看你打架那麼厲害,唱歌肯定也很好聽……」

任盈盈也看出來鄭海洋是故意找茬了。

雖然不滿關秋違拗她的意志,但畢竟人是她請過來的,也不好太讓他下不來台,起身道:「行了鄭海洋,人家還有事情呢,以後再唱吧。」

鄭海洋呵呵笑了兩聲鬆開手,「那好吧,改天再來玩。」

就在這時,那邊叫趙金燕的女生喊道:「誰點的重頭再來,好了……」

「不用了,換下一首吧~」

已經準備走的關秋,看著鄭海洋臉上得意洋洋的笑容,再看看任盈盈已經冷淡了許多的面孔,突然也笑了起來,「難得大家這麼高興,不唱一首好像也不合適噢。既然這樣,那就來一首吧1

吳香君多少了解點關秋的性格,他屬於那種牽著不走打著倒退的賤格脾氣,鄭海洋懟了他半天,現在突然又上道了,怕他鬧出事情來,連忙拉住他說:「算了關秋,我們走吧1

「沒事,我心裡有數~」

關秋擺擺手,點了根煙朝點歌台那邊走去,切掉音樂后拿起話筒拍了拍,笑道:「謝謝任盈盈以及鄭海洋同學的熱情款待,正好今天也是我香君姐的生日,那我就借花獻佛,給大家唱首歌吧!如果唱的不好,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說著關秋抽了口煙,伴隨著裊裊青煙清唱道:「繁華聲遁入空門折煞了世人;

夢偏冷輾轉一生情債又幾本;

如你默認,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輪……」

關秋剛唱了兩句,包廂里頓時寂靜無聲,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這首歌他們……他們居然沒聽過!

「浮圖塔斷了幾層斷了誰的魂;

痛直奔一盞殘燈傾塌的山門;

容我再等,歷史轉身;

等酒香醇等你彈一曲古箏……」

《珈藍雨》雖不是周杰倫的巔峰之作,但也是2000年後中國風和古典音樂相結合的經典作品,凄美的愛情故事催人淚下,後世很多人聽珈藍雨聽到哭。

而兩世為人的關秋,把歌詞里那種凄涼的意境完美演繹了出來,「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你始終一個人;

……

伽藍寺聽雨聲盼——永恆1

一曲結束,包間里鴉雀無聲,關秋把話筒遞給獃獃站在一旁的趙金燕,也沒跟鄭海洋和任盈盈他們打招呼,拉起吳香君的手離開了包間。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一個女生問道:「你們……有誰聽過這歌嗎?」

坐在那女生周圍的幾人都紛紛搖頭表示不知道。

一個戴眼鏡的女生讚歎道:「這首歌古典意味濃郁,旋律優美動聽,而且非常有歷史感。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我剛才聽著聽著眼前就浮現出一幅幅古老的畫面:佛塔林立,刀光劍影,滄海桑田,簡直太厲害了。」

「是啊,我剛剛聽他唱到中間時,眼淚都差點掉下來了。真是奇怪,這麼好聽的歌曲,我怎麼從來沒聽過呢?」

另外一個穿著白色衛衣的男生說:「連我們都能聽出來這首歌的厲害,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這樣優秀的音樂作品不可能默默無聞,所以只有一種可能,這首歌還沒發行!說不定就是人家自己寫的。」

任盈盈也大概猜到了。之前關秋不願意告訴她那首歌的歌名,估計也是這個原因。

可是……她真得不相信關秋那樣痞里痞氣的人,能寫出這麼古韻十足的歌曲。

相比於包間里的其他人,鄭海洋更是震驚不已,剛剛那首歌真得讓他驚為天人。

僅憑關秋半吊子的唱功就能帶給他一種歷史滄桑,興衰無常的厚重感,他不知道如果換個專業歌手再配上音樂后又是什麼樣的場景?

「如果這首歌真是對方寫的……」鄭海洋連連搖頭,「不可能的,一個連大學都沒上過的人,怎麼可能寫出這樣的歌曲?」

儘管心裡極力否認,但鄭海洋臉上還是一陣火辣辣的疼。

原本以為是個青銅,沒想到居然是個王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