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三章:待選秀女

作者:周自衡  |  更新時間:2019-01-12 12:14  |  字數:4687字

七百兩銀子放在身上不踏實?

饒是再好的教養,都讓陸成萱忍不住想打死盛嘉元的衝動!

對於盛嘉元這種權貴少爺來說,知道陸成萱的意圖並不難,陸成萱也懶得追問為什麼。

生氣的是,明明知道她要入宮需要銀子,還把銀子存入錢莊?!

入宮了怎麼出宮去錢莊取錢??

分明是故意的不是!

而盛嘉元也不用避諱,臉上恨不得寫滿了就是兩個字。

是啊。

他就是故意的,就是喜歡看陸成萱分明要跳腳的模樣,卻還要強忍著的模樣,可愛極了呢!

陸成萱咬著牙,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笑容,「那就多謝謝七公子您的體貼好意了。」

「作為禮貌成萱也想提醒一下公子,既然是頂著陳郡謝氏的名聲,那便不該再帶著盛家的腰牌,不該再穿著刺有盛家的徽記的衣衫,畢竟,做戲要做的全套,不想像成萱這個耿直的,怕是再難遇到了,心中嬉笑謝七公子就不太好了。」

陸成萱本身便是綉娘,對刺繡有著極其敏感的感知,雖然盛嘉元一身月白色的長衫,盛家徽記慣是用銀線綉在角落不起眼的位置,但還是被陸成萱注意到了。

不再去看盛嘉元那精彩的臉色,陸成萱莞爾的轉身,「除卻禮單上的綉品,成萱另外還替盛三姑奶奶綉了幾方手帕,感謝盛三姑奶奶的解圍,也一併勞煩謝七公子了!」

陸成萱不再糾纏,行禮告退。

她這個人比較挑嘴,喜歡吃甜食,喜歡吃美味的食物,可不吃虧!

想要來她的身上佔便宜,斷然沒有不擠兌回去的道理。

同陸周氏說明之後,陸成萱便回了自己的院子收拾行李。

盛嘉元站在原地看著陸成萱離開的身影莫名笑得開心,也不再陸家逗留,告辭離開。

皇宮中的聖旨隨後而至,大選之日定在陽春三月,而名單所在的這些女子便是要二月底提前開始選拔,會有宮中的嬤嬤女官粗略過目,沒有太嚴重的瑕疵方可進宮面聖,有皇上親自定奪位分。

當然進了宮,就沒有再輕易出宮的道理,過了嬤嬤女官的眼是好事也是壞事。

若得了皇上的青睞,那便是為妃為嬪,若沒能入皇上的眼,便需要為奴為婢,侍奉昔日曾經身份相等的嬪妃主子,滿五年便可重新出宮婚配。

身份更是一落千丈,天上地下。

可即便如此,也會有很多落選的女子願意在宮中做宮女,只要還留在宮中,那便還有接觸皇上的機會,也就還有飛黃騰達的機會。

陸成萱的名字赫然入選在列,同樣在名冊上的,還有陸成雪和陸成歡,讓陸成萱疑惑的是,竟然連陸成婉的名字也其中。

按理說陸成婉是可以稱病逃過選秀的,她的身體,成了嬪妃也罷,可若不成,宮女勞累,她怕是撐不住幾日就會加重病情的。

這便不是陸成萱能管的事情了。

她只需要從陸家拿到入宮的機會就好了。

這麼一算下來,陸家剩下的便只有陸成瑤這一根獨苗了了,年紀太小還沒夠選秀的資格,想來也是有趣兒。

陸成萱垂眸整理著衣裳,她所有的貼身物事不多,沒什麼好帶著的,主要是銀子就足夠了。

報仇之路的腥風血雨,才剛剛開始。

「你再繞來繞去,我的頭便是要被你繞暈了!」陸成萱頭也不抬的對著身邊踱步的清蓮說道,「怎麼了?」

「往日心直口快的厲害,就是攔著你不讓你說你都忍不住,今天倒是開始吞吞吐吐的了。」

陸成萱忍不住打趣兒到。

清蓮聞言卻是湊了過來,水汪汪的眼神盯著陸成萱,「小姐,到時候您能帶著奴婢一起嗎?」

「奴婢想跟著您一起!」

她從懂事時候起,就一直跟在陸成萱身邊侍奉,不管是風光還是落魄,始終陪在陸成萱的身邊,她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想像不到離開陸成萱之後會成了什麼樣子。

陸成萱一頓倒是有些錯愕,清蓮吞吞吐吐的竟然是要說這件事情。

按理說清蓮被她調教之後進步飛快,是能獨當一面,成為自己的幫手,可是那水深火熱的後宮可不是個好去處,陸成萱不想拉著她一起活在刀尖上。

陸成萱思忖片刻說道,「要是能成為嬪妃,的確是可以帶著貼身的陪嫁丫鬟入宮的,可是,你就這麼有信心我會成功入選嗎!」

清蓮老實的點著頭。

小姐蕙質蘭心,又容貌出眾,要是陸成萱不入選,其他人怕沒幾個能脫穎而出吧!

「可要是我不想成功入選呢?」陸成萱挑眉反問,「又或者真的落選了呢,落選做宮女,可是沒有帶著婢女的資格的。」

清蓮漆黑的眸子鍍了層疑惑,可憐兮兮的看著陸成萱,「小姐……」

陸成萱嫣然笑道,「人各有志,你未來的路是你自己選的,我不逼你,也不會替你做選擇。」

「知道你是擔心我,你若是真想跟著我一起我是很開心的,但我更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何況真想幫我,也不一定非要跟著我這一條路。」

「那奴婢還能幫著小姐做什麼呢?」清蓮失落的看著陸成萱,她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小姐對待她就像是親生姐妹般一直給她呵護,可她卻什麼忙都幫不上陸成萱,始終活在陸成萱的庇護之下。

陸成萱莞爾笑道,耐心的同清蓮解釋,「姨娘和成御還需要人照顧幫襯,另外我在盛京買的宅子也需要打理,實不相瞞,他日我手中銀錢富裕的時候,還想要挑處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