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27章 搖旗吶喊

作者:白色十三號  |  更新時間:2019-01-13 14:29  |  字數:3490字

不大的家庭影院中,銀幕上的玉嬌龍一躍跳下山崖,坐在黑暗中的人影沉默的露出幾分思考的神色,然後輕輕點了下頭。

這一跳,堪稱點睛之筆。

自由之躍?還是其他……

銀幕上的畫面熄滅,家庭影院中的燈光亮起。

後排一個人走了過來,坐在沉默者旁邊,問道:「羅傑,能寫嗎?」

「可以。」羅傑-艾伯特的嘴似乎有點問題,說話不太利索:「杰特,這是李安的新片子?」

杰特說道:「是的,戛納電影節首映,由使館影業在北美髮行。」

羅傑-艾伯特皺眉:「使館影業?他們不是只發行海外小成本片子嗎?這片子沒1000萬美元拍不出來吧?」

杰特回答道:「使館影業被羅南-安德森收購了,規模擴大了許多,不但能在北美髮片,還建立了海外發行渠道。」他見羅傑-艾伯特有點疑惑,又解釋道:「就是沙海娛樂的羅南-安德森,《人類清除計劃》系列和《死神來了》的製片人。也是他買下的這部《卧虎藏龍》。」

「是他啊。」羅傑-艾伯特嘴巴不方便,聲音中帶著不正常的顫抖:「這個年輕人眼光很不錯,《卧虎藏龍》是一部傑作。」

杰特又說道:「有傳言說《女巫布萊爾》的宣傳營銷也是出自他手。」

羅傑-艾伯特搖頭:「這些都是微末的小手段,能製作好電影才是真正的能力。」

杰特不贊同,卻不會傻到說出來,羅傑-艾伯特正在落後於時代、

當然,只是落後而已,誰也無法否認羅傑-艾伯特那強大的影響力。

能以影評人的身份獲得普利策獎,這是何等了不起的成就?

杰特轉回正題:「羅傑,你什麼時候寫關於《卧虎藏龍》的專欄?」他強調道:「約稿的人說了,不管是讚賞還是批評,他們都能夠接受。」

羅傑-艾伯特站了起來:「你去客廳等著,我現在回書房,今天就拿給你,明天見報。」

讓使館影業通過中間人向羅傑-艾伯特約稿,是羅南專門叫人去做的,影評人最頂尖的那批,確實很難影響到,金錢能發揮的作用並不大。

這些人非常珍惜名譽。

羅南也沒指望能讓知名影評人毫無下限的為《卧虎藏龍》去吹捧,付出一些代價向羅傑-艾伯特約稿,主要是因為他想起一件事,前世羅傑-艾伯特是個標準的李安吹。

而且羅傑-艾伯特還寫過力捧《卧虎藏龍》的文章。

或許這是曾經的發行公司的傑作。

所以,羅南該付出的代價一點都沒有少,並且不要求和影響羅傑-艾伯特評論的內容。

電影行業與影評行業之間有默契,羅南得知羅傑-艾伯特應下來的第二天,就在報紙上看到了羅傑-艾伯特評論《卧虎藏龍》的專欄文章。

「最好的武俠電影不在於打鬥,而在於個人的自我超越。真正的俠客擺脫了空間的限制,**的局限和內心的恐懼。西部電影中的打鬥,常常建立在雙方互相憎恨的前提上。而在武俠電影中,更多的是表現人們對力量的控制。」

「李安的《卧虎藏龍》是我看過最棒的武俠電影,它甚至打動了那批口味最刁的觀眾。在影片的開場有一組追逐的鏡頭,角色們飛檐走壁,不可思議的從一個屋子跳到另一個屋子,評論家為之鼓掌,因為這樣的鏡頭在其他電影中並不多見。我以為,這跟畫面中舒展的形體動作有關。它是如此的輕盈、靈活和輕而易舉。」

「武俠電影中的打鬥部分就好比歌舞片中的歌舞部分:經過某一段對話的鋪墊,接下來就要來一段相應的舞蹈。本片的動作指導是袁和平,代表作有《黑客帝國》,他主張形式大於實用。重要的不是誰贏了,而是看起來誰更嫻熟。」

「但是讓《卧虎藏龍》變得與眾不同的還是故事的深度和詩意,它不僅僅有華麗的動作場面,還兼具飽滿的情緒、極致的浪漫以及精神的本質。」

「我知道有一些人會對武俠電影嗤之以鼻,正如有些人對西部片的厭惡。傑克.華納曾經告訴他的製片人『別再讓我看到那些用羽毛寫的電影了。』但像所有雄心勃勃的電影一樣,《卧虎藏龍》超越了類型片的限制而自成一派。它是出色的,坦然逃避現實的,同時又是極其動人的。」

在滿分五顆星的評分中,羅傑-艾伯特給了四顆半的評分,並且豎起一根拇指。

羅傑-艾伯特在頒獎季足以影響很多人!

試映第一日過後,爛番茄收集到了42篇相關的影評,好評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影評人平均打分8.8分!

這部披著武俠外衣,講述西方思想的電影,得到了北美主流媒體的一致肯定。

其中,羅南有針對性的宣傳發揮了巨大作用。

「李安的高明之處是沒有以東方人的角度來敘事,而是站在了西方文化的立場以西方人審視東方文化的角度來敘事。」

類似的軟文推廣早在《卧虎藏龍》參加多倫多電影節期間,就開始在北美媒體上出現了。

至於效果嘛,簡直不要太好。

影片獲得極好的媒體口碑和影評口碑加持,奧斯卡公關也在迅速展開。

最基本的公關工作,是力爭讓更多的奧斯卡評委們能親眼看到這部片子。

奧斯卡評委沒有看過參選影片,就胡亂投票的情況太常見了,據不完全統計,佔比可能接近百分之五十乃至更多。

每年參選奧斯卡的影片非常多,誰也不能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