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二章 睹冰知寒

作者:武陵年少時  |  更新時間:2018-12-07 00:59  |  字數:2404字

「君子視微知著,見始知終,禍無從起,此思慮之政也。」————————

馬日磾一愣,倒是沒想到皇帝會這麼說,反而是士孫瑞很快反應了過來,介面說道:「唯,當是時也,正宜揀選賢能以治事,以德教為本,則吏民可得久安。」

「話雖是如此,但臣以為,河南凋敝已久,戶口稀少,重設縣邑除了新添官吏以外,並無益處,反而使百姓散布而居,更不易治。倒不如效仿光武皇帝的舊例,裁併河南各縣,使返歸百姓遷居一地,待人口繁盛,再另行恢復縣邑不遲。」太尉董承持有不同的意見。

「河南吏員短缺,即便不重設縣邑,至少得多派幹員過去。河南乃中原腹心,越早恢復,也能就近為前將軍支持糧秣。」士孫瑞堅持說道。

皇帝下意識的看向荀攸,對方正在眾人末尾垂首端坐,像個局外人似得不想說話,只好說道:「這樣吧,現下河南戶口不豐,設置太多縣邑也沒什麼用,但相應的郡丞、曹掾等吏不可或缺,朝廷當從三署郎中策選一批派任。」

「臣謹諾。」馬日磾伏身謝道,他身為司徒,策試三署郎是他分內之事。

「朱儁在河南著實勞苦功高,等這回河內平定以後,再一併論功。」皇帝忽然提起駱業奏疏中的另一層內容。

馬日磾與士孫瑞有些驚異的交換了一下眼神,一齊應了下來。他們二人心裡清楚,駱業在奏疏里誇讚朱儁根本不是出於真心,反倒是在從旁暗示,讓皇帝對朱儁有所警覺。可皇帝看上去並不吃這一套,也不知道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哪怕朱儁其人再是值得信任,必要的分權與牽制也是該有的吧?

經過了那麼多事以後,王允自裁,黃琬退隱,就連楊氏也呈現頹勢,放眼朝野內外,就屬司徒馬日磾與司空士孫瑞兩人為首的關西士人如日中天,何況有了大儒鄭玄及其一干門生的到來以後,關西士人聲勢高漲。如今自然要鞏固權位,把關東士人徹底踩在腳下,不使他們有東山再起的機會——這是從私心來講。

從公心來說,將河南乃至於豫州的軍政大權全部交到朱儁一個人手上,並不是個明智之舉。人是會變的,誰知道朱儁會不會被權力侵蝕,生出異心?所以站在朝廷的角度,馬日磾等人作為宰相一級的大臣,與駱業保持同樣的看法。

「陛下。」馬日磾低垂著眉眼,義正言辭的說道:「如今南北軍有三萬八千人,平狄將軍馬騰、揚威將軍樊稠與中郎將王方等人手下兵馬也有三萬多人,京畿之地,共有近七萬兵馬。而三輔盜賊弭平,外無兵禍,長安城附近實不需屯駐如此重兵……」

董承忍不住插話道:「司徒,陛下在河東時才下詔增添南北軍兵額,征六郡良家子、三河騎士入軍。如今詔書下傳一個月都沒有,邊郡良家子尚未來京,你這就想著裁撤軍旅了?」

皇帝面色不改,將駱業的奏疏往案上一丟,語氣有些隨意:「是像太尉所說的這樣么?」

「老臣絕無此意。」馬日磾不慌不忙的說道:「臣的意思是,自去年年中到現在,朝廷剿滅關中賊寇、討伐河東白波、今年又再平范先等叛賊,屢次大戰,耗費甚巨,何況又有陛下親政、大婚、歲旦朝賀等大典、以及給內外臣工、各地封國、羌胡使者的賞賜、還有布施屯田、招募流民等費……」

跟浸淫官場已久的老臣議事永遠是這樣,總是要鋪墊一大段前言才能進入正題,皇帝忍不住打斷他的話:「好了,要言不煩,你想說什麼就說。」

「府庫空虛,關中凋敝,京畿之地實在難養、也不需養十萬之兵。」馬日磾見皇帝張口欲言,語速立時快了起來:「臣不是要奏請陛下裁兵,而是想著,關中一時既然用不著這麼多兵馬,倒不如分兵出去。譬如這次前將軍征討河內、汝南,顯得有些將兵不足……」

董承這時像是剛反應過來似得,接著說道:「是啊陛下,前將軍在河南不過兩萬兵馬,既要防衛雒陽,又要分兵討伐叛逆,這實在是『捉襟而肘見,納履而踵決』。倘若從關中派遣兵馬趕赴河南,一來也能緩解關中糧草不足的窘境,二來也能助前將軍一力,替他分擔。」

話說到這個份上,皇帝如何不知這兩人在唱什麼雙簧?無非就是董承看到河東一戰,南北軍幾乎所有人都深受封賞,而自己的部眾卻只能待在京城養老,故而眼紅,也想將自己的嫡系放出去撈戰績。至於馬日磾,恐怕也是抱有同樣的想法。

關中凋敝已久,各項利民政策有的才推行不到一年,很難在短時間內恢復。京畿屯駐數萬大軍,確實給朝廷的財政與糧草儲備帶來不小的壓力,董卓當初儲備在郿塢的糧食與財貨,以及朝廷歷年為了防備羌胡而囤積在左馮翊、右扶風的糧草軍械,都隨著這一年來大大小小的仗、朝廷的各種花費而消耗得七七八八。

皇帝不是不知道這個問題,本來他就想著等南下益州的時候將樊稠等人帶去,讓他們在攻堅的苦戰中消磨實力,不然全靠南北軍的精銳來攻打崇山峻岭的益州,打完之後恐怕也會有極大損失。

打完益州之後,再將各軍進行一次拆分、抽調,或鎮守南中、或調至并州,這樣整個京畿都只剩下南北軍,才算得上高枕無憂。此時聽董承這麼說起來,他雖然覺得將董承的兵馬調去朱儁手下是個好主意——畢竟這麼做一來能在朱儁身邊安插勢力,防止做大;二來也能削弱董承在京畿的軍事實力,加大對關東的影響力。

但是……恩出於上,在於皇帝想不想給,而不是臣子想不想要。

再者說,董承與馬日磾默契的合作,雖然可能是出於共同的目標和利益訴求,都想將自己夾帶里的人外放出去立功,並沒有真正聯手的意思,但這也已經讓皇帝保持足夠的戒心了。

在沒有把事情弄清楚之前,皇帝不能隨便做決定:「馬上就要秋收了,關中這一年屯田開墾之地何止萬頃?再有河東豪強之家抄沒來的糧草,若無戰事,這些都是夠用的。等到了明年,朝廷另有用兵之處,到那時再做打算也不遲。」

「臣謹諾。」馬日磾見皇帝沒有把話說死,就知道這件事尚有迴旋的餘地,於是也不急於一時,爽快的應下。

而董承雖有些不情願,但也明白兵權這個事不能跟皇帝頂缸,所以也訕訕的住了嘴。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