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漢室 散文詩詞

興漢室 第一百一十二章 帝命急宣

作者:武陵年少時

本章內容簡介:,正一手拿著根詔版,一手在詔版上奮筆疾書的傅巽,對王斌以及出來共迎大駕的中壘營諸將官士卒說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今有河東逆賊,攻掠郡縣、又有匈奴異族,叩關太原!百姓有難,地方危急,正是爾等將士奮命...

「兵貴神速,今千里襲人,輜重多而難以趨利,不如輕兵兼道以出,掩其不備。」————————

「尚書郎臣巽叩見陛下1傅巽容貌瑰偉,看上去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身形卻十分乾脆利落,他翻身下馬,一系列動作如行雲流水。只不過他來的匆忙,此時氣喘吁吁,滿頭大汗的在地上沖皇帝稽首說道:「陛下,大事不好1

「先起來說話。」皇帝把馬鞭移到左手上拿著,空著右手個托起的動作,由於有名臣傅燮為國犧牲的壯烈之舉,皇帝對傅氏一族一直是寵命優渥。

雖然目前傅氏最高只有一個右扶風傅睿是二千石,但所有人都知道,簡在帝心的傅氏在未來將會不可限量。

「做任何事,都要處事不驚,這才是大臣風範。你這麼慌亂的樣子像什麼話?」皇帝笑盈盈的說道,那副成竹在胸的氣度讓本有些慌張的傅巽頓時鎮靜了下來。

「陛下教訓得是1傅巽伸袖抹了把汗,整理了一番說辭,道:「陛下!河東急報,河東典農校尉范先、郡尉程銀、侯選擁眾數萬造反,現已攻下安邑,郡守與諸曹掾屬退守皮氏、蒲。」

「宵小也敢行此逆事?」賈詡沉著臉說道:「還有什麼沒有?一併奏來1

傅巽應了一聲,如實說道:「諾!除了河東以外,弘農都尉張琰、張晟亦舉兵響應,攻打縣邑。還有、還有……」

「還有什麼?」

傅巽雖然漸已平靜,但提起此事依然有些后怕:「匈奴於夫羅不知何時,間道潛回并州匈奴王庭,勾結匈奴諸部起兵反對右賢王去卑監國,如今恐已兵至太原。」

皇帝的臉色這才有些凝重,他兩眼沉靜地望著北方,蒼茫的大地上似乎得見一條東西走向的河流,東南風輕輕的在背後吹來,像是一隻無形的大手在背後推著、催促著。

「陛下,茲事體大,宜早作決斷。」賈詡在一旁輕聲提醒道。

皇帝回過神來,立即掉轉馬頭,往北騎去,口中吩咐說道:「擺駕!去細柳觀1

羽林郎張時刻關注著這裡的動靜,看到皇帝與其他人聚在一起,他立即捨棄了將到手的獵物,仗著皇帝平日對他也算與眾不同,悄悄騎馬走了過來,保持著一個不遠不近的距離,隨時等待著皇帝可能會有的吩咐。

此時聽見皇帝下令,他快速瞥了賈詡一眼,有力的應道:「唯1

於是在場所有羽林、虎賁等軍快速集結,一前一後的護衛著皇帝等一行人趕往上林苑北邊,靠近渭河的細柳觀。

屯駐細柳觀的如今已是北軍中壘營,北軍中候王斌與中壘校尉高順預先收到消息,急忙帶人出營奉迎。

只見當先皇帝昂然坐立於駿馬之上,顧盼之間,威勢不凡。在皇帝身邊畢恭畢敬的侍立著的依次是平準監賈詡、侍中荀攸、羽林中郎將徐榮、虎賁中郎將蓋順等人。

王斌早已得到皇帝的事先知會,故而這些天連吏治科都不去了,從早到腕軍中,衣不卸甲,隨時待命。

此時他孱弱的身子上穿著一件最輕的甲胄,鄭重的對皇帝行了大禮:「北軍中候臣斌叩見君上1

「舅父快起來1皇帝仍坐在馬上,話剛說完,張便識趣的翻身下馬,為皇帝將王斌扶了起來。

皇帝瞥了身旁坐在馬上,正一手拿著根詔版,一手在詔版上奮筆疾書的傅巽,對王斌以及出來共迎大駕的中壘營諸將官士卒說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今有河東逆賊,攻掠郡縣、又有匈奴異族,叩關太原!百姓有難,地方危急,正是爾等將士奮命立功之時!今特詔北軍中候王斌,持節督北軍六營及京兆、馮翊郡兵,為先鋒渡河入馮翊,以觀局勢,臨機應變1

「臣等謹諾!敢不效死命1中壘營大致聽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雖然對皇帝親自來宣布詔命有些納悶,但此刻既受君命,眼前又是建功立業的大好機會,自然沒有什麼好猶豫的。

此時傅巽已在馬背上快速草擬了一份詔旨,然後將其遞給了皇帝,皇帝接來一看,隨意瀏覽了一下,便滿意的說道:「真是倚馬可待啊1

他復又說道:「用印,賜節。」

皇帝對符節印璽這類關鍵事物看得極重,除了在一定時間內送交尚書台給詔書蓋印以外,其餘的時候都讓符節令祖弼帶到身邊,幾乎是寸步不離。

祖弼向來恪盡職守,勤於王命,在他還是符璽郎的時候,就敢跟著皇帝赴尚書台,助其奪回批奏大權。後來他也據此得到皇帝賞識,拔擢為符節令,為皇帝掌握具象化的『權柄』。

當初他既然敢在尚未掌權親政的皇帝所寫的詔書上印璽,如今自然也不會考慮這種調動軍隊、部署戰略的詔書是否要經過三公們的同意。

祖弼很爽快的拿出該用的玉璽蓋好之後,親自將其與節交付給王斌。

王斌與高順走近前來,結果詔書後,皇帝下馬捉住了王斌的手,小聲說道:「河東之事,暫且交付,我隨後便帶大軍前來。」

不等王斌回應,皇帝便對高順說道:「張文遠曾多次在我面前稱讚你的才略,但你這次要以穩為先,不可輕敵冒進。」

高順跟張遼不同,他們一開始在皇帝身邊的起點都是一樣的,一個是旅賁令,一個是衛士令。但張遼因為閭里護駕有功而獲得皇帝青睞,從此步步高升,而高順則一直默默無聞,好像被皇帝遺忘了一樣。

如今他好不容易得到這個機會,而且還是接替王斌掌管北軍最重要的中壘營。這可是自王斌開始,北軍中候親自兼任的部隊,在北軍眾人的眼中得到這個位置的要麼是現任北軍中候,要麼就是下一任。

無數雙眼睛在背後盯著高順,幸而高順一向克己奉公,嚴律軍紀,這才打消眾人的質疑。

此時他聽了皇帝話里的囑咐,明白這是要他保持穩健,並且要不遺餘力的保護王斌的安危:「末將謹諾1

皇帝這才放下心來,再次騎上馬,說了幾句話后便帶著眾人折返回城。

途中,蓋順小心翼翼的向他請令出征,卻被皇帝一語拒絕:「你急什麼?這次出征河東,絕不差封侯之賞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