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夢中至

作者:夢入秋水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34  |  字數:2553字

太過可怕。

自他與那武瘋子一戰後閉關多年方才堪悟百家之法創出了所謂的「聖心四訣」和「聖心四劫」,為的就是一雪前恥,可惜,破關之後本以為能無敵於天下的他此刻卻遭遇神秘高手,一身生機幾近被徹底催滅。

那種老去,死去的感覺,他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未曾體會過了。

不過,好在他有鳳血護體,肉身近乎不死不滅,哪怕死了,他也照樣能活過來。

只等磨去那股古怪死意,他第一件事便是去想那人是誰,可惜任他絞盡腦汁空有千年的見聞與閱歷卻始終沒有這個人的印象。

直到像是記起些什麼。

「斷浪!」

他這千百年來曾化作各般身份拜入一個個大宗門,大勢力,所見奇功妙法無數,唯獨對斷浪那門功夫有些另眼相看。

之所以如此是他曾在暗處見斷浪驅使那門魔功不僅能吸人一身精氣內力,更能將諸般天地之氣化為己用,猶若海納百川,共存一身而毫不衝突。當真是臻盡道家之理,所謂的上善若水,天人合一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若說奪得他人內力他也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但,兩者卻無法共存,唯有同化成自己的,方才可以。

如此,倒是引得他從好奇有趣化作覬覦與垂涎。

若能得到這門武功,那,他只要吸收了那人的五行之力,神功自是水到渠成,更加不會與自己體內的鳳血相衝,而且,還有龍元……

念及於此,心底的那股**便已無法遏制。

只要從斷浪身上得到那門武功,再去將那個老不死的「五雷化殛手」佔為己有,憑著他這一身曠古絕今的功力這天下天大地大還有誰是他的對手。

一想到這,他剛恢復幾分的面色竟然露出了幾分得逞的笑意,像是已經神功在手縱橫神州大地一般。穩固內力他正欲起身,可就在此時,耳邊卻驀的聽到一個聲音,那聲音竟是從天邊傳來,匪夷所思到了極點。

「怎麼,想到什麼好事了,笑的這麼開心?」

那聲音溫和低柔,彷彿閑談般落到了他的耳畔。

可對他來說,這無異是晴空驚雷。

口中驚起一聲怪叫,他是豁然睜眼,如臨大敵,那人莫不是已經親至?

可這一睜眼他神色先是一愣,繼而陰沉無比,嘴裡緩緩吐出一個字來,死死的盯著天空。

「好。」

卻不知道是讚歎來人的手段還是對方的心機。

環顧四周,放眼望去,只見天地仍是那方天地,可那還有半片雪花,這世間險地的天山居然化作了鳥語花香,漫山遍野的綠色,實為人間仙境。

對方竟是將他攝入了意識念頭所成的世界,或者說是夢中。

若他心性至堅自然不會如此輕易就著了道,可偏偏對方是在他心性不穩之際趁虛而入,將他強行攝了進來。

湛藍青天,白雲朵朵,他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那雲霧之中,只見一道身影正似仙人般於雲端漫步,背負長劍而來,不履凡塵。

那人面容模糊至極,像是一片混沌般晦暗不清,只剩一雙眼睛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

只這第一句話便讓他的臉徹底變了顏色。

「徐福,我已至,亮出你的手段吧!」

……

一拂袍袖,孟秋水隨意的坐在了雲端,打量著前方絕巔那道身影,只見對方先是定定的看著他,像是要將他的臉上瞧出朵花來,臉上神情是變了又變,由白轉青,幾番交替。

迎著對帝釋天陰沉如水的眸子孟秋水是洒然一笑。

「我明白了,原來你會變臉!」

只是對面的帝釋天卻對這般淺薄的譏諷置若罔聞,待像是看夠了,那一雙眼睛早已森寒如冰。

「我明白了,看來那門武功就是你傳給斷浪的,真是不知死活,你以為就只有你會精神之道?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無論你是誰,我也要你來的,去不得。」

孟秋水笑容依舊,只是淡了稍許。

「那就來吧!」

話甫落,就見那因服了鳳血金丹活了千百年的老怪是赫然縱身一起,衝天而上,身形只在空中便已驀的消失。

「寒天絕!」

風雲突變,驚雷迭起,不過片刻,天穹之上一張巨大的面孔已高高掛在上面,俯視著山間雲霧上坐著的那人。

「哼,不知死活,我是天,我是高高在上的天……」浩瀚聲音如颶風般回蕩於天地間,如煌煌天音,威臨塵世。「你敢與天斗?」

可惜,可惜這個世界只有他們兩個人,註定無人得見此驚世駭俗到極點的一幕。

精神之道,所生所想俱是念頭意識所化,更是一個人道的體現,此刻帝釋天身化蒼天,便是他心中所想得以顯化而出,意識凝聚,念頭凝實。

驚雷,風雨,冰雪……本是鳥語花香的天地登時滿目瘡痍,如天發殺機,恐怖到極致的寒意。

孟秋水雖面色無波,但心中卻已暗自警惕,千年之功非是等閑,若論一身功力,莫說是他,只怕連無名那柄舉世無敵的天劍也絕對不敵,這天下滿打滿算除了那身懷龍龜血脈的父子三人外,只怕能以功力穩壓眼前這位一頭的當真是鳳毛麟角。

但功力代表不了全部,這也是他為何要以此法來試試對方的高低,更何況帝釋天身懷鳳血那般神物,以他如今的境界,即便躋身天人,但要是真的對上他只怕多半也是飲恨落敗。

歸根結底,不過是時機未到罷了。

「天?我的眼裡可沒有什麼天,地,人。」孟秋水長身而起,話語平淡,只頓了頓,他一撫青霜復又接道:「我眼裡,只有劍!」

一字起落,各生變化。

天穹之上,遂見那巨大面孔張嘴一吐,像是一巨大的深淵,其內只見虛空中是化冰為刃,猶若一柄柄天刀般穿雲降下,大如陡峰,小如櫞柱,聲威可怕到了極點。

「劍」字剛一出口,孟秋水抬頭斜睨了眼頭頂可怕奇景,本按著青霜的右手已是緩緩挪開。

「那就去吧……」

說完,孟秋水並無動作,他是沒動作,可他腿上的劍這一刻「錚」的一聲竟自行出鞘,劍隨心動,似猶如一活物般跳脫到了空中,在孟秋水的面前打了個迴旋,而後直衝天空而去。

本是平淡無奇的劍身只在折方向的瞬間是青光乍泄,如一顆漸漸亮起的青色太陽,那光華愈發耀眼,最後是如日中天,宛如大日橫空,赫見青光所照之處,一切悉數湮滅成粉,無生殺絕。

轉眼不過剎那,剎那劍光已是彌天。

「……去試試他的底氣吧!」

唯剩那話語還未落盡,緩緩出口。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