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三章 膠著

作者:貓老大的道  |  更新時間:2018-11-09 16:29  |  字數:3420字

等南流月感覺距離差不多的時候,立刻站定,冷靜看著遠方逐漸飛近的簡枯。

不過眼神雖冷,心中卻暗自小心,上次交手中,南流月已然知道由於簡枯的本體是七級妖獸飛龍,在屬性上對於他剋制的很厲害。

南流月擅長的風靈力,在天生的風屬性妖獸,而且是高他一個大層次修為的妖修面前,絕對不佔優勢。

而且此次南流月又有提升的情況下,他飛行速度已算是極快了,但是即使這樣,簡枯的身形也沒有落後一分。雖然南流月沒有傾盡全力,但是已經足可以說明簡枯在御風方面造詣極高。

而另一邊的簡枯此刻卻是心情大好,剛才他雖沒有被落下,但是傾盡全力也趕不上南流月,讓他心情極差,沒想到對方竟然不知死活的停下來了,讓簡枯大呼運氣,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一絲冷笑,不由分說的急速的向南流月攻去。

看著半點不停向自己疾飛的簡枯,南流月冷哼一聲,靈力高速運轉,翁一聲輕顫,一件烏黑中透著絲絲暗紅的戰甲瞬間包裹住秦放全身。

略帶著陣陣火氣的強大氣息急速從南流月身上散發出來,正是那件玄級上品靈氣鎧甲黑炎甲。

突來的變化,讓簡枯一愣,旋即一個速度極快的旋飛,堪堪躲過了與南流月相撞之厄。

雖然憤怒,但簡枯畢竟是一方霸主,再沒有弄清楚之前他是不會莽撞行事的。之所以追擊南流月是因為一方面定風宮在群戰中穩勝,另一方面是因為他有對南流月必殺的信心。

看到飛開的簡枯,南流月冷冷一笑,剛才之所以直接選擇碰撞,就是為了快速解決簡枯,以他現在的修為,全力運氣斂息決再加上黑炎甲,南流月有信心承受簡枯一擊而不死。

但是同時,他對於簡枯的攻擊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此刻南流月的手中已經藏有困靈刀,他有信心對簡枯造成一擊致命。

以自己的受傷換取對方的性命,這看似瘋狂的舉動其實是經過南流月深思熟慮的,對於像簡枯這樣克制自己的對手,相鬥下去必然是一場長期膠著的打鬥,只有這樣才能快速解決解決這樣的戰鬥,只是他沒想到簡枯居然這麼狡猾避開了。

另一邊茫然不知自己無意中避過一場大禍的簡枯,正仔細的用靈識探查這南流月身上的鎧甲。

雖然這個距離上判斷鎧甲的等級有些麻煩,但是簡枯還是分辨出黑炎甲至少應該是玄階中級以上的靈器鎧甲,只從黑炎甲散發出的那種無法掩飾的氣勢,就可知此甲的不凡。

但是簡枯不動,不等於南流月不動,以他現在能力要殺掉簡枯必須搶佔先手,簡枯思考的空檔上,一身黑紅色鎧甲的南流月向著沙地猛烈的衝去,瞬間便沒入沙土之中。

南流月想的很明白,簡枯雖然同樣是用風的,但是簡枯由他那件衣袍中射出風茅樣的法決十分凝練,具而不散有如實質,而且其在速度上同樣是很難抵擋。

既然如此,那麼想限制簡枯這種古怪的招式的話就要逼他和自己在沙土中相鬥,那時風法的使用就受到了極大的限制,至少速度上要慢上不少。

看著急速遁入沙中的南流月,簡枯心中大定,要知道他的本體飛龍妖獸,這種妖獸正是沙土之中出生,對於土遁的了解可以用登峰造極形容,和他比土遁,猶如以卵擊石。

所以簡枯想也不想的向沙土中飛去,剛進入沙土中時簡枯還很得意,因為他很快就發現了南流月的位置,而且以他的速度,兩人間的距離可以說是轉瞬即至。

不過很快簡枯就後悔了,因為雖然他在第一時間就向南流月遁去,但是幾個呼吸之後的簡枯感到眼前一陣模糊,周圍的沙土變得如同粘粥一般,而他則像擱淺的魚一樣,變得寸步難行。

而就在此時,一道褐色的光芒向著他的腹部曲折飛快射來,猶如一道褐色的閃電,快而精準,而且粥樣的土層對其沒有絲毫影響。

大驚失色的簡枯,身上突然銀白和深黑雙色的光芒閃爍,兩個粗的光環猶如套筒一般在其上下晃動,瞬間便把簡枯護的密不透風。

而攻向簡枯褐色光芒卻是速度絲毫不減,硬生生的向簡枯身上的光環罩撞去。

只聽喀嚓的一聲,簡枯被打出老遠,竟然飛出了粥樣土層的範圍。

簡枯一邊終究是倉促中行事,被撞飛的簡枯還是感到一陣經脈晃動,難受的要命。

不過爭鬥經驗極為豐富的簡枯在回復行動的一剎那,還不忘用靈識查看襲擊自己的東西,知己知彼方能不敗。

只是奇怪的是在簡枯觀察下的那道褐色的閃電此刻已經沒有了動靜,彷彿用盡了能量一般平靜的躺在土層之中。

「樹根~!竟然如此厲害~!」看清後的簡枯不禁大驚,想不到差點要了自己性命的東西居然只不過是一段樹根而已,怪不得會曲折的前進了,如果自己法器--陰陽雙環使出的稍慢一線,那麼自己已經死了。

而另一邊的南流月同樣大吃一驚,他在潛入砂層的時就開始忙碌起來,雖然沙面上看不出,但是南流月卻在沙土中飛快的饒了好幾周了。

這些事情的目的就是布下一級陣法地陷陣,一個簡單無用的陣法,功能只是將一片土地變成如粘粥一般的存在,其作用也只是十分簡單就是防備土遁術,比如在自己的洞府周圍布置此陣。

但是這種等人上門的陣法基本上起不到多大作用,一般也只是作為初學陣法的修真者練手用罷了,被像南流月這樣的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