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雷神帝傳 散文詩詞

風雷神帝傳 第一百四十三章 膠著

作者:貓老大的道

本章內容簡介:的攻擊不但無功而返而且還把簡枯給打出了陣法之外,算是間接幫了簡枯一把。 更讓南流月感到事情棘手的是,簡枯在最後一刻招出的那對法器,單從那對圓環散發出的銀黑兩色的氣息就可知道那是一對玄級上品的法...

等南流月感覺距離差不多的時候,立刻站定,冷靜看著遠方逐漸飛近的簡枯。

不過眼神雖冷,心中卻暗自小心,上次交手中,南流月已然知道由於簡枯的本體是七級妖獸飛龍,在屬性上對於他剋制的很厲害。

南流月擅長的風靈力,在天生的風屬性妖獸,而且是高他一個大層次修為的妖修面前,絕對不佔優勢。

而且此次南流月又有提升的情況下,他飛行速度已算是極快了,但是即使這樣,簡枯的身形也沒有落後一分。雖然南流月沒有傾盡全力,但是已經足可以說明簡枯在御風方面造詣極高。

而另一邊的簡枯此刻卻是心情大好,剛才他雖沒有被落下,但是傾盡全力也趕不上南流月,讓他心情極差,沒想到對方竟然不知死活的停下來了,讓簡枯大呼運氣,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一絲冷笑,不由分說的急速的向南流月攻去。

看著半點不停向自己疾飛的簡枯,南流月冷哼一聲,靈力高速運轉,翁一聲輕顫,一件烏黑中透著絲絲暗紅的戰甲瞬間包裹住秦放全身。

略帶著陣陣火氣的強大氣息急速從南流月身上散發出來,正是那件玄級上品靈氣鎧甲黑炎甲。

突來的變化,讓簡枯一愣,旋即一個速度極快的旋飛,堪堪躲過了與南流月相撞之厄。

雖然憤怒,但簡枯畢竟是一方霸主,再沒有弄清楚之前他是不會莽撞行事的。之所以追擊南流月是因為一方面定風宮在群戰中穩勝,另一方面是因為他有對南流月必殺的信心。

看到飛開的簡枯,南流月冷冷一笑,剛才之所以直接選擇碰撞,就是為了快速解決簡枯,以他現在的修為,全力運氣斂息決再加上黑炎甲,南流月有信心承受簡枯一擊而不死。

但是同時,他對於簡枯的攻擊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此刻南流月的手中已經藏有困靈刀,他有信心對簡枯造成一擊致命。

以自己的受傷換取對方的性命,這看似瘋狂的舉動其實是經過南流月深思熟慮的,對於像簡枯這樣克制自己的對手,相鬥下去必然是一場長期膠著的打鬥,只有這樣才能快速解決解決這樣的戰鬥,只是他沒想到簡枯居然這麼狡猾避開了。

另一邊茫然不知自己無意中避過一場大禍的簡枯,正仔細的用靈識探查這南流月身上的鎧甲。

雖然這個距離上判斷鎧甲的等級有些麻煩,但是簡枯還是分辨出黑炎甲至少應該是玄階中級以上的靈器鎧甲,只從黑炎甲散發出的那種無法掩飾的氣勢,就可知此甲的不凡。

但是簡枯不動,不等於南流月不動,以他現在能力要殺掉簡枯必須搶佔先手,簡枯思考的空檔上,一身黑紅色鎧甲的南流月向著沙地猛烈的衝去,瞬間便沒入沙土之中。

南流月想的很明白,簡枯雖然同樣是用風的,但是簡枯由他那件衣袍中射出風茅樣的法決十分凝練,具而不散有如實質,而且其在速度上同樣是很難抵擋。

既然如此,那麼想限制簡枯這種古怪的招式的話就要逼他和自己在沙土中相鬥,那時風法的使用就受到了極大的限制,至少速度上要慢上不少。

看著急速遁入沙中的南流月,簡枯心中大定,要知道他的本體飛龍妖獸,這種妖獸正是沙土之中出生,對於土遁的了解可以用登峰造極形容,和他比土遁,猶如以卵擊石。

所以簡枯想也不想的向沙土中飛去,剛進入沙土中時簡枯還很得意,因為他很快就發現了南流月的位置,而且以他的速度,兩人間的距離可以說是轉瞬即至。

不過很快簡枯就後悔了,因為雖然他在第一時間就向南流月遁去,但是幾個呼吸之後的簡枯感到眼前一陣模糊,周圍的沙土變得如同粘粥一般,而他則像擱淺的魚一樣,變得寸步難行。

而就在此時,一道褐色的光芒向著他的腹部曲折飛快射來,猶如一道褐色的閃電,快而精準,而且粥樣的土層對其沒有絲毫影響。

大驚失色的簡枯,身上突然銀白和深黑雙色的光芒閃爍,兩個粗的光環猶如套筒一般在其上下晃動,瞬間便把簡枯護的密不透風。

而攻向簡枯褐色光芒卻是速度絲毫不減,硬生生的向簡枯身上的光環罩撞去。

只聽喀嚓的一聲,簡枯被打出老遠,竟然飛出了粥樣土層的範圍。

簡枯一邊終究是倉促中行事,被撞飛的簡枯還是感到一陣經脈晃動,難受的要命。

不過爭鬥經驗極為豐富的簡枯在回復行動的一剎那,還不忘用靈識查看襲擊自己的東西,知己知彼方能不敗。

只是奇怪的是在簡枯觀察下的那道褐色的閃電此刻已經沒有了動靜,彷彿用盡了能量一般平靜的躺在土層之中。

「樹根!竟然如此厲害1看清后的簡枯不禁大驚,想不到差點要了自己性命的東西居然只不過是一段樹根而已,怪不得會曲折的前進了,如果自己法器--陰陽雙環使出的稍慢一線,那麼自己已經死了。

而另一邊的南流月同樣大吃一驚,他在潛入砂層的時就開始忙碌起來,雖然沙面上看不出,但是南流月卻在沙土中飛快的饒了好幾周了。

這些事情的目的就是布下一級陣法地陷陣,一個簡單無用的陣法,功能只是將一片土地變成如粘粥一般的存在,其作用也只是十分簡單就是防備土遁術,比如在自己的洞府周圍布置此陣。

但是這種等人上門的陣法基本上起不到多大作用,一般也只是作為初學陣法的修真者練手用罷了,被像南流月這樣的妙用還是首次。

只是南流月沒想到的是,其後的攻擊不但無功而返而且還把簡枯給打出了陣法之外,算是間接幫了簡枯一把。

更讓南流月感到事情棘手的是,簡枯在最後一刻招出的那對法器,單從那對圓環散發出的銀黑兩色的氣息就可知道那是一對玄級上品的法器,甚至已經是接近地級的水平了。

不過好在只看簡枯的使用方式和不以之攻敵就知道那是一件輔助性法器,只是不知道具體作用罷了。

簡枯此刻根本無心注意南流月的想法,脫困以後他感到的除了受傷的難受外還有格外的心疼,對其法器的心疼。

簡枯的法器陰陽雙環,雖然是玄階上品的法器,但和進攻和防禦無關,剛才用來抵擋是為了保命,迫不得已而為之,只此一下就讓陰陽雙環有些些許損壞。

這陰陽雙環的材料,只比製作付羅的咫尺天涯所用用的陰陽兩極磁母稍差,叫做陰陽石,是和兩極磁母滋生的一種寶物。

但是簡枯這件法器的惡毒程度,卻遠非咫尺天涯這樣的法器可以比擬的,僅其煉製過程就是用兩極石配以百人以上的生人元神煉製而成。

法器的作用更是陰毒,是一種專門奪人元嬰的法器。

由其於煉製過程中參雜了不少的生人元神,其中蘊含的陰柔的牽扯之力極為龐大,使用時,發出陰環鎖住對手元嬰,再有陽環牽扯,由於兩環間的磁力加上陰柔的吸力,即使對手修為高過使用者一個層次,其元嬰也會被巨力牽扯而出,爆體而亡。

只是由於材質的問題,此件法器並不十分堅韌,並不適合法器間的拚鬥,以之傷敵必須出其不備,所以一上來簡枯才沒有使用此件法器。

被打飛后,簡枯快速的遠遁,由於不知道南流月陣法的範圍。

被偷襲后,簡枯選擇了最有效的防範措施,而且剛才使用的陰陽雙環再次收入體內,讓南流月摸不清狀況。

然而簡枯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飛頓的時候,無數看不清的細小根洛在以一種絕不比他慢的速度向他包圍過去。

就在簡枯停住的一剎那,無數褐色的細根猶如蛛網一般迅速的向他裹去,略鬆一口氣的簡枯根本沒有想到,驚詫間就被細根裹祝

而另一邊的南流月卻沒有絲毫鬆懈,細根在他的控制下源源不斷的向層層向簡枯裹去,幾個呼吸的功夫,一個碩大的跟球就出現在南流月眼前。

完成後,南流月一刻不停,那種可以擋住視線的颶風正在他手中逐漸形成。

但是就在他準備的時候,包裹簡枯的跟球,突然向四周配傳出無數細小的氣勁,猶如道道鋼針,不但刺穿了跟球,同樣把土層中的沙土吹刮的刺刺作響,眨眼之間,根球爆裂成根根斷枝,而簡枯則在根球碎裂的瞬間遁出土層,飛向高空,只是倉促間顯的有些狼狽。

遁出土層的簡枯已經有些瘋狂了,因為他的土遁之術遠勝於南流月,但是由於南流月層出不窮的奇招,讓他應付起來顯的捉襟見肘,最終還迫的他這土遁大家逃出土層。

這種明明優於對手,卻被壓制的無還手之力的感覺,讓簡枯怒不可遏。

遁出之後,憤怒的簡枯一刻不停的把他那獨有的風茅向著地面不斷射出,尖利的風茅已經被他運用的有如實質,銳利異常,刺啦間便刺入土層,放入如刀入腐肉一般。

狂射的風茅帶來的巨大衝擊力,直接激蕩的大漠中沙塵滾滾,四處飛揚,一時間遮天蔽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