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嬌 散文詩詞

農門醫嬌 061 有問題!

作者:賣包子的包子

本章內容簡介:卻好像讓人的心都變得柔軟了起來,再很難豎起那麼強的護盾。他只是稍稍地一鬆口,心裡的話就出了來,「凌兒,你今天好香。」 「好香?」蕭凌兒抬起胳膊聞了聞自己,「我身上沒有味道啊,不過你這一說,好像...

蕭凌兒真是好久都沒有這麼瘋狂過了,沒想到自己居然還能因為一場焰火玩得這麼瘋,和一群小孩子跳舞跳這麼久,連什麼時候周深不見的她都不知道。

只覺得有些累了,剛想去旁邊坐上一會兒,長生卻鑽著空到了她的身邊來,「凌兒姐,小深哥找你有事呢1

「周小哥,他人呢?」蕭凌兒這才想起,已經有好一會兒沒有見到周深了,左右望了望也沒瞧著他的身影,「他剛剛不是還在這嗎?」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走的。」長生撓著腦袋,「他是讓一個嬸嬸來告訴我,說是找你單獨有些事,就在村外的老廟等你。」

「老廟嗎?」蕭凌兒顰起了眉頭,是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要跟她說嗎?怎麼剛剛不能說,卻要跑到村子外老廟那麼遠的地方。

不過她卻也沒有多問,而是點了點頭,想著剛剛的時候,周深在她身邊,好像還真是有什麼想跟她說一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大概是覺得這兒太過熱鬧,想找個清靜一點的地方吧。

她想著,囑咐好長生顧著這些焰火,便抬腳往著村子外的方向走了過去。

她離開的事也沒有告訴旁人,只是小琴今晚也不知道怎麼的,總是覺得心裡有些不安,那個人雖然長生哥哥總是跟她說是她看錯了,可她就是覺得真的跟大嫂很像。如果她沒有看錯,大嫂要是這個時候跑到安定村來,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的。

長生一回到她的身邊,小琴就開了口,「長生哥哥,你剛剛跟姐姐說什麼呢,姐姐這是要去哪?」

長生不覺得其中有什麼,自然也沒有隱瞞,而是如實說道,「是小深哥找凌較碌幕耙說,便約了姐姐去村子外的老廟談事情,姐姐這是去找小深哥呢,沒什麼別的事,應該一會兒就一起回來了。」

「這個時候?剛剛不還都在這兒嘛。」

「哎喲,你今兒個這是怎麼了?老是東想西想的。」長生輕輕拍了一下小琴的腦袋,「是小深哥找凌兒姐呢,又不是旁人,不會有什麼事的,你啊,就安心在這兒玩,等姐姐他們回來了,問一問不就知道了。」

「好吧。」長生都這麼說了,小琴也不好再往下問著,只得乖乖的應了一聲,卻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往著蕭凌兒離開的方向看了過去,真的、是她想得太多嗎?

蕭凌兒走出了安定村,往著老廟的方向走了去,她做的焰火差不多已經都玩完了,雖然還是能依稀聽到熱鬧的嬉笑聲,但焰火的光已經瞧不著了,只有那篝火的火焰還在往半空中撲騰著。

道上變得越發漆黑起來,好在月亮還算是亮,能稍稍為她照清些道上的路,眼瞧著前頭便看見了老廟。

這座老廟離安定村不算太遠,是從村裡到縣城必經路上的,之前她去縣城的時候,還在這兒歇過腳,算是熟悉。只是一般都在門口坐坐,很少進去。

老廟在這兒也有些年頭了,剛開始還有些人去,到了後頭連守廟的人都沒了,就荒廢在了這兒,成為歇腳的庇處。光是從外頭就能見到,破爛的院牆,門上還結著蜘蛛網,院里的草也是稀稀拉拉的,看上去有些蕭條。

廟裡頭有些黑,只能見著裡頭還有點燭光,蕭凌兒往著裡頭走近了幾步,喚道:「周小哥。」

「凌兒,你來了?」

能聽到周深的聲音,蕭凌兒害怕的情緒緩解了些。她應了一聲,走進了裡屋,周深就在裡頭等著她。

「等很久了吧。」

「沒有,我也才剛來一會兒。」周深搖了搖頭,把她迎了進來。

外面寒風太大,?進了屋子倒是稍稍暖和些許。

蕭凌兒走了一會兒也有些累了,尋個地方坐了下來。

她也不知道周深找她來做什麼,可她沒開口問,周深卻也一直不說話,就抿著唇角跟著在她身旁坐著。

老廟裡頭點著些燭光,就昏昏暗暗著剛剛好照清他們兩,蕭凌兒側過頭看著他,不過說實話,一直以來都沒什麼機會好好看看周深,現在仔細看看,也不知道是不是燭光顯得,其實周深五官確實很是端正,小麥色的皮膚又添了幾分英氣。

她這麼看著他,周深的視線也恰巧撞在了她的眸子里。

原本有些話,周深咽下去了一次,已經不打算再說第二次。

可是這昏暗的燭光,卻好像讓人的心都變得柔軟了起來,再很難豎起那麼強的護盾。他只是稍稍地一鬆口,心裡的話就出了來,「凌兒,你今天好香。」

「好香?」蕭凌兒抬起胳膊聞了聞自己,「我身上沒有味道啊,不過你這一說,好像是挺香的。」

她也仔細聞了聞,空氣中似乎是有一種香味,可又不像是廟裡有的檀香味,聞不出具體是什麼味道,不過還挺好聞的,讓人聞著覺得渾身都舒心下來,有著淡淡的蠱惑感。

蕭凌笑,真不知道、這老廟裡怎麼也會有這樣的香味道。

「不是我身上的,是這廟裡就有的吧,許是之前有人上的香。」

「是嗎?可是這地方好久都很少有人來了。」

「是啊,怎麼想到來這個地方的。」蕭凌兒聳了聳肩,看向了周深,周深眉頭微微皺了皺,沒太懂蕭凌兒這句話的意思,不過又很快鬆了下去,咧起了嘴,「也挺好的,村子里那麼多人,這兒倒是清凈不少,難得可以這麼跟你坐在一起聊聊天。」

「好像是啊,總是各自忙著,上次一起好像還是去縣城的時候吧,那是你第一次見詩詩姐。」

「嗯嗯。」周深應了一聲,「焰火這主意,是不是上次去的時候就想著了?」

「對啊,邀請了你和詩詩姐都來我家過年,想著既然這麼熱鬧,不如多熱鬧一下,還好沒失敗,他們都挺喜歡的。」

蕭凌兒甜甜地笑了起來,能看到孩子們喜歡她做出的東西,有時候還真比賺很多錢更讓她覺得有成就感。

只是她不知,她這一笑,讓周深的心弦又拉動了一分,他拽了拽自己的拳頭,唇角又啟了開,「我記得上次的時候,你還說過一句話,你說、你不想當梅大少爺的小妾。」

「嗯。」蕭凌兒也記得這句話,神情一下正經了不少,「這個婚姻本來就不是我自願的,只是沒辦法。如果我不是梅家的小妾,如今應該可以過得更輕鬆的,只是當時只有這樣,才能讓我擺脫蕭家。」

蕭凌兒說著,又看向了周深,也許是那香味真的很讓人舒心,有些她很少向外人提起的話也出了口,「周小哥,你知道嗎?在我那個年……嗯,在我的想法里,男女在一起應該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兩個人相愛才會成婚,不會是因為世俗或是因為那些條條框框,更不會一夫多妻。我可不想要跟其他的女人分享我的丈夫。雖然這聽上去有點不合婦理,但是我真實的想法,所以小妾的身份,即便是家大業大的梅家,我也的確寧可不要。」

「我覺得這種想法挺好的。」周深聽著蕭凌兒的話,臉上的笑容越發明媚,「我也不喜歡將就,兩個人相互喜歡一輩子扶持,就像我爹我娘一樣,那該是多美好的事。只是可憐我爹走得早,我娘的病就是思欲過度,才越發地嚴重。」

他說罷,手指微微動了動,蹭到了一旁的蕭凌兒,那溫熱的感覺像是從掌心一路傳到了他的心窩裡般,一下給了他不少勇氣。

周深回過身來,仔細地看著蕭凌兒。

就這樣吧,有些話若是真的不敢說出口,也許下一次就真的沒機會了。既然凌兒也說想要脫離梅家,那他只要等著、就有希望吧。

「凌兒,我……」

「周小哥。」

只是周深還是沒想到,他的話還沒完全出口,蕭凌兒卻突然打斷了他。

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是她看著周深的眼睛,忽然好像覺得裡頭多了些讓她不安的情緒。

那時候在穆詩詩的藥鋪里,詩詩姐對她說的那些話也一下子都冒了出來,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會錯意,她只是有一種感覺,周深的下一句話出了口,好像很多事情都會有所改變了。

她就這麼慌忙打斷了他,輕咳了一聲,雙手抱到了胸前,「對了周小哥,你看我們這麼聊著,我都差點忘了,你今天找我來是有什麼事嗎?我看天色也不早了,回頭耽擱久了,怕是長生他們會擔心。」

「我?」周深有些疑惑,「今晚不是凌兒你找我來的嗎?」

「我找你?」

「對啊,我娘說你托別人告訴我來這老廟裡等你,我想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先過來了。」

「不對,我是長生告訴我,是你找我有事。」

「怎麼會呢?我……」

「事情不對,怕是有問題。」蕭凌兒警惕心一向重得很,立馬就站起了身,「這種事不會有人搞錯,還一下搞錯了兩邊,是有人故意這麼做的,他們把我們這麼找過來,到底是做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