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夜晚的通城

作者:方清歌  |  更新時間:2019-01-13 13:50  |  字數:2423字

?????「吱呀」

房門打開了一條縫,一雙鞋從打開的門縫中擠了進來。

是的,沒有人,只有一雙鞋,一雙紅色的高跟鞋,顯得詭異無比。

要是普通人見到這一幕,保准早已嚇得哭爹喊娘。

但葉休卻覺得很有意思,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笑容。

高跟鞋擠進門的一瞬,彷彿沒想到房間的人醒著,又或者是感受到了葉休身上危險的氣息,竟然飛快向門外退去。

「嘿,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當這裡是公共廁所嗎?」

葉休揚眉一笑,隔著幾米遠的距離,遙遙一拳轟出。

空氣震蕩,剛準備退出房門的紅色高跟鞋詭異的顫抖了一下,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一個虛幻的影子,出現在空中。

影子模糊不堪,但依稀能分辨出是一個女子。

女子被一拳轟中後,並未徹底消散,像受驚的兔子一樣,拖著高跟鞋,飛速躥出房門。

「道行不淺啊!」

葉休輕咦了一聲,沒想到這個女鬼挨了他一拳,竟然沒有徹底消散,有些意外。

要知道,他這一拳,可是蘊含有玄武盪魔真氣破邪、鎮魔的功效,竟然沒能徹底殺死對方,這女鬼的道行,著實不淺。

葉休穿上衣服,沒有任何猶豫,打開房門,直接沖了出去。

然而,追出房門的一瞬,葉休雙目圓睜,悚然一驚,不自覺的咽了口唾沫。

只見眼前的一切,都變了樣。

酒店的走廊,失去了往昔的光澤,灰撲撲的,變得晦暗陳舊,頭頂原本明亮的燈光,此時也變得迷離黯淡,並且時不時的閃爍一下,頗有幾分恐怖片的氣氛。

更詭異的是,酒店外面,聽到不到一絲聲音,安靜的令人窒息。

「這,有些不妙啊,替天行道這種事,還是改天再做好了,回去再補一覺先。」看著周圍詭異的環境,葉休立馬慫了,轉身就向屋子裡走去。

但轉過身子,卻發現,房門不知何時也變得黯然無光,門把手上生滿了鐵鏽。

葉休心中生出一種很不好的預感,推門走了進去,果然,此刻的房間早已不是先前的模樣,到處都是灰塵蛛網,陰暗潮濕,床鋪上落著一層厚厚的塵土,好像廢棄了好久一樣。

「這不是我原來的房間。」葉休眉頭一皺,神色凝重,想了一下,決定下樓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

酒店變成這樣,一定有原因,待在這裡和出去看看,都有可能遇到危險,還不如出去轉轉,說不定能找到事情發生的原因。

當然了,這也是基於他對自身實力的自信,縱然遇到危險,打不過,但自保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走出房門,來到電梯旁,發現電梯早已停止了運行,葉休只能順著老舊破損的樓梯,向下走去。

「噠噠……」

樓梯空曠寂然,唯有葉休的腳步聲,噠噠的響著,格外清脆,襯托得整個樓道越發寂靜,讓人心裡發毛。

一層,一層,又一層。

走了三四分鐘,葉休發現,他還是沒有走到一樓,整個樓梯彷彿沒有盡頭一樣,永遠都走不完,永遠都走不出去。

葉休眼睛微眯,眸中有雷光涌動,負手繼續向樓下走去,當走到一半時,葉休忽然冷哼一聲:「找到了!」

說著,一掌向旁邊的牆壁拍去。

「轟隆」

掌勁涌動的一瞬,前方的牆壁忽然扭曲、坍塌,露出一樓的樓梯口,牆壁消失的一瞬,一隻腦袋奇大,但身材矮小,雙手、雙腳細若竹筷的小孩向門外衝去。

別看小孩小胳膊小腿,但速度奇怪,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掠近門口。

看著頭大身子小,彷彿筷子上插一土豆的小孩,葉休腦中忽然想起東晉干寶《搜神記》中的一個鬼怪故事,其中就講到一種名為迷途的小鬼,迷途頭大身材小,四肢纖細如筷。

相傳為迷路死亡的小孩的怨氣所化,最善遮蔽道路,指示錯誤的方向。如果有旅人在路上遇到了迷途,往往會迷失方向,明明前方有路,但卻始終走不到盡頭,如果是怨氣不大的迷途,旅人往往會兜兜轉轉在原地轉一圈,等第二天第一聲雞鳴狗吠響起時,迷途離去,旅人才會重新找到道路。

但若碰到怨氣較大的迷途,旅人根據迷途幻化的方向,往往會走到一些危險的地方,例如跌下懸崖,碰到野獸等等,死無全屍。

「真的是迷途嗎?」葉休信手揮出,一柄飛刀脫手而出,飛刀上盪魔真氣燎繞,直直射入迷途小鬼的腦袋。

「哇」的一聲,迷途小鬼慘叫一聲,被飛刀射中的一瞬,直接炸開,消失不見。

氣境,真氣離體而出,氣不散而勁不消,這是氣境有別於力境的有一大特點。

隨手殺掉迷途小鬼後,葉休走出酒店。

剛一走出酒店,葉休就呆立在原地,雖然早有預料,但眼前的情景,還是讓他大吃一驚。

只見原本繁華熱鬧的通城,變得無比寂靜空曠,到處瀰漫著淡淡的白霧,街道兩旁的房屋,同樣失去了光澤,古板獃滯,沒有一絲燈光,隱藏在霧氣中,彷彿擇人而噬的怪獸。

整個天空,都被霧氣遮掩,看不到星光月亮,空洞黑暗,黑暗中,依稀有一些巨大的生物若隱若現,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壓抑和瘋狂。

「這……還是通城嗎?」

葉休看著眼前的一切,一臉震驚,喃喃自語道。

或者,這早就不是通城了吧!

既然出來了,葉休也沒猶豫,順著街道向前走去,他倒想看看,這究竟是哪裡?

沿著街道,走了一段距離,葉休並未碰到什麼東西,空蕩蕩的街上,只有他一個人,顯得格外突兀和孤寂,即便是他這樣歷經生死、心智堅韌之人,心中也不由生出一種壓抑和急躁。

「噹噹……」

走著,走著,忽然一陣叮噹聲傳來,彷彿古代打鐵的聲音一樣,一聲接著一聲,富有韻律和節奏。

葉休藝高人膽大,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向前走去,走了約莫五分鐘,前邊依稀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是一個身材高大的老者,老者單手拿著一個巨大的鐵錘,狠狠砸在身前的鐵案上。

而鐵案上,赫然放著,一顆心臟。

一顆鮮血淋淋的心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