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海殤 網遊動漫

大明海殤 135.船名加萊

作者:就差一杯

本章內容簡介:中年航海士經過這兩年的密集出海,膚色更加黑,精神卻更加矍鑠! 見到我之後,他摘下頭上的船長帽,模仿著西方的航海士那樣,拿著帽子對我躬身一禮道:「歡迎您!我的老闆1 頓時我就被他不倫不...

梭魚,性活潑,善跳躍,在逆流中常成群溯游,是一種靈動而自由的魚兒。

而我們說的梭魚,其實是陳奎的戰艦隊——就是我第二次從東瀛回明朝時,讓陳奎和慕容沁去西洋買回來的。總的來說,是我要的艦種、安裝著我要的火炮、進行了我要的改裝,所以它們是我要的船,我要的艦隊!

當我在枯木灘的海岸線上遠遠看見它們時,我就知道,這就起我想要的船!它們的曲線就像優雅的美女身姿,令人神往!

鐵木建造的船身,讓她們可以承受相當分量的炮擊!而流線型的船體,又保證了她們無以倫比的速度!這就是我要的船:加萊快船!又叫做混合式快船的就是她了!

這種船在當今世界上,絕對不是最大的,也不是火炮最猛的,更不是什麼堅不可摧的堡壘,但是,她們一定是最快的!

順風情況下,僅靠風力就能達到二十二節的速度,極速甚至可以達到二十四、五節!即使是逆風,也可以通過帆槳並用,達到十七節以上的速度!

試問在蒸汽機被發明出來之前,哪條船能追上這樣的速度?

加萊快船的排水量在所有船中,算中等偏下的噸位,大概在一千噸左右。屬於歐洲標準的第四級戰船。船身長一百三十五英尺,約合四十五,最寬處三十英尺出頭,約合不足十米,整體呈一個梭子型!

尤其要說明的是,我要的這幾艘乃是特製的法國皇家專用版!為此,我還多付出了三千多個金幣的加工費!但正所謂一分價錢一分貨,五艘船的用工用料都是最好的!甚至超過了法蘭西皇家海軍的裝備。

船上的船艙也按我的要求做了改造,全部改為火炮射擊口和水兵集所!除了必要的副官室、參謀室、木工室、醫務室、娛樂室等功能區域以外,全部改為補給船艙!按照每條船一百人全額給養、水糧一比一裝載計算,一次補給可以續航四十五天左右!

每條船的每邊船舷均裝有速射加農炮二十二門,再加上船首、船尾各三門炮,全船火炮數達到了五十門,同時單側射擊火炮數最高可達二十七門!

火炮的最大俯仰角為負七度至二十五度,水平旋轉角在十五度左右,因此假入我船與敵船成四十五度夾角,一般的戰艦便只有船首或船尾炮能夠開炮,頂天七、八門炮。我們卻可以保證至少有十九門炮可以開火!絕對是風箏利器!這個不解釋!

火炮的射程在兩公里半左右達到峰值,在三公里處衰減至極限,這已經是超越了當代除了最新式的加農臼炮之外的絕大部分火炮射程——當然,威力上並不十分驚人,但打東瀛的這些小破船,已經是足夠足夠得了!

登船之後,我與陳奎終相見了!這位中年航海士經過這兩年的密集出海,膚色更加黑,精神卻更加矍鑠!

見到我之後,他摘下頭上的船長帽,模仿著西方的航海士那樣,拿著帽子對我躬身一禮道:「歡迎您!我的老闆1

頓時我就被他不倫不類的表情逗樂了!果然,每一個中年師父的心裡都藏著一個鐵嶺小品達人!於是,我回了他一個美式軍禮。

眾人不理解我這個動作是什麼意思,但看意思也就是還禮的意思,便都暗暗學會了。

在甲板上轉了一圈,又到船艙里看了看,水手大概在一百一十名左右,什麼膚色的都有,士氣很高!火炮保養的很好,甲板、船艙收拾的也很乾凈。這些細節都可以看出,陳奎對艦隊管理的很好!

「走!找個地方溜溜船1我指著空曠的海面笑著說道。

「遵令1陳奎大聲道。再打出信號,五條船開始向著東南方向前進。

船上的觀測手是個高麗人,拐著蹩腳的漢語,帶著滿口的棒子味兒。不過技術倒是很好的。在他的帶領下,我們在東經一百三十六度、北緯三十二度的空曠海域減速,準備開始試船。

作為艦隊的領導者,必須了解自己的艦隊性能,才能做出合理的判斷。這種了解不是紙面上數據的了解,而是真正意義上的熟悉,是讓船的屬性完全刻在心裡的熟悉,就像與情人間的默契一般,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對於艦隊而言,存在一個短板效應,換句話說,艦隊的各方面參數,會取所有船當中的最低值。

目前我所在艦隊的五條船是同一型號的,理論上應該參數相同。但是因為艦船本身的物理誤差,再加上駕駛員、操帆手熟練度等因素的影響,還是會有這樣或那樣的差異。這就需要指揮者熟悉員工,合理分配。

除了客觀因素,再就是指揮調度和配合協同熟練度的問題了。提高這個方面所需要的,就是時間。

對於單艦來說,最需要關注的無非就是生存性、火力、機動性、隱蔽性等方面吧,今天就讓我來給五艘加萊快船做個全面體檢!

生存性方面,儘管陳奎給了我出廠參數,但是我不相信這個。想當年,米國軍隊在入侵岳南的時候,新裝備的m16小口徑步槍各項參數美如畫,但實戰中依舊被糙的不要不要的ak47吊打,這個事實告訴我,不能僅僅依賴參數。

我要的是極限測試——我命令,把四號艦威海號在遠處下錨,我指揮旗艦定海號對其進行實彈射擊!

對我的命令,眾人都不大理解,但我有我的理由。於是,威海號上只剩下四名機靈的觀察手,其他人全部撤離到了別的船上。

「轟1定海號的左舷九炮開火了——這個九炮不是指九門炮,而是我們指定為基準炮的第九門炮。遇敵時,上來就船舷齊射,一旦不中,按照單炮一分鐘三發的射擊頻率,重新裝填的周期就會陷入被動。

所以我們指定中間的一門炮為基準炮,一炮出去,就大概掌握了偏離的數據,有經驗的指揮員可以立即對方向和高低標尺進行調整,再以齊射或急促射的方式進行火力覆蓋,大大提高效率。

所以我這一項測試,既是測試船隻的存活性,又是測試火力。只見那枚炮彈呼嘯著劃出一道弧線,向著威海號疾速飛去!劃過一公里半的長空,最終「撲通」一聲,掉在了威海號一百米開外的海水裡。

陳奎見狀,叫道:「九炮!上調三刻!右旋一刻1

現在的計量單位中還沒有密位這個概念,我的理解,一刻大概就是十個左右密位的樣子。

至於什麼是密位,簡單地說,就是把三百六十度的圓周再進行細分,化為六千或者六千四百個小格,指揮射擊時更加精確,但現在的製造工藝,還達不到量產密位指揮器械的地步。

調整后再射,這一枚炮彈又是呼嘯而出,准準的打在威海號的船舷上,「噗嗤」一聲打出一個人頭大小的窟窿!

陳奎看的一陣心疼,但是他知道,現在的割愛,是為了今後更好的生存,便使勁壓抑著心中的不忍。這段時間,他對這幾條船可謂愛護備至,哪裡這樣折騰過?

我不理他怎麼想,看到這結果,點點頭,基本上如我所料。於是我下令開船,往前走了一小段,再次射擊!

幾輪下來,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真實參數——一千五百米以內,船舷與我方火炮夾角大餘七十五度時,炮彈擊穿船身防護的概率很大!畢竟為了保持機動性,船身上沒有披掛鐵甲,正面防護力不算太強。

夾角在七十五度到六十度之間時,有一定概率跳彈,完全不會造成傷害,但也有小概率擊穿,一定概率擊傷!

到了小於六十度時,便成了大概率跳彈免傷,小概率擊傷,幾乎不可能擊穿!

而距離拉開到一千米五百米——也就是西洋刻度五千公尺以上時,擊穿、擊傷概率呈幾何倍數下降,跳彈概率大幅提高!

船隻靜止間射擊靜止目標,命中率在百分之七十五以上!行進間對靜止目標射擊,命中率在百分之六十左右;而行進間對運動目標射擊,命中率就大幅縮水到百分之三十。這也是合理區間內的數據。

當然,還要看目標的速度、方向等因素。

比如敵方打我,就憑加萊快船二十幾節的航速和機動性,想打著我可謂難上加難!正所謂打得過我的追不上我,追的上我的根本不存在!速度就是我最好的護甲!划船不用槳,出門全靠浪!就這麼帥!歐耶!

至於火炮,剛才也測試過了,不必再另行測試,也不存在副炮一說,就此略過。

速度當面,來時已經算是做了測試,十分驚人就是了!在當世而言,絕對堪稱一騎絕塵的存在!

機動性,這是加萊快船的另一大高光亮點!轉舵時間只有六秒!轉彎半徑也僅僅一百五十米不到的樣子!

這裡要做個說明,所謂轉舵時間,是指船舵——也就是方向盤由左極限到右極限的時間。在海上不像在路上,一拉方向盤說轉就轉,而是有一個一定時長的遲滯周期。

正所謂船小好調頭,就是說轉舵時間短,幾秒鐘就完成了方向轉換,不像有的大船,一分鐘前開始轉向,一分鐘后舵還沒打完,調個頭的半徑達到一千米以上的大船比比皆是,在規避炮彈、追擊逃跑方面都很成問題。

所以加萊快船的轉向性絕對一流!至於加減速性能也是極為優秀,極限加減速順風順水只需要二十秒,順風逆水二十七八秒,逆風逆水需要三十五秒左右,這在帆槳並用的前蒸汽時代,已經是不可思議的參數!

至於隱蔽性,現在不存在雷達一說,也就無所謂了。再說,顏值這麼高的船,還能比東瀛的龜殼船差了?

測試完,我的心中信心滿滿!並再次為自己當初的決定慶幸不已。這就是來自後世的力量——先知與智慧。

修船的時候,我還讓幾條船的木工做了個對比,結果最優秀的還是客串木工的哈勒哈,我不由得感嘆,天賦這個東西,真的是求不來啊!

而後就是流傳自戚都督的演習,我們歡樂的在海上折騰了三天,我覺得無論是自己還是船員,對加萊快船的理解掌握都再上了一個台階!當然,尤其是我。

做完這些,我和九鬼政孝都有些急不可待!正所謂磨刀霍霍向豬羊,如今刀已經磨快了,豬羊們,你們顫抖了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