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紅粉圖鑑

都市紅粉圖鑑 第501章 這女人長得也太著急了

作者:秋江獨釣

本章內容簡介:是因為關係好,兩家就結了親家,孔令宇及其妻原本就認識,其實兩個人沒有太多感情,不過倒也沒反對這門親事,用腳趾頭也能想到,結親就是大家互相利用而已。 不過,也就是在孔令宇完婚之前,家裡出事了,其...

「歲數差不多?」任俠非常驚訝:「讓他老婆看起來,至少比他年長十歲,這女人長得也太著急了吧?」

花背榮看了一眼照片,也非常驚訝:「孔令宇他老婆還真特么會保養1

不管孔令宇人品如何,至少外表看起來風度翩翩,而且年紀不大。相比之下,孔令宇的老婆看起來,更像是孔令宇他媽,這讓任俠挺驚訝:「孔令宇這麼好色的人,就算不找個國色天香,總也不能找個大媽吧1

閆洪濤搖了搖頭:「他跟他老婆的事兒挺複雜。」

「哦?」任俠饒有興趣的問:「有多複雜?」

「很多事情,我也是聽人說的,我沒問過孔令宇本人,不過我估計這些傳言是真的……」閆洪濤猶豫了一下,最後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原來,孔令宇本人並不是富二代,而是官二代,其父位高權重,當年曾是廣廈一方要員。

至於孔令宇這個老婆,才是真正的富二代,孔令宇老婆的父親,也就是孔令宇的岳父,跟孔令宇父親之間有很多勾結,進行各種權錢交易,兩個人關係非常之好。也正是因為關係好,兩家就結了親家,孔令宇及其妻原本就認識,其實兩個人沒有太多感情,不過倒也沒反對這門親事,用腳趾頭也能想到,結親就是大家互相利用而已。

不過,也就是在孔令宇完婚之前,家裡出事了,其父因貪贓枉法狼狽落馬,最後被判了一個死刑。很有意思的是,孔令宇雖然家道中落,但娘家那邊並沒有悔婚,而是如約把女兒嫁了過來,婚約依然有效。

有一種觀點認為,孔令宇的父親落馬之後,一個人把所有事情扛了下來,並沒有把親家交待出來。孔令宇妻子家裡那邊,也是擔心孔令宇家掌握對自己不力的證據,萬一咬上一口,自己家就得跟著一起沒落,於是才履行了婚約。

此外,還有另外一種說法,孔令宇的老婆相貌實在有礙市容,門當戶對的家庭都不願意娶,要是委身嫁給**絲還心裡不平衡,好不容易抓住孔令宇這個家道中落的官二代,當然要好好把握了。

無論如何,孔令宇結婚之後,在妻子的幫助之下從商,幾年的光景,就把事業經營的有聲有色,如今到處包明星玩。很多人把孔令宇當作富二代,卻忘記了孔令宇的真正出身。

孔令宇在外面那些花花綠綠的事情,孔令宇的老婆不可能不知道,兩口子經常因此吵架,不過每次吵架過後,孔令宇就濤聲依舊了,絲毫沒有收斂。

任俠聽到這些就明白了,孔令宇的老婆過去應該是也沒少作鬧,也不知道這一次怎麼找到了迪麗娜爾。

「沒想到孔令宇的爛事兒這麼多。」任俠點了點頭,告訴閆洪濤:「不怕老實讓你知道,孔令宇這一次死定了,現在要對付孔令宇的,不只有我。」

閆洪濤下意識的問:「還有誰?」

「這一位花背榮,是後港和茂庄的老大,你可以出去打聽一下的,在廣廈也算小有名氣。」任俠指了指花背榮,然後又道:「至於我呢,你也已經知道了,和宏利的坐館龍頭,現在我們兩股勢力都要對孔令宇下手。」

閆洪濤還真就知道後港和茂庄是什麼地方,聽到任俠這句話,表情頗有些不自然:「是嗎……」

「除了我們兩方之外,現在還多了一方……」任俠嘿嘿一笑:「就是迪麗娜爾。」

閆洪濤有點尷尬的道:「我知道孔令宇想要泡迪麗娜爾。」

「那麼你又知不知道,迪麗娜爾掐半個眼角都看不上孔令宇,這一次孔令宇的老婆還打了迪麗娜爾,你覺得迪麗娜爾會善罷甘休?」任俠聳聳肩膀,告訴閆洪濤:「一個當紅的一線明星,可以調動的資源和人際關係,可是相當龐大的。」

花背榮冷哼了一聲:「孔令宇樹敵太多,現在是作到頭了。」

閆洪濤仍然不知道,孔令宇的老婆打了迪麗娜爾,不過這沒關係,因為他離開這裡之後,馬上就會知道。

「你可以走了,記住我說的話,不管有任何發現,第一時間告訴我。」頓了一下,任俠補充道:「看起來孔令宇非常信任你,那麼你就有機會,知道孔令宇的**。」

「好吧。」閆洪濤點了點頭,拖沓著腳步離開了。

花背榮看著閆洪濤的背影,不太放心的問:「這小子靠譜嗎?」

「他已經同意跟我合作了。」

花背榮急忙問:「怎麼知道?」

「他剛才把孔令宇的家事全都說了出來,這就是跟我合作的表示……」任俠給花背榮分析起來:「如果閆洪濤不說的話,我們無從知道,原來孔令宇的婚姻有什麼nim。既然閆洪濤說出來,就表明已經選擇跟我們站隊,他要是聰明點就應該能看出來,孔令宇氣數已荊」

「說的對。」花背榮嘿嘿一笑:「孔令宇碰上了你,只怕要倒大霉。」

「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任俠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原本我想找機會幹掉孔令宇,現在我改主意了,或許整件事情,可以用非常有趣的方法解決。」

花背榮幸災樂禍:「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為什麼跟孔令宇開片兒,但看你教訓這些富二代,我還是感覺特別爽1

「今天麻煩你了,我現在得走人了,還有事情等我處理呢。」任俠說著,拿出手機,給迪麗娜爾打了過去。

電話剛響了兩聲,迪麗娜爾就接了起來:「我正要給你打電話。」

「我剛才看新聞了。」

迪麗娜爾挨了孔令宇老婆一記耳光,這會正需要人安慰,但你以為她會哭嗎,正好相反,她絲毫沒有任何傷心的表現,只是非常憤怒:「我已經查清楚了,打我耳光的……特么的竟然是孔令宇的老婆,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這個潑婦是誰,要是知道了的話,當面就會告訴她,她家那條起秧子的公狗,她最好自己看管住,別人根本不感興趣,甚至我都有點嫌噁心。」

「你為什麼不報警?」任俠提出:「公開場合毆打他人,怎麼也得拘留兩天,雖然她足夠有錢有關係可以擺平,但也會大大丟一下人。」

「我當時蒙住了。」迪麗娜爾非常無奈的說道:「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這個女人哪來的,到底為什麼打我,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女人已經被放走了。」

「你現在哪裡?」

「我已經回家了。」迪麗娜爾氣呼呼的說道:「本來今天一大堆工作,現在全都沒心情了,我已經推掉了。」

「張文虎派給你的新經紀人呢?」

「一直跟著我。」

任俠又問:「林榮莉呢?」

迪麗娜爾回答:「我下午有個通告,把她派過去安排現場,這會兒不在。」1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