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密碼 散文詩詞

奇案密碼 第084章 逃跑無門

作者:江陵一

本章內容簡介:陳莉上前拉她:「來吧。」 「晚飯是什麼?」周萍坐在桌子前,故意跟王貴拉開距離。 桌子上擺放著三盆菜,都已經炒得黑乎乎的,看不清本來的樣子。 周萍又想到了母親,她說好會做豐盛的晚...

周萍使出渾身力氣喊著救命,只是喊半天也沒有人來回答她,土坯屋內很暗,也很潮濕,房間里只有一個正方形的窗戶,此時陽光正從窗戶里照射進來,讓這個房間里多了幾分光亮。

門邊的牆上擺放著一堆袋子,袋子里裝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反正摞得很高,直直地搭到窗戶旁邊。屋裡擺放著一張床,一個床頭櫃,一個電視櫃,電視很老舊,幾乎找不到頻道,動不動的還彈跳著黑白色的雪花。

她在屋裡呆著,感覺自己好像成了這一家人買來的生育機器,任務就是要跟陌生人生孩子,而且她還不能反抗,一旦反抗就要挨打。

這跟她平時生活的環境里接收到的信息完全不一樣。

她所生活的城市,周圍都是非常開明的人,家裡只有一個女兒,她們會想辦法的把女兒培養好,上最好的幼兒園,最好的小學,最好的初中乃至最好的大學……

教女孩子成為獨立的人,不必依靠男人,自己也能靠自己活下去,婚姻方面,無論是結婚或者是單身,看的都是當事人的要求。

而這個破山村裡,只把女孩兒當成是生育物品,當地的女孩兒存在的價值是賺錢倒貼家裡,結婚賺取豐厚的禮金,補貼家中。

結婚了以後,也不能擁有自己獨立的生活,因為在丈夫看來,娶她就是為了生孩子,生孩子還必須要男孩兒,否則無法傳宗接代,這個孩子還不如不生。

生完孩子,女性就能夠自由的過自己的生活了?

不是。

在這裡人的眼中,女人不聽話,她們可以使勁的打,再惹他們不開心,直接打死。他們完全不覺得殺人是錯的,反倒還得意洋洋的跟人顯擺著,他有錢,可以娶多少個媳婦,這個媳婦不行,打死在娶。

語氣得意的彷彿在說家裡養了一頭豬。

周萍越想,臉色越蒼白,如果真的被留在這個小山莊里,跟那個男人在一起,她這一輩子可能都會被留在這個小山莊里,再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還有可能會被這些人的思想同化,發自內心地覺得女人就該當個生育機器,就該在家中相夫教子,不能出去工作!

不行!

她一定要想辦法逃走!

周萍爬到袋子上,用手推著窗戶,窗戶是木製的,在暴風雨的侵蝕下,已經冒出一層又一層的木頭渣。她心裡有注意,卻又不敢亂動,提高聲音喊:「阿姨,阿姨你還在嗎?」

沒有人回答她。

院子里空蕩蕩的。

沒人?

周萍還是不放心,這是她目前唯一的逃走的機會,所以她必須要保證萬無一失:「阿姨,我想上廁所0

「哎,來嘍!我的小祖宗誒,你咋這麼多事兒呢?「陳莉從廚房裡走出來,拿出要是打開室的門,就打開一條縫,順著那條縫塞進去一個盆:「大小手都在盆里解哈,我晚上給你倒。」

「臭,我受不了1周萍抗議。

「受不了你就憋著1陳莉又把門鎖上。

周萍急得直用拳頭砸門:「你別走啊,讓我出去上個廁所1

&--

nbsp;「沒門1陳莉說不給她開門,就不給她開門,兩人僵持到晚上,三個男人回來,陳莉才給周萍開門,周萍一眼就看到那三個男人,他們的皮膚曬的很黑,跟焦炭差不多顏色,眼睛都不大,卻都很亮。

這種亮又不是那種光明磊落的亮,而是像野獸看到獵物時候露出的眼神。

周萍被看得心裡發毛,她貼著牆走,戒備地盯著那三個人。

王貴得意地說:「爸,你看吧,這就是人販子賣給我的媳婦,好看不?」

王福敷衍地回答:「好看,不過人都說好看的女人不老實,村裡好幾個長得好看的最後都跟人跑嘍,你確定她會乖乖的在家,跟你安安生生的過日子嗎?」

「不安生,老子可以打到他安生。」王貴抬著頭,說話時語氣得意。

周萍沒忍住,翻了個白眼,這種小山村裡的人都不以打老婆為恥,反以為榮,好像打老婆能讓他們多有面子。

「過來坐著吃飯吧。」陳莉沖周萍招手,周萍一天沒吃飯,這會兒肚子早餓了,可是飯桌上的男人虎視眈眈,她實在是沒有辦法說服自己跟他們坐在一塊兒。

陳莉上前拉她:「來吧。」

「晚飯是什麼?」周萍坐在桌子前,故意跟王貴拉開距離。

桌子上擺放著三盆菜,都已經炒得黑乎乎的,看不清本來的樣子。

周萍又想到了母親,她說好會做豐盛的晚餐在家等著她,可是她卻……

「韭菜炒雞蛋,炒葫蘆絲,炒絲瓜。」陳莉興緻沖沖地說:「我們一家人平時根本不會吃這麼多菜,也就是你今天剛過來,才準備的這麼豐盛。」

「你把這個叫豐盛?」周萍一拍筷子,她很餓,可是看到這黑乎乎的菜,她的肚子就飽嘍:「你知道我媽做什麼菜在家裡等我嗎?紅燒肉,糖醋排骨,孜然羊肉,咖喱雞翅,油燜大蝦,還有青菜!你們做的菜,連一個葷菜都沒有,還說豐盛?」

陳莉尷尬地說:「可是我們家裡的條件就這樣礙…」

「那你讓我回家唄,我回家能吃好。」周萍盯著桌子上的飯:「我一天沒吃飯,看到這菜我就飽了,你要是讓我留在你們家,別說生孩子,可能還不等一個星期,我會被直接餓死1

「當1

王福把筷子砸在桌子上,他瞪著周萍問:「咋回事兒,我們家還養不好你了?」

「我平時在學校吃菜都必須要吃肉的,沒肉我吃不進去1周萍解釋。

王福起身抄起掃把,狠狠地往周萍身上抽:「反了你了還1

掃把砸在人的身上,那可是真的疼,周萍被抽得嗷嗷直叫喚,她連忙四處躲著:「你們這裡的人都有病吧,還動不動打女人,怪不得沒人願意嫁給你1

這話說的忒吸引仇恨,屋裡的其他幾個人聽到,紛紛站起來幫忙,王貴和他的弟弟從兩邊圍堵,抓住周萍后,直接把她摁在牆上,王福一掃帚一掃帚地往她的身上抽。周萍從小到大從來沒有挨過打,今天是頭一次,那細膩的皮膚愣是活生生地被抽腫了,整個後背上的皮膚都腫得老高。

「爸,再打下去,把人打死了咋辦?」王全擔心地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