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傳奇

追夢傳奇 三百零三章 詭異的面具男人

作者:梁子俊

本章內容簡介:男人彷彿看穿了蕭子墨的心思,嗤嗤一笑:「別誤會,我不是瘋子!我只是林一航在陳州青山武校時關係最好的同學林逸!這都十年未見了!剛才路過這裡,好巧不巧的聽到你們在談論他!所以,我才冒昧的問問他的情況1

遠遠的看著顏兮和另一個有著非常迷人的,一雙桃花眼的三十歲左右的男人演對手戲好一會兒。他能猜到這個男人一定是這部劇的男一號林凌鋒。

就在他不忍不舍的回頭,向路邊走去,正預攔一輛滴車去車站回家時,就聽到路邊對面傳來一個女孩熟悉的聲音:「子墨,我就猜到你會來這裡看顏兮的。怎麼,你還是放不下她是嗎?」

不用抬頭,只聽聲音就知道是溫雅在和他說話。但他還是抬起頭,非常感激的看著不止一次救過自己的女孩。

一直以來,他知道她對他的用心良苦。她對他的用情至深。但她卻從來沒有刻意的為難過他,而是非常善意隱忍的成全他!

「是,我還是放不下她!你知道嗎,和顏兮訂婚的一航,他變了,他變成了一個令世人作嘔的渣男。明明他都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卻始終不肯和顏兮分手1

在異地無人傾訴心聲的蕭子墨,見到恩人溫雅像見到了知音一般滔滔不絕的說起來。

「那你沒有勸勸顏兮和他分手?」溫雅加快步伐來到蕭子墨的近前,迎視著他那雙漆黑如墨般暈染開來的眸子,他那雙眼睛永遠都像兩汪深不見底魅力無限的墨井,深深的吸引著她!

「我勸過她了,而且不止一次。可她,卻還是執迷不悟,對於這樣渣的不能再渣的一航,她還是不肯放手!不但這樣,她竟然還幫他隱瞞他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的事實!我真沒想到顏兮愛一航竟然愛到了這種程度,她還能容忍到這布田地!我真不知是為她感到悲哀還是感到無力1

蕭子墨和溫雅在《紅塵遺夢》劇組的不遠處路邊,談論著顏兮感情上的不如意!只是,他和溫雅都沒有注意到在他們旁邊四五米處,有一個帶著模擬老漢硅皮面具的,高大挺撥的男子聽著他們說話好長時間了。

「子墨,既然顏兮愛一航已是情到深處無力自拔,那就只能等她心痛到承受不來時,再和他分手。說不定,在情海中玩夠的一航總有一天會回心轉意的1

溫雅見自己心儀的男孩蕭子墨,還是帥氣襲人的俊臉上溢滿愁容,卻又無能無力的神情。如果她就是顏兮,那該有多好!

那她一定不會眼看著他為自己處處擔心,每時每刻的牽腸掛肚。她更不會眼看著他為己消得人憔悴!

喔,對了!溫雅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子墨,我想起來了!昨天的這個時候我接到你媽打來的電話。她說,她本來是想打給你的!可是,一連打了好了幾遍。你的電話一直關機!所以,她就打給我了1

「昨天這時,我正忙著在《人面桃花》拍攝現場與顏兮還有其他演員拍戲呢!所以,我的手機一直關機的!我媽和你說什麼事了嗎?」

一聽是自己的母親打來電話的蕭子墨,那張愁容滿溢的俊臉上,立馬綻出幾分笑容,「我媽對你說什麼了?是不是盼著我回家過國慶節去?」

「不是!子墨,你聽我說!是你爸爸的心理抑鬱症又嚴重了。聽你媽說,昨天你媽去你們鎮上買菜去,快去快回的她剛回到家,就在自家別墅的窗下,看到你爸爸坐在你們家三樓的窗子上!喃喃自語著,『那一天為什麼死的人不是我!而是顏兮的爸爸!為什麼開車的人不是顏兮的爸爸,而是我?為什麼?那天,我真的不想開車撞死顏兮的爸爸!可是我沒辦法!我沒辦法!我寧願,那天死的人是我!不是他/」

「什麼?我爸爸從監獄里釋放出來都好幾個月了,從來就沒見他說過一句話1蕭子墨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爸爸開口說的第一席話竟然是這些!

「可是,昨天你爸爸坐在你家三樓室的窗子上,說了好多!當時都快把你媽給嚇死了!你不知道,當時你爸爸有多危險,只要你爸爸一個不注意,就有可能從你家三樓跌下來1

「啊?我爸爸現在怎麼樣了?他沒有從三樓上摔下來吧?其實,車禍那件事我從來就沒有怪過他1

一聽自己最愛的爸爸遇到危險了,他的神經也不由自主的緊成一條弦!

他的雙手碰的一下緊緊攥住她那瘦削的雙肩,用力的搖晃著0我爸爸沒有從樓上摔下來是嗎?一定是這樣的!那次車禍的事我沒怪他!就算那時的顏兮是為了這事才和我分手的!我也從來就沒有怪過他1

「可是,他卻怪狠了他自己!所以,……」溫雅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子墨一下捂住了她的嘴!

b--

r/

第一次情緒失控的蕭子墨歇斯底里起來,「你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我不想聽!!都是白玉鋒!這都是白玉鋒給害的!我恨他!我恨這個殺人不見血的惡魔!溫雅,你知道他才現在在哪裡嗎?」

「我不知道白玉鋒是誰?只是,你爸爸現在的心裡理抑鬱症嚴重到必須去醫院進行心理疏導,心病還需心藥醫!否則,昨天出現的危險情況,以後的每時每刻都有可能出現的1

蕭子墨還想在問他爸爸被送進醫院了沒有?眼角的餘光卻一下子瞥見自己身子西側五六米處,有一個高大挺拔帶著模擬老漢硅皮面具的男子,看著他與她已經好一會兒!

蕭子墨正想上前問那個男人為什麼,一直看著他與溫雅?就被溫雅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子墨,別再節外生枝了!我們快點回青城縣醫院去看看你爸爸吧?」

不知怎麼的,蕭子墨從看到那個戴面具的男人第一眼,就覺得他的身材像極了他非常熟悉的一個人!對!是一航!

可是,那個戴面具的男人那一頭飄逸的中長碎,卻又與林一航的截然不同!

但他還是忍禁不住的問了一句,「你是誰?為什麼一直盯著我和我的朋友?」

令蕭子墨始料不及的是,卻被他反問了一句,「你們是林一航的什麼人?你們都知道有關林一航的一些什麼事?」

啥?這人腦子有病吧?

沒頭沒腦的怎麼問起他們是林一航的什麼人?而且還想知道有關林一航的事情!不理他!他才沒有時間去理會一個瘋子的問題呢!

想到這裡的蕭子墨,也不再搭理這個帶著面具的高大男人!拉著溫雅的小手來到路邊,等著從這裡路過的公車。

那個戴面具的男人彷彿看穿了蕭子墨的心思,嗤嗤一笑:「別誤會,我不是瘋子!我只是林一航在陳州青山武校時關係最好的同學林逸!這都十年未見了!剛才路過這裡,好巧不巧的聽到你們在談論他!所以,我才冒昧的問問他的情況1

背過頭去的蕭子墨,輕輕撫著他那弧線完美的下巴。喔!原來是這麼回事!不對,大街上他怎麼還帶著這樣奇怪的面具?他為什麼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難不成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還沒等蕭子墨問他呢,就見溫雅沖著這個方向開來的直達南囊渙竟車擺了擺手。

隨後,還沒等蕭子墨開口問那個男人話呢,她就拽著蕭子墨,去乘在她身邊停了下來的公車!

就在蕭子墨被動的被溫雅拽著乘上這輛公車時,那個帶著面具的男人緊跟著也乘上這趟車!

「你還說你不是個瘋子,那你為什麼總跟著我們?而且,你為什麼還帶著這樣奇怪的模擬面具?難道你跟著我們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刻,蕭子墨的心裡是篤定了這個戴面具的男人,之所以跟著他與溫雅,一定是有什麼陰謀的!

否則,光天化日,為什麼他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蕭子墨的話剛一說出口,就見車上坐著的十幾個男女乘客,都紛紛的將目光投向他。

「我真的不是瘋子,我說過我是林一航的同學林逸!我之所以整天帶著面具上街,是因為我這張臉早在去年春天的一個晚上。被一場意外的火災給嚴重的毀容了!去年在我出院后沒多久,我便上街去了。當時,我這被火災毀容的臉就先後嚇暈了好幾個小孩!還嚇死了兩三個老太太……那一天被我嚇的掉頭就走的人,簡直不計其數!所以,為了不影響市容,不嚇壞路人。從那以後我就帶著這張面具上街1

他的聲音的確很沙啞,這不僅讓在座的每一位乘客都相信了他說的每句話。就是蕭子墨和溫雅都不由自主的相信了他。

可是,還是讓他感到疑惑不解的是,就算他不是瘋子,那他為什麼還是跟著他?

還是說,這個帶著面具的男人只是對他身邊漂亮可人的溫雅感興趣?

這趟黃綠相間的公車經過了近二十個路口,拐過好幾個彎后,才來到了南都的客車站。

蕭子墨眼見著這趟公車隨著其它的公車有序的開進車站,在它特定的位置上停了下來。

首先站起身的前幾排乘客,紛紛下車去了,蕭子墨和溫雅也緊跟其後的下了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