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boss大人有點萌 散文詩詞

快穿之boss大人有點萌 第五十六章:混元修真(陸)

作者:十銀公子

本章內容簡介:向,才躡手躡腳的走進雪地,朝著大殿走去。 推開寒玉殿的冰門,迎面而來的寒氣比外面還要重幾分,緊跟著殿內的寒燈慢慢亮了起來。 男孩的目光慢慢瞥過寒燈,看向裡面的擺設。 一張精緻的...

御小白才剛剛盤腿入定,就感覺到耳邊的空氣浮動,下意識的睜開眼睛,只見一隻被靈氣覆蓋的紙鳥停在自己肩頭煽動翅膀。

腦海里屬於原主的記憶立刻就冒了出來——紙鳥傳信,天機尊者天機子的習慣。

而,最讓人頭疼的是——天機子與南夜那段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天機子喜歡南夜。

當南夜為了修鍊入迷,南夜的所有資源都是天機子安排的。在景陽宗,除了宗主軒轅逸,也就上破天理下知命數的天機子最有威信。

而天機尊者偏愛蘭玉尊者,在景陽宗並不是秘密。

看著肩上的紙鳥片刻,最後御小白還是認命的抬起手,讓紙鳥飛到手心自動展開,只見上面寫著一行姿態凌厲的小字:

阿夜,紫林一敘,速來。

「……」這是要幽會嗎?

看著手裡的紙,青年嘴角微微抽搐,最後只能無奈的起身去赴約。

天機子算是南夜在景陽宗唯一一個有點交情的人,不論如何,以南夜的性格都不會拒絕天機子,所以現在御小白也不得不去赴這個約。

·

唐暗溟如今還無法引氣入體,自然不可能做到與外界脫離,進入冥想的狀態。

因而,當外面輕微的開門聲響起時,坐在床上感受靈氣的唐暗溟立刻就察覺到了。

他猛然睜開眼睛,快速下床,透過門紙看著外面。見青年出現在崖邊,夜風漲滿了他的衣袍,然後,他喚出了一把銀色的三尺長劍,熟練的踏上劍身,就這樣御劍消失在一片銀白的雪月里。

等到青年的氣息徹底消失在這片天地之間,唐暗溟才打開側殿的門。

他扶著門框看了一眼青年離開的方向,才躡手躡腳的走進雪地,朝著大殿走去。

推開寒玉殿的冰門,迎面而來的寒氣比外面還要重幾分,緊跟著殿內的寒燈慢慢亮了起來。

男孩的目光慢慢瞥過寒燈,看向裡面的擺設。

一張精緻的寒玉床,大典中央放著一尊冰爐,上面雕刻著簡單的雲紋,周圍一張冰雕圓桌,一張寒玉小案連接著寒榻,案上隨意的放著幾本書,書角卷的嚴重,似乎可以看到主人經常翻閱它的身影。

除了這些,寒玉殿周圍只掛了些雪白的垂簾。

這裡乾淨又冷清,就和它的主人一樣。

沒想到景陽宗還有這般的人兒存在,更沒想到景陽宗竟然還有這麼破爛平窮的地方!

沒錯,這一座對別人而言價值連城、四季如冬的冰殿,在魔尊唐暗溟眼裡,不過是一堆做工精緻的冰塊罷了,簡直不要太寒磣。

不過想想也是,那冰雪般的青年若是不住寒玉殿,又還能在什麼地方?

正想著這寒磣的寒玉殿也就這樣,沒什麼好東西,剛打算離開,就看到對面的床上凸起一塊,定睛細看,原來是一張紙。

抱著沒事參觀的唐暗溟朝著那張紙靠近,拾起紙張打開一看,頓時目光變得意味深長起來。

——阿夜,紫林一敘,速來。

阿夜?是那個青年的名字嗎?他到底是誰?為什麼自己完全想不起來?按理說,景陽宗的這些個長老前輩哪個不是名動天下?怎麼會有這樣籍籍無名的人存在?

不對,一定是他忽略了什麼!這個名叫阿夜的青年,他一定是聽說過的,只是目前還沒有想出來是哪位人物而已。

男孩抓著手裡的紙狠狠的皺了皺眉。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笑開,將紙張放回原來的位置,轉身離開了寒玉殿。

不管青年是誰,他總會知道的,不是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