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63 段派反骨

作者:漠洛蔓  |  更新時間:2019-01-13 07:37  |  字數:2419字

白游東道:「大概是不想讓浮沉繪落入壞人之手吧。」

「他在仙界,仙界也有壞人嗎?」

白游東反問:「哪裡沒壞人呢?」

百里少商嘆了口氣:「我真不明白這些大人,為什麼一定要打仗呢?只要天下太平、百姓安居樂業,誰當權不都一樣嗎?」

「當然不一樣,你能說出這樣的話,就證明你還是個心地善良的。」

「先生,別用這話哄我,我不小了。」

他剛繼位,還不熟悉自稱「朕」,在親近的人面前都是說「我」。

白游東苦笑:「好,那我就說一個近在眼前的例子,你覺得葉凡如何?」

百里少商頓了頓,說道:「行俠仗義,太重感情說實話,他挺倒霉的。」

「實際上,他是修道界四大家族之一的獨生子,若是葉家尚在,他的地位和聲勢比起洛家的洛丹明只高不低,絕不會淪落到今日這種地步。」

百里少商抿了抿薄嘴唇。

這話他信。

修道士在凡界的地位是很高的,如果葉凡和洛丹明一樣是少主的身份,絕不至於大頭像通緝令貼的滿街都是。

「那麼他和顏九幽現在所在的地方安全嗎?需不需要我傳喚他們進宮?」

「宮裡人多眼雜,讓他們進來反而適得其反,還是白家宅子里安全一點。」白游東安慰,「放心吧,他們不是傻瓜,懂得變通。」

「唔」

正說著話,一個太監走進來,眼神精明的在百里少商和白游東之間一掃,然後畢恭畢敬的說道:「陛下,國師大人求見。」

百里少商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沒有被人覷見,他飛快的和白游東交換一下神色,然後轉過身,神色如常道:「哦,是嗎,那就走吧。」

走吧,去見見這位將他玩弄於鼓掌的國師大人。

洛無里這時候找他,橫豎逃不過兩件事:一件是段從戎的兵馬,一件是洛家主的瓊瑤仙宮。

一見面,洛無里道明來意,還真給他猜著了。

「陛下。」洛無里表面功夫做的滴水不漏,打躬作揖,盡守臣子本分,「我軍如今連連勝利,段將軍一派敗象已顯,微臣認為,是時候把叛軍的名義安在他們頭上,給這群亂臣賊子最後一擊了。」

百里少商天真無邪,專註的把玩衣帶上系著的瓔珞:「這種事國師做主就好。」

「是,還有件事,給陛下修築的瓊瑤仙宮粗略估計還要大半年才能完工。」

「噢!」百里少商對此很感興趣,一聽還要大半年,一張俏麗的小臉就跨了下去,「怎麼還要這麼久啊?朕還想早些住進去呢!」

「微臣也是這麼想的,但修築仙宮的花費甚巨」

「那就去戶部支銀子啊!國庫不就是為了這時而存在的嗎?是不是戶部尚書不給?國師大人,朕這就給你手諭,修築仙宮要緊,可別讓朕等太久啊!」

聽了這番話,洛無里點點頭:「微臣遵旨。」

這小國主,對國家大事毫不關心,倒是對瓊瑤仙宮嚮往的緊。

說到底,還是個小孩子嘛。

百里少商有模有樣的寫了手諭給他,待洛無里離開之後,他一張明媚的小臉垮了下來。

媽的,假惺惺!

又來這裡試探他!

段從戎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過了小國主的口之後,段軍就成了「賊軍」。

小國主是名正言順的天子,又有聲譽俱佳的修道世家洛家輔政,雖然洛百里大肆徵調民伕修築瓊瑤仙宮,但因為口風很緊,所以外界的百姓知道仙宮存在的寥寥無幾。

聖旨一出,民心見風倒,在段從戎被扣上「賊首」帽子十日之後,他被副將曾為護都使的許衛平斬了。

許衛平將他的腦袋以及五花大綁的段書墨一道送進了信都,段軍至此群龍無首,方寸大亂,被洛氏一派趁亂剿滅不少,餘下殘兵有的逃了有的降了,總之再不成氣候。

殺「敵」有功的許衛平連升兩級,被提拔為兵部侍郎,只是這國防副部長的位子還沒坐熱,他就在就任三個月後死於一場暗殺。

這也是後話。

朝廷是不會允許這樣一個反骨仔存在的。

被押解回京的段書墨對段家軍的「暴行」一言不發,這樣的硬骨氣倒是取悅了洛無里,他下令把段書墨關在天牢里,等處理完內亂這個爛攤子再來跟他算賬。

在天牢里,披頭散髮的段書墨看著牢籠外仙風道骨的洛無里,連啐數口唾沫,大罵奸臣誤國,還問候了洛家上下十八代的女性親戚。

段書墨本是書生,罵這種髒話也是生平第一次,他也是被逼急了。

洛無里躲得遠,沒被他啐到,實際上他還是挺欣賞這個人的,段從戎若沒有段書墨當軍師,根本就起不了事。

他斟酌詞句,想要招安,段書墨深以為恥,吸了一口氣,再次把洛家的女性親戚提出來問候一遍,罵的那叫一個不堪入耳,饒是洛無里這麼淡定的人也聽不下去,一甩袖子,冷著臉走了,臨走前叫人餓他兩天,看他還有沒有力氣吼。

朝廷忙著處理爛攤子,葉凡在白家宅子裡帶著九幽過小日子。

他明顯能感覺到信都的緊張局勢已經得到緩解,也就想著早些回凌虛山。

白游東沒讓他們久等,宮裡的慶功宴結束之後,他就出宮了。

他回來時已經很晚了,但家裡沒人睡覺。九幽和鬼車都是夜裡精神,連帶葉凡的作息也被他們兩個改變,睡得晚了,三隻各自尋了地方修鍊,烏若澗則是趴在院里石桌上,吭哧吭哧的抄守宗心法。

白游東一回來,院里的結界有了微妙的變化,葉凡睜開眼睛,一雙黑眸清湛湛的看著他:「大哥!」

「我回來了!」白游東提了不少宴會上的點心,放下以後跟烏若澗也打了個招呼,「九幽和鬼車呢?」

「在房裡修鍊呢。」葉凡微笑,「我去叫她。」

「好,有的點心要趁熱吃才好。」

葉凡進去,沒一會兒,九幽就大呼小叫的騎著鬼車出來了:「小東!」

看到她這模樣,白游東心裡一軟:「九幽,我給你們帶了好吃的」

九幽不饞吃的,她落在白游東身邊,上上下下的將他打量一番,然後鬆了口氣:「太好了,洛家人沒難為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