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62章 真話假話

作者:槐秋  |  更新時間:2019-01-12 12:33  |  字數:2365字

?????「司將軍擔憂的那些,我不做便是。阿梧的身子我不糟踐,但我的確不是。」她說著,看著司沐的目光冷冷淡淡,沒有半絲情義。

司沐深深地看了溫青梧一眼,不再多言。轉身向著大業殿外走去。

他想他永遠不會跟她說,後來他專程派人回去查過溫家。明明從小到大都自以為無比了解的溫家,竟然他看不清了。像是蒙了一層迷霧,怎麼也查不清楚。

溫家老宅廢棄,他偷偷進去瞧過。原來廢棄的應國公府里不只有一個書房。在她閨房之下,還有一個密室。

密室裡面早已空蕩蕩的,灰塵遍布。但他還是在一堆老舊的書架下,找到了一本破舊的書。

書上記載的,正是篇幅簡短的巫術。

所以,她到底是誰。那便看她想在他面前做誰。他都依。

送走了司沐,溫青梧坐在書案前來來回回想著兩人的對話,許久都想不出個所以然。她便不去多想了。

起身向著李義府所在的院落而去。今日開始便要為十九公主診治了。

交代好李義府諸事,出了院子,溫青梧卻沒有直接回大業殿,而是繞過旁邊的路向著另一邊走去。

奚官局正巧就在李義府所住的不遠處。

走到奚官局門口,裡頭的小醫官們看到紛紛行禮。縱然是奴婢,她也是御前大宮女,跟成錦一般的地位。除卻正兒八經的主子們,也就六局主司和各個大掌事可以不用給她行禮,其他還是要規矩的。

「溫才人,您來奚官局可是皇上有何吩咐?」守著奚官局門口的小內侍笑著開口詢問道。

若是以往,溫青梧縱然是才人也不會讓人這般笑臉相迎。可如今成了奴婢,那也是御前的奴婢,倒讓人不敢怠慢。

「我來找九牧公公拿點兒葯。」溫青梧說道。

那小內侍聞言,便引著溫青梧向著九牧的屋子走去。溫青梧現在在皇上跟前侍奉,誰知道是不是皇上的意思。

九牧正在屋裡頭翻著什麼紙,見到溫青梧前來,目光一變很快又恢復,走過案台到了溫青梧面前,坐了個半禮:「溫才人。」他也是一官掌事,對著溫青梧不行禮亦是可以的。

「皇上讓我做些葯膳,太醫院那邊我沒資格多去,就來問九公公要些許。」溫青梧說著,走到屋中的圓桌旁。圓桌上擺著幾個篩子,裡頭晾著些不能暴晒的草藥。

九牧揮退了那小內侍,看了看屋外,回身走到溫青梧旁邊。

溫青梧目光掃過屋外,見外頭沒人,便一邊侍弄著桌上的草藥一邊低聲道:「你以前跟我告白被我拒過?」

九牧看著溫青梧,臉色不變:「怎麼突然說這個?」

「司沐說的。」溫青梧道。

九牧聞言,疑惑地看著溫青梧:「你忘了這事兒?」

溫青梧搖搖頭。九牧看著溫青梧,目光質疑,片刻之後,收回審視的目光,走到桌邊坐下:「你跟魏鷹的事兒被司沐發現了端倪。但他不知道那男人具體是誰。你為了消除他的疑慮,便讓我裝作那男人,跟你演了一齣戲。」

「什麼戲?」

聽到這話,九牧不知想到什麼往事,滿眼鄙夷地看了眼溫青梧,嫌棄道:「挑了個他在的地方,讓我在暗處假裝跟你表白,然後義正言辭地拒絕。」說著九牧撇了撇嘴角:「拒絕的時候可裝模作樣了,還說什麼這一生只愛司輕如一人,什麼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陣陣,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九牧說著冷笑一聲:「還說我一汪深情負給你,我只能說聲對不起。」這些話他可是記到現在。「真是不要臉。」九牧喃喃。

溫青梧聽得牙齒都酸了:「所以,當時我是跟你演戲,然後假裝在暗處沒看到也在同處的司沐?」要是真這樣,這人……哎,這原身,也真是夠不要臉了。

「正是如此。然後自那之後司沐那蠢貨就對你更加死心塌地,成天至死不渝的模樣。」九牧在溫青梧面前也沒一點兒遮掩,臉上流露著鄙夷。

越聽越覺得司沐可憐。溫青梧輕嘆一聲。而後想到自己今天來的目的,對九牧道:「我今兒來,主要是跟你說說。我覺得,這司沐可能察覺了什麼。你們在暗處,多盯著他點兒。」

「他能察覺什麼?」九牧一臉不以為然:「他滿心滿眼都是你,只要涉及到你,腦子都被你糊住了,他還能察覺到什麼?你說什麼他就信什麼的。」

「不是這樣的。」溫青梧想要解釋,可是她自不能說司沐知曉了自己的身份。她的身份,這個世間除了九牧其他人全無所知。多一人知曉便是一分危險,跟不說九牧這樣身後還有一個神秘組織的人。

「還能怎樣?司沐這人你還不了解?」九牧背著手起身:「你要他去死他都能做到的。」說著,不知想到什麼事,九牧自嘲的諷笑一聲。

「好了,不要多想了。退一步說,就算他察覺到了什麼,只要牽扯到你,他就不會輕舉妄動。」

溫青梧聽著九牧的話,想到今日司沐跟自己說的那些。好一會兒,終究是沒再多說,起身告辭。

她若說,就要說到自己的身份,她不能立於危牆之下。

酉末時分,貞德帝回了大業殿中。服侍好貞德帝入寢之後,溫青梧放下黃帳便要跟著眾人一起退下。

「留下。」貞德帝拉住溫青梧的衣袂。

「是。」溫青梧跪了下來,順便將自己的衣袂從貞德帝手中抽了回來。

李建志看了溫青梧一眼,然後帶著寢殿中服侍的奴婢們魚貫而出。

等人走出去了,貞德帝才問:「現在要去給十九診治了么?」

「是。」溫青梧跪在窗邊,規矩地回道:「葯已經配好了,待會兒等十九公主喝完,就可以開始診治。」

「李義府也來?」貞德帝問。

「是。待會兒讓他先上,奴婢會巫,卻並不精通。他揭皇榜,定然是有兩把刷子的。」

貞德帝點了點頭,沒在多說。只仰著頭看著黃帳,而後囑咐道:「去罷,西殿近前服侍的人都已經打了招呼。小心行事,不要被人發現了端倪。」百鍍一下「如鳳令爪書屋」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