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五章 進入別墅

作者:燃燒吧土豆  |  更新時間:2018-10-12 02:23  |  字數:3374字

一刀解決了美女警察之後,沈秋便極速的向著旁邊跳去,不過當沈秋跌落在地面之後轉頭看去時,卻發現自己剛剛只不過是虛驚一場,原來自己面前的玻璃竟然是比較高級的防彈玻璃,即便是*的子彈打在上邊,也只能留下一個白色的小點而已,所以即便自己站在原地不躲避的話,自己也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之後,沈秋便非常自然的重新站立到了窗口邊,對著外邊的警察說道:「現在好了,你們送給我的玩具現在被你們自己人給害了,如果不是有人開槍的話,恐怕我也不會在慌亂之中將這位美女給殺了,所以接下來,我們就需要另外的一位美女進入別墅,供我來玩樂了。」

如果剛剛還有警察想要進入別墅來嘗試做英雄的話,此刻就絕對沒有任何人會親身試險了,此刻所有人都知道,沈秋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無論是誰,進入到別墅之中,恐怕沈秋都不會給對方開口的機會,既然明知道進入別墅就是送死,那麼又有誰會願意進入別墅呢,所以在沈秋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之後,別墅之外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

沈秋等待了片刻,發現已經沒有人敢繼續的進入別墅了,所以打算開口嘲諷一番包圍自己的警方,同時自己的遊戲也必須繼續的玩下去,警方不給自己送人的話,自己就只能用自己手上的人質來逼迫警方了,除非警方同意自己的要求,否則的話,沈秋絕對不會停止這個遊戲。

正在這個時候,別墅之外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沈秋,不知道你敢不敢讓我進去?」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沈秋看到了林峰的身影,對於林峰,沈秋的心中是充滿了恨意,只不過此時此刻,自己也實在不需要冒險讓林峰進入別墅之中,畢竟林峰本身就是一位保鏢,而且自己在之前利用望遠鏡的觀察中也發現,這個林峰還是有些本事的,此刻江泉已經不再自己的身邊了,如果自己放任林峰進入的話,恐怕會多出許多的事端,所以沈秋也只能壓制住自己的憤怒,對林峰不理不睬了。

林峰似乎察覺到了沈秋的想法一般,看到沈秋準備轉身離開窗口之前,林峰便再次開口說道:「沈秋,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本事,如果我想進入的話,恐怕你絕對防備不住吧,所以我覺得,你還不如直接讓我光明正大的進入,如此一來,即便我有任何的陰謀,也都會呈現在你的眼中,當然,你可以拒絕我的進入,不過我想,一但你拒絕了我的進入,恐怕用不了多久,你的父親和江泉便會被警方釋放吧!」

如果林峰不說最後一句的話,沈秋還是不會理會林峰的,不過當林峰說出這一句之後,沈秋心中也開始猶豫了起來,今天,沈秋才知道原來林峰竟然還會使用易容之術,確實如同林峰所說,如果自己不將林峰帶進來的話,誰知道一會兒進入別墅的究竟會是什麼人,既然林峰如此想死,那麼自己直接成全他又何妨呢,想到這裡,沈秋看了看自己身後的十幾個屬下手中的裝備,沈秋相信,僅僅憑藉大家手上的這些傢伙,恐怕外邊的警察再多一倍,也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林峰,如果你有膽量的話,就直接進來,我保證你可以在死之前最後見一見你的主子。」沈秋對著窗外的林峰大喊道。

當然,在說完這些之後,沈秋還沒有忘記轉身對身後的屬下囑咐道:「記住,一會兒林峰進入別墅之後,馬上將其擊斃,我不希望這一次的行動出現任何的意外。」

「是!」

林峰在徵得沈秋的同意之後,便開始一步一步的向著別墅走去,而周圍的警方則非常配合的讓開了一條道路,本來在警方之中還是有幾位準備阻攔一下林峰的,畢竟此刻的沈秋太過危險了,之前的美女警察便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如果林峰進入別墅之後,再次遭遇到怎樣殘忍的虐待的話,自己這些警察就真的再沒有面目穿著這身警服了,只不過當這幾位警察準備攔截林峰的時候,旁邊的人卻是主動的將他們的行動扼殺在了搖籃之中。

當然,如果林峰僅僅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想必那些警察也不會允許他直接進入的,不過林峰本身就是歐陽震天家裡的保鏢,想必其身手也不會太差,而且說實話,此刻也沒有哪一個警察敢繼續的進入到別墅之中,除非現在不管不顧別墅之中的人質直接強攻,然而這個責任卻是誰都付不起,所以他們覺得,或許--

林峰的進入,可以有效的改變一下此刻的狀態。

由於沒有人阻攔,所以很快的,林峰便來到了別墅的大門之處,之前的一段時間內,每當林峰迴到大門之前的時候,總有一種回家的感覺,雖然這裡並非自己的家,不過僅僅只是在這裡居住了一段時間,林峰便把這裡當自己的家了,然而此刻,感覺卻完全的不同,此刻的別墅大門之後,彷彿藏著一隻吃人的巨獸,讓林峰不自然的毛骨悚然,其實如此形容,也並沒有太大的差別,畢竟此刻的沈秋一行人和吃人的巨獸也沒有太大的區別,甚至比之吃人的巨獸更加的恐怖。

但是無論在別墅大門之後究竟隱藏著什麼,林峰都沒有退縮的餘地,整了整自己的衣襟之後,林峰便敲響了房門。

房門打開,兩個壯漢快速的將林峰拉近了別墅之中,對於這樣的狀況,林峰是早有預料的,畢竟外邊不知有多少的*在對準著別墅的大門之處,他們是絕對不可能在大門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