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在上,夫君難逃 散文詩詞

妻主在上,夫君難逃 第八十章 是葯苦,還是人苦

作者:廣木木

本章內容簡介:廷的問題挺多,好在他處理的事情處理挺好的,前陣子是一直趕過來了,看南宮姜的精神也好像不錯。」 米貝見到小六問起,於是這麼回答到。 南宮姜在阮藍來了之後,就沒說太多事情自己離開了,可能小...

米貝聽到南宮姜問道,於是自己回答。

米貝這麼想著,看了現在這情況看來都是受害者。

「他為什麼要找誰?他要找的是誰呀?」南宮姜也是對池姬的行蹤感到興趣,一聽到米貝提起了池姬的另外的事情,也是追問著的感覺。

「哎,哥,這你就不用管了,你現在是不是對她還有點心思。」米貝看見南宮姜似乎對池姬的事情很上心。

南宮姜看著米貝沒有說話,大概是有一點吧,但也不好說,畢竟這女人做了那麼多傷害是自己哥哥的事情,現在若是我自己的哥哥,還是愛著她,那得多麼可憐。

米貝看著南宮姜,錚錚漢子的臉上表情難以言語,大概南宮姜自己也是不清楚自己內心對於池姬是什麼感覺的吧。

「好了,哥,現在池姬這些事情了就不要再想太多了,想著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自己想太多,還不如到時候事情來得時候快速的解決的。」

米貝想默默的安慰著自己的哥,心裡大概也是知道現在南宮姜也是一頭鬱悶,畢竟被自己心愛的人所欺騙也是難受。原本以為自己還有個孩子,誰知道池姬連孩子也是欺騙他的。

「嗯,知道,你好好就休息吧,這件事情也是沒有多少人知道,你就不要告訴其他人了,畢竟影響池姬的聲譽不太好。」

到了最後南宮姜還是會維護池姬的所謂聲譽,當時奪權的時候就沒有想過,自己之後能不能把這些國家大事,以及自己私人的事情處理好嗎?

米貝聽到南宮姜那麼維護池姬就心裡有那麼點不舒服。

「米貝,你吃藥了沒?」

只見阮藍從門外走了進來,南宮姜看看到了其他人進來,於是就跟米貝說。

「你們先聊吧,我看你沒有什麼事兒就回去了,你按時吃藥,這病還是有點難治的,我看看在四處發放能不能找到一個能治你的病的人。」

南宮姜看著米貝蒼白的面孔,有點皺眉頭,大概是知道怎麼一回事情了,但是自己也沒有辦法是在沒有辦法幫米貝解這個毒,心裡也在琢磨究竟是誰下那麼狠的毒。

「好的,你先回去忙你的事情吧,心裡別想太多了,至於那件事,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想太多也是沒用的。」

米貝知道南宮姜也是十分難受的,但米貝來說對於現在自己也是在幫不上什麼忙。

「南宮將軍,你來了。」

阮藍見到南宮姜在米貝這房間,自己進了門,跟南宮姜打了聲招呼,南宮姜似乎是因為池姬的事情並沒有怎麼搭理阮藍的樣子,只是輕輕的點了一個頭。

「那我可走了,你自己照顧好自己,你讓其他人是記得照顧好你,知道嗎?」

南宮姜像是特別不敢放心一樣又交代了一下米貝,其實現在米貝這樣子,南宮姜挺心疼的,特別是看到米貝那雙沒有什麼精神的雙眼。

「你哥來看你了嗎?」

沒有過一會小六也在阮藍身後進來,他們真的是一紮堆過來呀,每一次都不是單個單個來的,每次都是一堆一堆來的樣子。

像是約好時間一樣來看自己吃藥,米貝覺得投每次吃那葯都是感覺很苦,都是有副作用的樣子,總是不太想吃,但他們都是感覺到一樣,專門來自己的房間,就是為了看自己吃藥一樣。

「好像很久沒有見到他的消息,最近不過朝廷的問題挺多,好在他處理的事情處理挺好的,前陣子是一直趕過來了,看南宮姜的精神也好像不錯。」

米貝見到小六問起,於是這麼回答到。

南宮姜在阮藍來了之後,就沒說太多事情自己離開了,可能小六就剛剛錯了和南宮姜見面的機會,不過錯過也好,不然見面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米貝看著他們陸陸續續的過來,心中也是有一絲苦澀,他們大概也是來看自己吃藥的吧,什麼時候自己吃藥也是那麼隆重的事情了。

但這葯米貝覺得實在是非常苦,一點也實在不想吃,這樣下去何時是年頭啊?

「小六你知道之前池姬的事情嗎?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了,沒有告訴我。」米貝見到小六,於是開口問道剛剛的事情。

「是什麼事情?我聽說她剛剛來找你了。」小六聽見米貝這麼問自己也是有點蒙的回答到,像是知道來找米貝,於是才會那麼急匆匆的走過來,順便看米貝有沒有吃藥。

「沒有,你不知道就算了,她剛剛就是來問候一下我,也沒有什麼。」

米貝有看著小六這情況,大概也是不知道吧,畢竟米貝見到小六臉上的也是一片茫然,也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

「那剛剛池姬了就是沒有說什麼,他只是單單的問候你嘛,但是我覺得實際上也不可能那麼簡單,肯定其中又夾雜著其他什麼東西,沒有明說罷了。」

小六看見米貝這幅表情,抱著雙手,摸著自己的下巴,饒有思考的說道,總感覺其中會有什麼不安好心的東西,於是直接和米貝說道了。

「是的,要是她有什麼刁難你,你就和大夥一起說,現在你這情況你自己是最清楚的。」阮藍站在旁邊也是有點擔心的說道。

「哈哈,其實她也沒有說什麼,真的很單純的問候一下自己,你們就不要想太多了,對了,阮藍之前你是不是就認識池姬了?」

米貝見到阮藍都提出這麼一個事情了,於是想到池姬剛剛打聽阮藍也是有原因的,於是試探的這麼一問。

「嗯,也就是點頭之交,大家都是對於樂理有所了解,相互欣賞吧。」阮藍不知道為什麼米貝突然提起自己和池姬。

「哦~」米貝聽見阮藍這麼說了,也就沒有追問下去,覺得可能是另外有事情才會問起阮藍的吧,不一定就很簡單的什麼男女之情。

但是女子的第六感,總是那麼準的。

米貝看著小六像是很擔心自己的這種情況的樣子,連忙的催促到。

「那你們現在都是聊什麼呢?快把葯吃了。」

「好了,好了,我吃藥,還不行了,別催了,有本事你喝。」

小六像是看見米貝斷斷續續的說話,並沒有怎麼吃藥,一直都在催促,聽見米貝這麼懟自己,有點不說話,嘴裡嘀咕著。

「還不是為了你好。」

米貝翻了翻白眼,知道小六是為了自己好,但是真的不想吃這個葯,等一下又要痛苦了,這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埃

米貝越來越是無力,現在這種情況真的是什麼都做不了,就感覺自己像是廢人一樣。

「你之前說的那個誰真的說可以見我的毒嗎?小六你就不會去找一下他嗎?」

米貝一邊喝著難吃的葯,一邊想起之前阮藍提起的那個人,於是問小六到。

「我已經散發了烈火去找了你就耐心等一下吧,對了,前陣子水國的人把小球說要給你,你不要接她過來。」

看來小六也是有所準備,都不會放過一點消息的樣子,大家都是為米貝這個病忙的焦頭爛額的樣子。

「小球。對哦,好像很久沒有見他了,真的謝謝他的好意都不知道,是不是是來監督自己的還是什麼。」

米貝聽到這個消息有點嫌棄的說的。

阮藍有點不知道他們說的於是就問「小球是誰?」

「就是之前在水國的時候,元言為了照顧小球兒把我弄丟的,真是氣人,還把水晶珠給弄丟了,在水國,在那邊其實湯唐也是蠻照顧我的。」

米貝如實的告訴阮藍,其實米貝也沒有想著小球是不是自己主動申請過來照顧自己,大概也是湯唐這樣跟他講吧,想著自己離開了水宮的時候,也是有點氣憤,但是也是有所誤會吧,不過當時還是真的不知道怎麼解決,畢竟不是自己地盤那就算了吧。

「要是小球自己想來的話就讓她過來吧,我也是很想念她了。」米貝這麼說道。

「好到時候我交代一下他們。」小六看見米貝這樣也是確實需要有人照顧的。

小六也是想著米貝著身邊實在是沒一個照顧的人,也是有點擔心之前臨時調過來的宮女是在也是不太放心,不過既然是熟悉的人,還是讓熟悉在米貝身邊照顧著比較好,自己幾個男子也不太方便。

「剛剛池姬真的沒有跟你說什麼嗎?」

小六又是重複了一下「真的沒有,就大概說來說去就那一些吧。對了,你現在還有沒有想其他想法,知道朝廷的大事情,大概了解了嗎?你現在還有想著把木國拿回來了。」

米貝看見小六總是問了又問,大概他也是有點自己的想法的吧。

「想那也而為吧,我這人有什麼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的,是吧?」

小六看了看阮藍,嘆了口氣,說道。

像是沒有太大的信心或者精神想去說把之前直接從他的手被拿走的東西再次奪回來,但是米貝和大家知道,能夠有這個能力的話,還是想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