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婚啞妻:總裁步步逼婚 恐怖靈異

囚婚啞妻:總裁步步逼婚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是是非非

作者:蘇眉心

本章內容簡介:她想掙扎的時候,霍離俯身在她耳邊說了一句:「別亂動,大家都看著呢。」 岑蔓悄悄抬頭打量,果然一路上見到她和霍離的人都畢恭畢敬停下腳步,微笑著向總裁夫婦問好。岑蔓怕被別人看了笑話,果然不敢掙扎了...

林家又驚又怒,只得答應下來。要知道林大少侮辱的如果是金家未婚的小姑娘,只要兩家結成親家,這事就可以包裝為年輕人之間一見鍾情忍不住偷吃禁果的桃色事件。這比林大少侵犯的是別人家的兒媳婦要好聽的多。

金家一不要賠償二不肯再花時間與林家周旋,只是一口咬死了要林家廢掉林大少的存在。這個要求,簡直比殺了林家人還難受。

林嘉俊可是林家唯一正統的男丁啊,廢掉他的繼承人身份不等於是要林家斷送自己家族的前程嗎?

林家主母差點給金老爺子跪下了,罪魁禍首林嘉俊這時候也清醒過來,陪母親一起跪著請求原諒。

金老爺子並不為林母撕心裂肺的痛哭而動容,他只問了林父一句話:「你也有女兒,倘若你的女兒遇到這種事,你會怎麼做?」

林父動容了,說到底,還是自己家的兒子不爭氣,犯錯在先。於是林父當著兩家人的面,立下字據,說明會將林大少從家族除名,這件事就算有了定論。

金家得到想要的答覆,也不願意留在這是非之地,因而在金老爺子的帶領下離開了林家醫院。

宴會主人見事情解決了,也對林家丟下一句從此兩家再無往來就離開了。

金嬸子得了金老爺子的託付,務必要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彙報給岑蔓的父親和母親,在涉及到二小姐身份的問題上,希望岑家暫時不要聲張。

金嬸子回到岑家就照著金老爺子的吩咐聯繫上了國外的岑師夫婦,兩人一聽家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尤其是岑蔓的母親金素素,悔不當初答應小妹妹的請求,兩人定了最快的航班趕回了t市。

聽完金嬸子和那位僕人當面的訴說,岑蔓父母決定將錯就錯,反正林家答應不會有任何消息泄露出去,他們自己知道受害的人其實是二小姐就可以了。

岑蔓的父親心地善良,十分同情小姨子的遭遇,並不介意妻子背著這個被侵犯的名號,因為反正也不會和林家再有接觸了,即使以後被他們發現岑蔓母親不是當初那個人也無所謂,現在最要緊的是給金汐汐一個恢復的空間。

所以林家和幾個隱約知情的人們都以為是岑蔓的母親被林家大少侮辱了,他們也沒有確實的證據證明對方的身份,也不敢胡亂將自己的猜測說出去,因而大家私下互相八卦的時候,多了很多不同的版本,但大部分都是語焉不詳。

二小姐金汐汐從此徹底消失在眾人眼前,好在金家原本就名聲不顯,所以二小姐的行蹤並沒有多少人在意,更不要說把她和林大少的事情聯繫在一起了。

金家主母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一半。

二小姐恢復健康之後性情大變,原本活潑伶俐的小姑娘變得非常膽小怯懦,怕黑更怕陌生人的接觸。於是由岑蔓的外祖父做主,金家把二小姐送出了國外,從此再沒有踏入過c國的土地。

林家遵守承諾,廢除了林大少繼承人的資格,林家從此陷入長達數十年的內鬥奪權,直到最後林媛這一支獲得了勝利。

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絕口不提當初發生的事情。

這期間,岑蔓的母親發現自己懷有身孕,十個月後生下了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那便是岑蔓。

林家人聽聞岑家多了個小女兒,掐指一算,害怕是林大少的「孽種」,曾經上門找過岑家,想探一探口風,最後自然是被岑蔓的父親擋在了門外。

林家也不敢深究,只當岑蔓的父親啞巴吃黃連,認下了這個女兒,卻不曾想過,如果岑蔓的母親真的是那個受害人,又因為林大少的緣故懷孕,岑家怎麼可能會讓人把孩子生下來呢?

因為這件事當初處理的結果就讓林家人摸不著頭腦,因此竟然荒謬地相信了岑蔓是林大少的骨肉這件事。更因為內鬥,又好事者把這事捅到了林嘉俊的跟前。

意氣風發的林大少一夕之間變成了家族的害群之馬,大受打擊之下精神狀況本就不好,被有心人一通挑唆,居然鬧到了岑家門上,嚷嚷著要見自己的女兒。

岑蔓的父親派人壓下了這件事,但是林大少當日在岑家門外嚷嚷的樣子也被人看了去,惹出了上流社會裡一陣新的流言。

林大少被接回林家之後就徹底被禁足了,整日里不是酗酒買醉,就是和林母兩人抱頭痛哭,也許林媛就是那時候聽了大哥的哭訴,就把岑蔓是林家血脈這件事深埋在了心底。直到二十幾年後因緣際會見到岑蔓,才將事情重新挑開。

金嬸子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一口氣說完的時候,岑蔓已經完全聽傻了。

金嬸子一連說了將近兩個小時,早就口乾舌燥,嗓子都啞了。見了岑蔓獃獃的表情,忍不住撲哧一笑,對岑蔓說道:「我的小小姐,這下您放心了吧。林家人的腦袋跟當年一樣不好使,居然還想用這件事威脅您。您不要怕,大不了我和那個林媛當面對質,我就不相信了,他們怎麼還有臉提當年的事。」

在岑蔓的記憶力,似乎母親確實提過她有一個妹妹遠居國外,從來不回國的。母親說起自己這個小姨也是一語帶過,不願多談。岑蔓這時候才恍然大悟當初母親臉上複雜的神色是怎麼回事,她一直以為是母親與小姨關係不好的緣故,卻沒想到中間還有這麼多的是是非非。

岑蔓打著手勢問金嬸子,那個林大少的結局。

金嬸子一臉鄙夷地告訴她那個人早就死了,最後他和林母精神都不太正常了,具體情況沒有人知道,林家對此諱莫如深。

告別了金嬸子,岑蔓徹底放下心來,就連回去的腳步都變得輕快許多。她解開了心中的疑問,自然感覺一身輕鬆。

想到霍離答應過自己調查這件事,岑蔓也猶豫著是否該把事情真相對他透個底。

畢竟當年的事情發展撲朔迷離,恐怕不是金嬸子這樣的身份根本不會有人能知道真相居然是那種樣子。

岑蔓又聯想到霍夫人這幾日神神秘秘的狀態,心底里也忍不住嘆氣,只怕霍夫人也是知道點什麼的,但是可能知道的,也不會是真實的情況就是了。

這事她不好開口於霍夫人明說,還是先告訴霍離好了。

於是岑蔓一折身,去了霍離的公司。

這是岑蔓第二次踏進霍氏集團的大門,上一次還是流產的當天。

回憶起過往慘痛的經歷,岑蔓露出了一個苦笑,暗自祈禱不要再遇到楊美蓮。她站在樓下大堂里給霍離發了信息,沒過多久,就見到霍離神色匆匆地從電梯里走出來,見到她,臉上明顯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岑蔓這才想起來自己似乎跟霍離正在進行某種默契的「疏遠」,從金嬸子那邊出來以後,她馬不停蹄地就往霍離這邊趕,想把知道的事情告訴他,所以壓根忘了自己還在生霍離的氣。

岑蔓小臉一紅,趕緊借著捋頭髮的動作掩飾羞窘的心情。

霍離沒想到岑蔓會主動來找自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見她臉色還好,便走過去自然地牽起岑蔓的小手往專屬電梯那裡走。

岑蔓沒來得及第一時間掙脫霍離,等她想掙扎的時候,霍離俯身在她耳邊說了一句:「別亂動,大家都看著呢。」

岑蔓悄悄抬頭打量,果然一路上見到她和霍離的人都畢恭畢敬停下腳步,微笑著向總裁夫婦問好。岑蔓怕被別人看了笑話,果然不敢掙扎了。

霍離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目不斜視地拉著岑蔓一直走到自己的辦公室里才放開她的小手,陳秘書貼心地為岑蔓倒上茶水,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給兩人留下了獨處的空間。

岑蔓握著茶杯的手有些輕微的顫抖,霍離的辦公室還跟她記憶里的一樣。

忍不住看向那個休息室的方向,岑蔓覺得小腹都隱隱作疼起來。

霍離一眼看穿了岑蔓心中所想,不動聲色地拉過老闆椅坐在了她的面前,不著痕地擋住了她的視線,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雖然路上已經在心裡打好了草稿,但真的與霍離面對面坐著談話的時候,岑蔓還是感覺到一陣緊張。

說起來這件事也不算光彩,還有金嬸子的身份不便公開,岑蔓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對霍離訴說。

另一邊,霍離也在猜測岑蔓到公司來找自己的原因,多半還是跟林媛說的那些話有關。小啞巴心思重,就算心裡百轉千回不知道想到多遠的地方去了,嘴上卻是逞強的一個字都不會說。

就像她之前明明對自己欺騙她的行為氣得要命,在霍夫人和霍墨跟前也不會讓他們看出異樣來。

「是不是為了黃家夫人那天說的事?」霍離沉吟片刻,既然岑蔓不好意思先開口,那還是由他來打破僵局吧。

「你放心,那件事我已經有眉目了,很快就能把事情弄清楚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