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言無價 散文詩詞

諾言無價 第一百二十章 出奇制勝

作者:逗自己玩

本章內容簡介:大軍駐紮被人取走單于帳前旗子算男人嗎,有本事你知道取走旗子的是男是女,也算你們是明白人,哪怕你說是仙是妖是魔是怪是鬼也行,總之給個答案出來。 匈奴人被氣得哇哇跺腳大叫,你說什麼人家都提旗子,偏...

白昭說道:「沒有任何有關她的情報,伊斯麗是秘密隨行,她的存在是皇宮內衛密探付出生命代價打聽出來的。知道她秘密過來的大臣很少,只有禮部、兵部少數幾位官員知道。「

玉瑾笑了笑分析道:「皇后被禁中宮不能出席,梅妃小產不滿月不能出席,嫻妃幽禁冷宮不能出席,太皇太后、太后修道不問俗事不會出席,匈奴使者中過來一位公主,只要她亮相,皇上身邊要有后妃陪同才不失禮,現在一后四妃中只有淑妃、蓮妃能陪皇上出席,淑妃老實忠厚萬事不會出頭,這次蓮妃一枝一定不會放過機會,也有可能機會就是她自己謀劃出來的。「

「小姐打算如何做?「貞貞問道。

玉瑾傲然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蓮妃一定不會忘記我,她會向皇上請求命我應下匈奴公主比賽提議,我直覺伊斯麗就是沖著我過來的,到底是不是我猜想的那樣,很快就見分曉。白昭通知前院仔細餵養踏雪、閃電,看來我倆這次要騎馬應戰。貞貞通知阿停下手中所有活計,仿玄素靈送的樣式給白昭縫製騎裝,告訴桂嬤嬤來錦苑坐陣。「

「小姐準備去哪裡?「貞貞緊張問道。

「拿來玄姐姐送我的胡琴,我要去假山下秘室中練習拉弦,師傅曾教過我拉過胡琴,這麼久不用早已經生疏。現在你們分頭去做事,等桂嬤嬤過來,你們隨我進密室,貞貞幫白昭喂招,讓她先練練手。我們不妨猜想一下,她們會要求比什麼項目?我認為她會用樂器作為一個項目,我曾在太皇太后壽誕上表演過琵琶和琴,他們現場提出交換樂器演奏,我不能拒絕,不會就是輸,我先把胡琴曲練熟免得被動。「

事情正如玉瑾料想的一樣,匈奴使者亮出伊斯麗身份,皇上下旨命大臣和青年男女一起出席比賽會。三日後玉瑾穿著玄素靈送的衣服,披上漂亮披帛垂在臂彎,披帛上珠玉隨風飄揚發出叮噹清脆聲音,頭髮高高挽起,發上卡著抓緊頭髮的飾物,保證騎馬時不會掉下碎發,顯得更加清爽幹練。她低調坐在貴女席位上,身後跟著白昭和貞貞。

比賽場地設在皇家校場,應邀而來的全部是文武大臣家中年輕公子和小姐。傅芊芊主動過來和玉瑾坐在一起,她微笑問道:「你聽說讓我們來校場做什麼嗎?「

玉瑾搖頭說道:「沒聽說,我住在外城消息閉塞。「

「我聽說和匈奴使者有關,不知道這些人想出什麼蛾子。你會騎馬嗎?「

玉瑾謙虛說道:「算是會吧!你呢?「

「我父親是兵部尚書豈能不會騎馬,我三哥是宮中侍衛人很正直。我母親見了你二妹妹很喜歡,她托李夫人說媒,想讓三哥和你二妹妹結親,不知道吳姨到現在為何沒允婚。妹妹很羨慕瑾姐姐,祝少將軍對你真好。「

玉瑾微笑問道:「芊芊妹妹訂婚了嗎?「

傅芊芊紅著臉小聲說:「剛訂的婚,是詹家二公子,就是母親好友李夫人家二公子,他和三哥一樣同是皇上身邊侍衛。「

凈鞭聲音響起,皇上帶著蓮妃和淑妃坐上高台。玉瑾和芊芊忙住了嘴低頭行禮。

開場就很熱鬧,玉瑾的位置比較靠後,在空曠地方,聽不清大臣面向皇上說的話。

匈奴使者隊伍中出來一位猛士,他要單獨挑戰五大將軍府後代,項少將軍、季少將軍分別出來應戰,一勝一平。顯然匈奴猛士在比賽場上放了水,讓不懂武功的人認為匈奴猛士不過如此,其實不然。

玉瑾微笑注視場上,祝玉琚岳長乾、吳焰代表三將軍府後人,分別站出來只和匈奴人說飛鷹王旗被奪的事,就是不應戰。他們問匈奴使者二十萬大軍被人奪了飛鷹王旗,知道是誰拿走的他們才戰,否則免談。

匈奴人氣得雙手握拳大聲咆哮:「都是不敢應戰的孬種,狡猾。「

吳焰最後來,他本就是紈痞子,匈奴猛士無論怎樣咆哮,他一直保持愉快心情說道:「真是孬種,二十萬兵將吶,一人一口唾液也能把人淹死。居然何時被人取走單于帳上飛鷹王旗都不知道,嘖嘖,丟人吶!還敢出來顯擺,不如一頭栽進尿坑子淹死算了。你只要說出飛鷹王旗是如何被奪的,我馬上應戰。我只是不想和糊塗蛋比武,我怕不明不白打一架,別人指著鼻子罵我,他連飛鷹王旗都不知道何時被奪,你還和這樣的人出戰,肯定也是個糊塗蛋。「

「某一人獨戰五位上將軍後人,你們丟祖宗臉面,竟然不敢應戰,就是貪生怕死膽小鬼。「

「咱先弄清飛鷹王旗的事,你們二十萬大軍是不是被人下藥了,哨兵呢!也被下藥了,你們的飛鷹王旗看著真威武,怎麼被奪的呢!我想不通。「

禮部官員忍笑把匈奴話譯出來,然後再把吳焰的話快速翻譯過去。

「不要臉,不敢應戰找借口,丟祖宗臉。「匈奴使者翻來覆去就幾句話。

「對,不要臉,腦袋沒有了往哪裡放臉。飛鷹王旗都被奪了,還好意思自稱勇士。我想知道,你們飛鷹王旗沒有了,怎麼好意思做一個豎起來的,幹嘛不換個呢!也省得今天被人問起來丟祖宗臉面。「

匈奴使者被氣得內傷,他無論多氣人多囂張跋扈,那三人全眾口一詞只說飛鷹王旗的事,尤其是吳焰簡直是氣死人不償命。在座的眾人忍不住笑得前仰後合,匈奴使者頭目站出來請求三大世家的人主持公道,判梁國耍賴認輸。

諸葛少莊主忍笑正色說道:「使者大人勿惱,本少莊主也很好奇,飛鷹王旗懸在高達十數丈旗杆上面,豎在單于帳篷前,二十萬大軍中還能被人神不知鬼不覺取走,是怎樣做到的呢!你們難道真被人下了葯嗎?還是都睡著了,哨兵不可能也睡了。你們到底知不知道取走旗子的是男是女,你說出來如果他們不應戰,我就判他們輸。「

玄五公子、沈四小姐、沈小公子均忍笑點頭附和,匈奴使者暴跳如雷差點被氣死,無奈只要說到旗子他張口結舌說不出來話。

不用問能出這個餿點子的只有古靈精怪的玉瑾,玉瑾知道她的親人都不是剽悍匈奴人對手,就連長柏玉瑾也吩咐過,只要匈奴人挑釁將軍後代,不許應戰只談旗子的事,肯定能出奇制勝讓匈奴人氣得跳腳。

玉瑾在逼匈奴人出其他招,只要是挑戰男子無論是何項目,他們通通會說旗子的事,你說我不是男人,好呀,二十萬大軍駐紮被人取走單于帳前旗子算男人嗎,有本事你知道取走旗子的是男是女,也算你們是明白人,哪怕你說是仙是妖是魔是怪是鬼也行,總之給個答案出來。

匈奴人被氣得哇哇跺腳大叫,你說什麼人家都提旗子,偏偏他們的飛鷹王旗都不知道何時被取走的,怎麼答呢?

皇上被祝玉琚吳焰、岳長乾三人鄭重其事態度逗得忍俊不禁呵呵笑,他看到匈奴使者被氣得臉如豬肝色,心情大好。在殿上方榮華提起旗子,匈奴人就啞火,沒有想到比武場上故技重施,匈奴使者依然吃癟。

居次伊斯麗出列請求比賽,她生硬說道:「梁皇,我是女子不是男子,我向貴國貴女挑戰十個賽目,如果我勝,請貴國無償提供十萬石糧食和十萬匹布救濟,告訴我是誰取走的旗子。如果貴國勝,我答應退回去告訴父王和貴國結盟,以後提供戰馬交換糧食,不知道梁皇可同意。「

方榮華站出來反飪峙虜恍校你們勝,我們無償提供十萬石糧食和十萬匹布,還要告訴你誰取走的旗子,這個算盤你打得真響。憑什麼我們勝,你們不無償提供十萬匹戰馬給我們呢!你們連飛鷹王旗被誰奪去都不清楚,算賬倒是不糊塗,敢情你們只想佔光不想吃虧,算賬我們也會算。「

「我親自來貴國參賽,你們這麼多人,難道還不敢應戰,還自認什麼禮儀之邦?「

「應戰是一定會應戰,用來參賽的物品先就不公平,想要比賽拿出誠義來?「

「我拿出誠義,你說怎麼比?「

「你只說親自來參賽,你既沒說要求我國誰來應賽,更沒有透露比賽題目,就獅子大張口要我們提供東西,你如果隨便指一貴女就和她比賽騎馬、騎射、射箭等,這不公平。如果我們和你比棋、琴、書、畫、吟詩作對、針線女紅、廚藝、閨訓女學你願意嗎?「

伊斯麗沒有發怒,反而笑道:「早知道梁國有一位連中三元的方大人,果然名不虛傳。我比賽題目在此,請方大人和三大世家見證人看看可公允。不過貴國貴女們不會老調重彈提飛鷹王旗的事吧0

「自然不會,飛鷹王旗又不是從女人手中失去的,我國女子都是知書達禮的人,只管比賽不提旗子,但你們輸要無償送我們十萬匹戰馬。「

「不行,我只能答應三千匹戰馬。「

「那我們只能提供一萬石糧食。「

經過唇槍舌戰討價還價,最後達成共識,匈奴贏,梁國提供五萬石糧食,匈奴輸,提供五千匹戰馬給梁國,簽訂互不侵犯條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