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強贅婿 其他類型

史上最強贅婿 第58章:木蘭怦然心動!郎君呀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一愕道「為什麼啊?」 木蘭道「許文昭之所以死,是因為他該死,不是姑爺害死的,這樣會顯得姑爺心胸狹隘,睚眥必報,會讓府里的人覺得他可懼不可親。」 「哦。」小冰道「那為什麼姑爺的功勞也不許...

許文昭死了,死得很不安詳。

聽說屎都被打出來了。

「浪兒,這次你立下了巨大的功勞。」伯爵大人道「不僅為家裡追回了一萬餘金幣,而且還挖出了許文昭這個巨大的蛀蟲,你要什麼獎勵?」

伯爵大人心情不太好,但對沈浪卻和顏悅色。

「我想要睡我媳婦。」沈浪心中道「岳父大人你下一道命令,讓木蘭脫/光了在床上等我吧。要不然你派幾個女高手將木蘭扒光了,捆綁在床上,方便我辦事。」

當然啊,他只敢在心裡說說。

要真說出口,那可是會死人的。

「這都是小婿應該做的,哪裡敢要什麼獎賞埃」沈浪道。

伯爵大人道「為父把整個賬房託付給你,從今以後你來掌管我們伯爵府的賬目如何?」

「別……」沈浪趕緊拒絕。

我來伯爵府是吃軟飯的,是來享受榮華富貴的,管理賬房這種案牘勞形的事情,您還是交給其他人吧。

而且做這種算術工作的人經常加班熬夜,不但老得快,而且某個地方容易早衰不硬。

像我這樣的絕頂美男子,怎麼可能從事又累又耗費心神的工作。

「我覺得林老夫子忠心耿耿,為人正直,而且精通於算術,把賬房交給他再合適不過了。」沈浪道「小婿可以把全新做賬之法傳授於賬房的夥計們,這樣一來今後所有賬目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但事半功倍,而且也能夠在很大程度上杜絕蛀蟲中飽私囊。」

伯爵大人無語。

許文昭還說沈浪野心勃勃,瞧他這幅模樣,可有半點事業心嗎?

這般痞賴的樣子,真是讓人生氣。

伯爵大人不知道為什麼,心中明明很喜歡這個女婿,卻總揍他。

當然了,對兒子金木聰他是又不喜歡又想揍,這二者是有本質區別的。

「有功不能不賞,說說你想要什麼?」伯爵大人道。

沈浪想了好一會兒,真的找不到一件想要的東西。

他……就想睡媳婦。

可是,這事情岳父大人管不了,還要看他自己泡妞的本事。

當然了,一時半會睡不到媳婦也沒關係,先睡小冰也是可以的。

沈浪決定,等忙完這一段后,就要將告別處男這個大事業提上日程了。

不過,很快沈浪就想到自己要什麼了。

「岳父大人,您要實在想要獎勵我的話,就解除我的禁足令吧。」沈浪道。

岳父大人頓時充滿戒備道「你又想做什麼?」

沈浪道「我沒想做什麼啊,就是想回家看看父母雙親,我這幾日晚上都夢到了他們。不知道父親咳嗽好了一些沒有,不知道弟弟的腿上斷骨恢復得怎麼樣了,不知道母親是不是還在夜裡縫衣衫,每當想起這些,小婿真是揪心。」

聽著沈浪充滿感情的聲音,伯爵大人非常感動。

但是很快,他幽幽道「沈浪,你四天前才回的家。」

沈浪頓時尷尬道「哦,是嘛?我差點忘記了,這些天發生了太多事,感覺彷彿過去很久一樣。」

伯爵大人道「在我伯爵府,讓你度日如年了嗎?」

「沒有,沒有……」沈浪道「岳父大人寬宏大量,岳母大人慈祥有愛,世子也……,總之我在這裡彷彿在蜜罐一樣,幸福得不得了。」

伯爵大人道「既然那麼幸福,就乖乖呆在府里,不要出去闖禍了。」

啊?!

我剛才馬屁是不是拍過頭了?

伯爵道「許文昭的兒子,田橫,甚至城主府對你都恨之入骨,你離開伯爵府很危險,為父不能任由你胡來。」

沈浪道「可是,岳父大人答應獎勵我的。」

伯爵大人道「你立下了大功,我獎賞你父親三百畝良田,就這麼定了。至於解除禁足令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說罷,伯爵大人揚長而去。

留著沈浪在後面喃喃自語道。

「我,我不想要三百畝田啊,我……我就想要自由。」

……

金木蘭回來了!

她在外面奔波了整整兩天兩夜,帶領著騎兵巡視了整個領地,驅逐了幾十個非法闖入者。

在沐浴的時候,小冰迫不及待,嘰嘰喳喳將這一天一夜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木蘭。

「姑爺真是太厲害了,許文昭這樣的大人物,他一夜之間就扳倒了。」

「現在下人們可害怕姑爺了,許文昭僅僅只是在課堂上呵斥了姑爺幾句,就被姑爺弄死了。」

「而且姑爺為伯爵府立下了好大的功勞,追回了一萬多金幣呢。」

木蘭聽得臉蛋通紅,眼睛微微發光。

她本以為嫁給了一個智力低下的二傻子,但為了家族,她也認命了。

但是,任何一個女人都不想自己的丈夫是個傻子埃

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夫君不但不是一個二傻子,還如此之聰明厲害。

最最關鍵的是,還這麼有趣。

最最最關鍵的是,還長得那麼帥,越看越帥。

頓時,木蘭的芳心不由得掀起一道微小的漣漪,全身肌膚有點麻麻痒痒的。

小冰道「現在府里的下人們都在傳,姑爺立下了這麼大的功勞,老爺應該怎麼重賞他呢。」

聽到這裡,木蘭忽然皺眉道「小冰,以後不許人在府里談論姑爺弄死許文昭之類的話。也不許說姑爺立下了多大功勞的事情。」

小冰一愕道「為什麼啊?」

木蘭道「許文昭之所以死,是因為他該死,不是姑爺害死的,這樣會顯得姑爺心胸狹隘,睚眥必報,會讓府里的人覺得他可懼不可親。」

「哦。」小冰道「那為什麼姑爺的功勞也不許說呢?」

「姑爺和我是一家人,伯爵府就是他家,只有臣子才立功,哪有主人自己立功的?」木蘭道「若是口口聲聲說姑爺立下了多大的功勞,會顯得見外,他自己也不會高興的。」

「礙…」小冰道「小姐你想得真多,不過好有道理的樣子。」

接著小冰想起了一件事,興緻勃勃道「對了,姑爺昨天還考我一個問題。」

木蘭道「什麼問題啊?」

小冰道「他問為什麼白虎最珍貴?」

木蘭一愕道「你怎麼回答的?」

小冰道「我說因為老虎都是黃色的,白色的非常稀有。」

木蘭道「這沒錯埃」

小冰道「姑爺卻說白虎之所以稀有,是因為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姑爺他就是胡說八道,白虎和光陰有什麼關係,小姐你說……」

忽然,小冰停住不說了,因為她望向水中金木蘭,頓時臉蛋通紅。

她終於明白,白虎和光陰有什麼關係了?

而木蘭更是面紅耳赤,渾身酡紅,本能地用手捂住腹下。

此時的她,真是美得驚心動魄,艷絕人寰。

這個混蛋,竟然敢調戲我?

還有,這個秘密他是怎麼知道的?

莫非偷看我洗澡?不可能!

當然,這個夫君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是沒有什麼節操的。

關鍵是我金木蘭武功那麼高,他要是偷看我一定會發現。

說不定是這個臭流氓打探我的來著。

「姑爺在哪裡?」木蘭問道。

小冰道「老爺找他有事,應該……快回來了吧。」

木蘭直接站起身子,那傲人的嬌軀讓人完全睜不開眼睛,這魔鬼的曲線連小冰看了都肝顫。

「給我更衣。」木蘭道。

小冰怯怯道「小姐,你,你要幹什麼啊?」

「懲惡揚善1木蘭義正言辭道「小冰你給我記住,男人一定要管。三天不管,上房揭瓦。」

小冰道「你,你要打姑爺嗎?」

木蘭道「哼,我們金氏的女人,從來不打丈夫。」

……

知道媳婦回來了,沈浪趕緊回院子。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這個媳婦雖然只拜過堂,還沒睡過覺,但沈浪已經對她刻骨銘心了。

這幾天晚上都夢到了,腦海裡面不時浮現她的……腰下某處圓翹部位。

前天半夜,沈浪還起來換褻褲來著。

當然,為了消滅罪證,他直接把那條褲子燒了。

不過,就在沈浪剛剛進入院子的時候,腳步本能地停了下來。

不對?

有殺氣!

緊接著,木蘭那張艷絕人寰的面孔出現在沈浪面前。

「郎君回來啦!妾身剛好有事要找你呢。」

這個小娘皮的聲音竟然如此嬌滴滴,破天荒埃

很反常!

這裡面肯定有陰……ao!

哦,是陰謀!

……

注謝謝日後我再說的萬幣打賞,謝謝。

。6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