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背後好乘涼 恐怖靈異

大俠背後好乘涼 六十五章 風波(一)

作者:老賓棍

本章內容簡介:為他們一行人帶路。 從外面看起來佛光寺很普通,但是當你正在走進佛光寺內的時候,寺內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金碧輝煌的琉璃瓦,硃紅色的牆,巍峨的門樓莊嚴肅穆。 每間佛殿門媚正中高懸金...

兩日的時間一眨眼就過了,前往佛光寺的這天,一大早,慕府大門口就停著幾輛駱九恭敬的伺候在一旁,等待主人的到來。

很快,以慕澹為首,一行四人緩緩邁出了慕府大門,分別上兩輛馬車。

慕澹和柳月坐在最前面的馬車上,而方圓與慕青則緊跟其後,上了第二輛馬車。

方圓上了馬車之後,才發現馬車裡鋪了厚厚的一層軟墊,坐上去十分柔軟舒適,就算是馬車再怎麼顛簸,也磕不到半分。

馬車十分寬敞,可容納三到四人,在它的中間還放著一個小木桌,上面放了一些吃食。

方圓和慕青兩人相對而坐,各自坐在桌子的一側。

馬車緩緩而行,方圓透過身旁的車簾,看著皇城街上熱鬧街景和來往的行人,有些出神。

慕青假以夢寐,實則偷偷注視著方圓的一舉一動。

他身前的少年這些日子裡,五官張開了一些,圓潤明亮的杏眼稍,雖然他的臉上仍然帶著些許的嬰兒肥,但以初現風姿。少年的身子也抽長了不少,不似剛到慕府那般纖瘦,四肢纖長有力。

此時方圓雙手趴在小窗邊,歪著頭看著窗外的風景。

從慕青的得視線看過去,剛好可以看見他如小扇子一般濃密捲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看起來無憂又天真。

眼前這副畫面,慕青的心軟的一塌糊塗,忽然想伸手去摸摸方圓的睫毛。

不過他還是克制住了自己內心的想法,心裡不斷告訴自己,現在還不是時候,現在還不是時候……

等到他和蘇然的親事散了之後,他便沒有什麼顧忌了…

一行浩浩蕩蕩得從皇城出發,兩個時辰之後,便到了佛光寺所在的落霞山半山腰上。

陸此處,便不能再往上走了,上山路是一條小石板路,行到此處,就算是皇上來了也要下馬步行,以示對神佛的尊敬。

慕澹已經小心扶著柳月下了馬車,此刻他們兩人正在與早就等候在此的蘇家兩父子說話。

方圓掀開車簾,下馬車的時候,看到蘇然也在,心裡有些驚訝,他沒想到蘇然也會和他們一起去。但是轉念一想,慕夫人和慕老爺都視蘇然如己出,從平日幾人的相處之中,方圓就可以看出他們對蘇然的疼愛。

更何況,蘇然還是與慕青自小定了親的,雖然兩人如今還沒有成親,在慕家人眼裡,蘇然自然不是外人。

而自己,怎麼又比得過他呢……

心底泛起絲絲苦澀,方圓將目光轉向別處,不再去看其樂融融的幾人。

小心些,別摔著了!慕青見方圓在下馬車的時候神色黯淡,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便伸手扶住了他,防止他下馬車的時候摔著了。

謝謝…方圓扶著慕青的手下了馬車,像他道了謝。

可是身子不舒服嗎?慕青眼底帶著擔憂。

方圓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回道沒有,剛才發獃了一會兒…

嗯,若是身子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記得和我說。慕青不放心的叮囑道,如今方圓身子特殊,又坐了這麼久的馬車,他不免有些擔心。

方圓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慕青的話抹去了他心中的苦澀,同時他心裡又有些許的懊惱,他竟然會因為慕青關心他,而感到開心。而且自己明明知慕青和蘇然的關係,可是心裡卻還是忍不住的會想到慕青,眼睛也會不由自主看向慕青。

方圓覺得自己一定是病了,不然怎麼會時刻都想在慕青身邊,只要一想他,心悸便動得厲害,還會臉紅!

他心中有些迷惘,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柳月這邊和蘇家兩父子說了一會兒話,見慕青還沒有上前,便開口道青青,小圓兒,你們兩個在哪兒說什麼悄悄話呢!快些過來呀!

蘇老爺見慕青正還有一名長相清秀的少年,於是問道青兒旁邊的就是他帶回來的那個孩子?

慕澹回道是那個孩子,他叫方圓。

那他…蘇老爺剛想繼續往下說,又想到了身邊還有柳月,便將已經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又重新組織了一下語言他的名字挺好!

慕澹……這個話題轉移的要不要這麼生硬!

柳月十分贊同的點點頭我也覺得,畢竟小圓兒的臉也是圓圓的呢!

幾人說話間,慕青已經帶著方圓走到了幾人身前

蘇世伯慕青打完招呼之後,便向方圓介紹了蘇老爺。

蘇老爺方圓臉上帶著笑,乖巧的喊了人。

之後幾人又寒暄了一會兒,才開始往山上走。

慕澹、柳月與蘇老爺蘇恆走在前面,他們三人年紀相仿,一路上有說有笑的走著。

而慕青、方圓和蘇然三個小輩則走在他們後面,只是三人之間的氛圍十分微妙,不似他們父輩的那般融洽。

蘇然,幾日不見,你氣色倒是好多了呢!方圓努力找著話題聊,不想讓自己在慕青和蘇然他們兩人之間顯得是多餘的。

蘇然臉上露出一抹微笑近日在家中休養,是好多了

你在皇城呆得可還算習慣?蘇然又說道等這次回去之後,你一定要來蘇府做客,屆時在約上阿琛他們,還可以出門泛舟游湖。

好呀,一言為定!方圓高興的應下了,蘇然他們也算是他在皇城裡除了慕青以外,唯一結識的朋友了吧。

今日沒想到你也來了呢!你也是要祈福嗎?方圓繼續問道。

嗯,除了祈福,每年我都會開這兒祭拜

方圓眼底帶著疑惑祭拜?

嗯,我爹娘供奉在佛光寺內,每年我都會來看看他們蘇然的聲音淡淡的,叫人聽不出悲喜。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爹娘…自知戳到蘇然痛處了,方圓趕緊道歉。

沒什麼,我尚在襁褓中的時候,他們就不在了,是我叔父一直照顧我,將我帶大的。蘇然對他的親生父母之事,多半都是從柳月口中得知的,他也不怨他們,因為柳月告訴他,他的爹娘是為了保護他,才犧牲了自己的性命。

蘇然雖然從來沒有見過他爹娘,但是從柳月和他那些有關於他雙親的事中,他可以感受得到他們們彼此很愛對方,也很愛自己。

哦哦,慕青,你們也是來祭拜他們的嗎?方圓冷不丁突然問道走在一旁,一直未出聲的慕青。

慕青點點頭,回答他道對

原來是這樣礙方圓又用其餘兩人聽不見,極小的聲音感嘆了一句關係真好…

在這之後,方圓又和蘇然有一搭沒一搭的邊走邊聊,偶爾問道慕青,他也會回上幾句,其餘大多數時間,他都是一言不發的走在兩人身後。

又有了半個多時辰,穿過鬱鬱蔥蔥的林間,一座廟宇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在長長的階梯的盡頭,可以看見朱紅的牆和高高的牆檐,在入門口的正上方,懸挂著「佛光寺」三個赤金大字,赫然醒目。

佛光寺位於山間,寺廟被周圍的古樹環繞,環境悠遠且寂靜。

當慕澹他們走到寺廟大門口的時候,像是早就知道他們已經到了一般,一位小和尚從寺內走出,在前面為他們一行人帶路。

從外面看起來佛光寺很普通,但是當你正在走進佛光寺內的時候,寺內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金碧輝煌的琉璃瓦,硃紅色的牆,巍峨的門樓莊嚴肅穆。

每間佛殿門媚正中高懸金匾,門上雕刻著精美的神仙、花卉圖案,富麗堂皇。走進大雄寶殿,映人眼帘的是三尊大佛像,擔露胸膛,雙膝盤坐,雙手合面泛笑容,惟妙惟肖,生趣盎然。走過大雄寶殿便是大士殿,這裡供奉千手千眼觀世音。觀世音對面是一尊金甲金剛,全身披掛,威風凜凜。

廟中除去慕澹一行人,還有幾位香客,此時有幾位夫人正跪在佛祖前虔誠的跪拜。

方圓一時之間看得眼花繚亂,他沒想到,外表看起來如此樸素的寺廟,在它裡面,佛像竟然修葺得如此精美端重,叫人就算是看了一眼,也不由得對它們心生敬畏。

穿過前面一眾的廟堂,小和尚帶著一行人來到了後院一處清靜客房處,今日雖說廟中還有其他香客,但是小和尚帶他們到的地方確是廟中最靜的一處客房。

一直伺候在一旁的丫鬟小廝得了吩咐,都去收拾主人今晚的房整頓行李了。

而慕澹他們,則由小和尚繼續帶著樣寺里更深處走,最後他們停留在了一間屋子外。

屋內傳出幽幽檀香,隱約還能聽見房內之人誦讀經文的聲音。

師傅,我將慕施主幾人帶到了小和尚恭敬的站在門邊,對屋裡的人說道。

我知曉了,釋空,你先去誦讀今日的經文吧…屋內誦經的聲音停下了,一道蒼勁略帶沙啞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是,師傅之後小和尚向幾人雙手合面鞠了一躬之後,便離開了。

小和尚離開之後,緊閉的門扉打開了,一位眉目慈祥的老者從屋內走了出來。

阿彌陀佛,慕施主,蘇施主,好久不見

這位老者是佛光寺的無修大師,法號釋空,是寺里的主持,他潛心研究佛法,為人和善,樂善好施,十分受人敬重。

慕澹回道無修大師有禮了

無修道貧僧已經為幾位施主續上了長明燈,過兩日祭拜需要的東西,也早就備下了

慕澹道有勞無修大師了,多謝大師

無修又道今日施主到此,想必疲乏了,且先回房中休息,等到明日焚香沐浴之後,便可在偏殿誦經祈福了

是,有勞大師了一向性子活潑的柳月,這會兒到了佛光寺,倒是表現出了與她年齡相符的穩重,舉止十分端莊雅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