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569 迷糊

作者:荷籽纖  |  更新時間:2019-01-12 15:09  |  字數:2474字

木蘭生在現代,長在現代,活在現代,她哪相信這些。

所以對於胤的阻止和擔心,木蘭倒是一點都沒放在心上。

「反正就是那個意思。」木蘭笑著無所謂的擺手道:「所以就要麻煩你去幫我打聽一下。」

胤皺眉沉吟著開口問:「那個法器對你很重要?」

木蘭點頭道:「是我師門的東西,肯定很重要啦。」

畢竟關係著系統的蘇醒,關係到她能不能回到現代,這事肯定很重要。

胤看著木蘭臉上的表情變化,卻總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

「你要說這個,我倒是知道那個墳墓在哪。」胤試探著。

「真的,你知道,那在哪?」木蘭一聽就激動的坐直了身子。

看來找到第三顆玉珠有望了,那之後系統也就能早點醒來了。

滿心高興欣喜的木蘭,卻被胤接下來的話,像是潑了一瓢冷水。

「不過就算我跟你說了,如今也晚了,你也找不回那個法器了。」胤狀似可惜的嘆氣。

「為什麼?」木蘭失望的皺緊眉,兩隻手不自覺握緊。

胤伸手敲了敲桌子,淡淡的回道:「當然是因為那個墳墓,早就被皇阿瑪加梁九功去開棺了,也已經發現那是一具空棺。」

木蘭驚訝的瞪圓了眼:「所以,你的意思是,康熙他早就發現那個棺材裡沒有屍體。」

胤聽木蘭直呼皇阿瑪為康熙,本想開口糾正她,可是略想一下後又放棄了。

「對,皇阿瑪早就知道你當年假死離宮的事了。」胤點頭。

木蘭這會也心情去沒解釋她當年並不是故意假死離宮。

畢竟要是真去解釋的話,有很多事都解釋不清楚。

木蘭也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感覺真是太糟糕了!

玉珠如果到了康熙的手裡,那要重新找回來,那可比去挖墳開棺更麻煩。

胤看著臉色變得分外難看的木蘭,卻是故意讓她有更多壞設想的道:

「你說,要是被皇阿瑪知道當年你不止是騙了他,如今還敢再次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他面前,皇阿瑪他會怎麼處置你?」

怎麼處置?

木蘭想著身為帝王的康熙,掌握著天下的生殺大權。

這期君之罪……

「真,真把我給弄死?」木蘭想著臉色是越來越白,嘴角都不自覺的顫抖著。

她的小心臟是緊縮著「砰砰砰」狂跳,一瞬間感覺渾身的冷汗都下來了。

要不要這麼恐怖啊!

為了自己的這一條小命著想,她以後絕對絕對不要跟康熙見面。

「所以我剛剛就說不要見他嘛,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搞丟了。」木蘭哭喪著臉忍不住抓了抓頭髮哀嘆:

「我只想找回那個法器,現在看來,那個法器肯定已經落到你皇阿瑪的手裡了。」

胤看著木蘭害怕退縮的模樣,知道這會應該是打消了她心裡,最後一點去見他皇阿瑪的心思。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胤想著眼底閃現笑意,故作關心的問:「那到底是個什麼法器,你一定要找回來嗎?」

木蘭一聽胤這口氣是願意幫忙,就提起精神蹙眉開口道:「那個法器對我很重要,我一定要找回來。」

胤沉吟著暗自斟酌,似乎在衡量著得失,好像此事對他有些為難。

木蘭看著就伸手扯了扯胤的胳膊,略帶點撒嬌的口氣道:「胤,那個法器真的很重要,你幫幫我好不好。」

胤安撫著拍了拍木蘭的手,卻是依舊沒有開口答應。

木蘭見他那皺緊的眉頭,臉色看著十分的不好,頓時就覺得自己有些自私。

雖然還是不想放棄尋找那第三顆玉珠,但是木蘭也不想繼續去為難胤了。

畢竟胤是康熙的兒子,康熙他又是皇帝,宮裡也都全都是他的人。

如果此事不幸失敗,到時候暴露出胤。

若是使康熙對胤有戒心提防的不喜,那對胤以後繼承帝位來說,也許會是設了一道大坎。

她不能為了自己,就害了胤。

「要不還是算了吧,等以後有機會再說,反正這個事也不急。」

木蘭想著要是實在不行,就只能等到胤當皇帝後,她再去找第三顆玉珠了。

胤看著木蘭臉上的失望,還有對他的關心和在意,可沒覺得此事真是她口中所謂的不急。

「那個法器到底什麼樣,我派人偷偷去皇阿瑪哪裡找一找,如果能找到就好,實在找不到就沒辦法了。」胤提議,沒有把話說滿。

畢竟那個「法器」,是從空棺里找到的,算是代表著木蘭。

皇阿瑪必定不會當成是平凡之物,肯定並不會束之高閣的不管不理。

想來就算皇阿瑪不是常帶在身上,估計也是收藏在了私庫里,也許還會經常拿出來看一看。

所以說此事還是有些麻煩的,不可能會容易的就辦成功。

而且如果真的成功了,後續估計也會很麻煩。

「這樣不會對你有影響吧?」木蘭還是有點擔心,可不想胤為了她涉險。

「放心,我會思慮周詳的,到時候若是真找到了,就派人製作一個外表相像的,估計也能矇混一段時間。」

胤準備到時候使用一個「偷梁換柱」之計。

「所以你那個法器到底是什麼東西?」胤有些好奇。

說到這法器,他還沒見過呢。

木蘭放心的老實回道:「那個法器就是一顆玉珠。」

「玉珠?」胤皺眉問:「什麼樣的玉珠,什麼顏色,多大?」

木蘭回憶著當初見到的那三顆玉珠,伸手比著道:「那顆玉珠大概有這麼大。」

木蘭說著皺眉又想了想,當初的那三顆玉珠,大小都不一樣,所以……

「不,應該是這麼大。」木蘭說著手上的動作又縮小了一點,但是好像還是不太對。

「嗯,顏色……」木蘭又移動了一下手指,對於顏色心裡不太能肯定。

畢竟當初她只是隨意的看了幾眼,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上面,所以如今回憶著也不是太清楚。

在她記憶力那三顆玉珠是一直發出紅光,看著也不知是沒有顏色,還是紅色。

可是她後來從馬仁夫妻倆手上得到的那顆,卻是黑色的,而且上面還滿是裂紋。

到了現在想著,木蘭自己都昏頭昏腦的迷糊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