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九章:其心可誅

作者:春夢關情  |  更新時間:2019-01-12 12:33  |  字數:2277字

??????????第169章其心可誅

尤珠是自個兒嘆了氣,後頭的話就沒再說下去了的。

魏鸞噙著笑,也不招手叫她,當珠虛扶著她,她也虛借力,一面輕移蓮步往羅漢床那頭挪過去,一面又開了口:「插手是一碼事,過問是另外一碼事。我已經跟著出了門,到了湖州,幾次三番沖著我來」

她嘖的咂舌,話不必說明了,自己的心裡卻清楚:「黎晏不叫我插手,是怕我勞心勞神,加之外頭有很多事情,我未必能處理的得心應手,我雖無心,卻只怕壞事,凡事有他在,原也用不著我奔波勞累的。可出了事,我總得知道,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難不成兩眼一抹黑,做個睜眼瞎,人家在外頭忙前忙後,我真沒心沒肺的悶頭睡我的覺嗎?」

她這樣說,尤珠就不好再多勸什麼。

她其實不贊成姑娘這樣過問外面的事,學學大姑娘那樣多好啊,將來持中饋也好,料理內宅也好,那是姑娘家的真本事,出了嫁,做了人家家的人,難道還有心思惦記外面的事情嗎?

尤珠偷偷抬眼打量了一回,心裡想著黎晏那一茬兒呢,覺著魏鸞就真是做了齊王妃……不對,要真做了齊王妃,天底下多少雙眼睛盯著她,她更應該收好自己的本分。

齊王殿下寵愛姑娘,姑娘要過問外間事,他一定不會說什麼,可外頭人會怎麼說又會怎麼想呢?

如今養了這樣的習慣,也沒人約束姑娘……

尤珠自顧自的搖頭,卻幾不可見,輕嘆著推開門,一抬腳邁出去,自尋趙隼去,再不提後話了。

當珠看了看她的臉色:「姑娘,你沒生氣吧?」

魏鸞搖頭,反問她:「別人對你好,你會反過來同人家生氣嗎?」

當珠傻笑了一聲,撓了撓頭說不會:「我是怕尤珠說得多了,姑娘覺得她約束你,在家裡的時候,連齊娘都不這樣子約束姑娘,出了門,反倒她話那樣多,處處是要拘著姑娘似的。」

「那也沒見她去絮叨別的什麼人,平日里不也就是說你多一些嗎?」魏鸞失笑,覺得這世上,其實再找不出這樣好的丫頭。

當珠和尤珠這兩個,一個傻乎乎的只曉得忠心侍奉她,一個是聰明伶俐心眼子也多,但多歸多,卻從沒有壞心思,仍舊是一門心思為她好。

她正待還要再說什麼,聽見外頭一陣腳步聲,再是吱呀一聲,門就被人從外推開了。

魏鸞隔著紗屏,能隱隱的瞧見個人形,果然是趙隼跟在尤珠的身後進了門來的。

他進門那會兒其實有些猶豫,腳下是頓了頓的,魏鸞能瞧見個大概,於是揚了聲叫他:「趙隼?」

他這才低了低頭,邁進門來。

她眼看著趙隼端了個尋常的禮,嗯了一嗓子算是應下又示意他起身來,噙著笑開口:「我原以為尤珠要到外頭去尋了你來,得費些時間。」

趙隼立時明白她的意思:「主子吩咐了奴才在樓上守著,防著那些刁民糊塗,倘或有一兩個不長眼的往樓上沖,沒人守著可不成。」

於是魏鸞的眉峰便更是高聳起來:「鬧的這樣厲害?」

趙隼點了點頭,又怕她瞧不見,回了個是:「一大早鬧將起來,起先是在客棧外頭被攔住了,可不攔倒還好,越是攔著,他們心裡的怨氣越是厲害,還打傷了兩個衙役,主子叫一人賞了二兩銀子好抓藥治傷。他們收不住場了,才打發人進來回了主子,鬧到這會子,人都扎堆聚在樓下大堂中了。」

「鬧什麼呢?」魏鸞愁眉不展,面色凝重起來,「我聽尤珠說,是為著前幾日抓的那幾個人,可你當時抓人的時候,他們就沒鬧?」

「這些人居無定所,最多是平日扎堆而已,抓人那會兒沒這些人在,抓了人,估摸著他們幾日不見人,又到處去打聽,掃聽著了消息,今日才來鬧。」趙隼語氣沉重,其實他面色也不好看,只是魏鸞瞧不見罷了,「姑娘用不著擔心,咱們帶了人來的,知府衙門的衙役不頂事兒,咱們帶的人保管夠用,不會叫他們衝撞了姑娘。」

魏鸞嗨呀了一聲:「我哪裡是怕他們衝撞了我。眼下黎晏是怎麼說的?難道就憑他們這麼鬧嗎?」

「主子起先也生了氣,但想想都是些無知的百姓,為著兄弟們敢鬧到主子跟前,好歹算是有情有義,也就沒那麼大的氣性了。這會兒大爺陪著主子在外頭,還在勸他們回去。」

魏鸞嘶的一聲。

黎晏的脾氣不算頂好的,平日古怪的時候也多,今兒這樣壓著火氣,只怕並不為這些。

「你當初抓人,是查有實證的,那這些人既然沒叫你抓了,我想著,他們是沒收人銀子?」

她到底問出聲來,趙隼便頓了須臾:「姑娘開口問了,奴才也不敢不如實回姑娘。抓的那幾個,是查有實證,可這些個沒叫抓回來的,也未必就乾乾淨淨。主子早上聽聞的時候,已然叫奴才安排下去,查一查這些人的由來和背景,這些日子又同什麼人走動過。說是些無家可歸,乞討度日的可憐人,可奴才瞧著,這伙子人來勢洶洶,真是一點兒也不怕主子的。」

這便是了,也正應了她初時的猜測。

只怕這些人的背後還有人,而那個人,十有**就是這場風波的幕後主使。

所以這樣算下來,他花了銀子指使人大肆造謠,除去要敗壞魏家和黎晏名聲之外,也是算著有一日黎晏的人查著了這些人,必定動手抓人,而這幕後黑手,便早為他們備好了後招抓了人便煽動另一夥子人到黎晏面前來鬧。

這人,放是不放呢?

若放,黎晏氣不順,咽不下這口氣,糊塗事兒辦起來,使性子那也是一把好手的。

可要是不放,外面把他傳的更加不堪,這樣子去為難湖州城的老百姓,虧的他是個王,人說愛民如子,他卻一點也不憐愛這大梁的子民。

用意惡毒,其心可誅!

--?上拉載入下一章?s?--?8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