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冤家:腹黑少爺實力寵 恐怖靈異

歡喜冤家:腹黑少爺實力寵 第八十一章 有驚無險

作者:程禾呈

本章內容簡介:> 眾股東最終一致決定,再給程向南一個月的時間,如果能把公司從死亡線上拉回來,那是再好不過了。 其實這些股東也不是故意施壓,只是商人本性使然,有損利益的事,他們不會去做的,加上安封故意放出的...

股東大會上,程向南正襟危坐,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讓人捉摸不透。

「程少,公司最近的狀況大家都心知肚明,既然你沒能力帶領公司走上更高的台階,那不如讓賢吧,況且程家已經不是最大的股東了,你這麼賴著不走也不像話。」一個滿臉橫肉,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率先打破沉默,目的很明確,『逼宮』,讓程向南把權利請讓出來。

掃了一眼在座的股東,程向南笑笑,樹倒猢猻散,這些人還真是夠狠。早知道有這麼一天,他沒有一絲的慌亂,慢吞吞起身,對著助理耳朵悄悄吩咐,助理點點頭,禮貌地退出去。

「大家對於程家所持股份的懷疑,我是能夠理解的,不過謠言就是謠言,等到一會兒助理回來,我相信一切謠言都會不攻自破。」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要說這程家唯一的繼承人,他們了解的不夠多,但最近工作中表現出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不是聽說公司要倒閉了,他們也不會聚集起來鬧事。

助理回來時,手裡拿了一個文件夾,依次將裡面的文件發到各個股東手裡。

程向南看發完了,開口說道:「大家一定要看清楚了,不要被小人利用,做出損人不利已的傻事,我們本應該是利益共同體,如果鬧內訌,受益的是誰想必大家比我清楚。」

幾個大股東都犯起了難,聽說潤隆不行了,他們都想甩了手裡的股票,可這份文件里很清楚地記錄了最近幾個月潤隆的盈利額,還有程家所持股份為百分之四十五,這和外界所說的完全不一樣。

「大家都是在商場摸爬滾打的前輩了,我相信大家有最正確的判斷,如果實在信不過潤隆,信不過我們程家,可以選擇出賣股票,我絕不挽留,但選擇留下的,我程向南日後絕不虧待。」

此話一出,大半原本已經下定決心鬧事的股東開始動搖了,跟誰過不去都不能跟錢過不去了,最近幾個月潤隆的盈利相當可觀,不僅商場,就連醫院都開始盈利了。

「大家先考慮一下吧,我先去工作了。」

程向南故意吊這些人的胃口,就得讓他們陷入兩難,讓安封的陰謀詭計使不出來。

「你說這……到底誰說的是真的?」一個老頭子攤攤手,對著旁邊的另一個說道。

「哎,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再給這個孩子一點時間吧,畢竟我跟了程恆豐一輩子,不能做的太絕。」

「我也再等等,畢竟這不是兒戲。」

眾人你一嘴我一舌地討論開來,程向南坐在辦公室里,看著監控錄像,終於舒了口氣,要不是提前知道他們會來這麼一出,早早把資料做好,買了一些小股民手裡的股票,還真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

「總裁,你說給我們通風報信的人會是誰?想來想去都想不出到底誰這麼好心,會幫助我們。」助理一臉的疑惑,昨天晚上,他收到一條匿名簡訊,稱今天股東會聚集鬧事,讓他們小心點,這麼重大的事情,他立馬給程向南打電話請示。這就是付卿送茶水時聽到的通話內容。

總之啊,潤隆現在局勢不穩,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程向南所有的掙扎都好像刀尖上的舞蹈,成功了固然好,一有閃失就是萬劫不復。

「調查一下,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一定要好好報答人家。」助理點點頭,拿起文件出門,又去工作了,最近潤隆的員工都像陀螺一樣,轉個不停,為了生存,大家團結起來,共渡難關,程向南感謝每一個為公司付出的員工,但對員工來說,這份工作意味著收入,他們也不想失業。

眾股東最終一致決定,再給程向南一個月的時間,如果能把公司從死亡線上拉回來,那是再好不過了。

其實這些股東也不是故意施壓,只是商人本性使然,有損利益的事,他們不會去做的,加上安封故意放出的消息誇大了潤隆面臨的困境,他們不得已才行之。

這一次好在有驚無險,程向南意識到處境越來越嚴峻了,以後必須要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不允許半點的差池。

他現在用盡全力支撐著,為了得到安氏的融資,不得不給了潤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被逼到走投無路的境地,也只好見招拆招,程向南一直相信付卿說的,車到山前必有路,天無絕人之路。

安氏集團,安封聽說了上午的事,氣的暴跳如雷,自己苦心積慮設的圈套,布的局,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輕而易舉就解了,他怎麼能不氣。

「肯定是有人走漏了風聲,你去查一下,查到后直接處理了,背叛我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常」他惡狠狠的目光,好像要吞噬一切,讓人不寒而慄,嚇得旁邊的助理趕緊應承著,大氣都不敢出。

付卿不再逃避程向南了,既然他也是受害者,她怎麼能再傷害他。她做了一些好吃的,去公司送午飯,作為一個妻子,能做的也只能這些。

「辛苦啦,給你做了些好吃的,趕緊趁熱吃了吧。」

付卿悄悄咪咪地走進辦公室,看到程向南正對著電腦敲字,這都中午了,居然還沒有去吃午飯,她心疼不已。

「你這樣可不好,要是累垮了怎麼辦?到時候你就不怕我帶著孩子回雲城,重新找個人結婚?」付卿故意逗他,這整天著一張臉,難道不怕抑鬱?

「你敢,到時候把你抓回來,吊起來打,看你還亂不亂跑。」雖然說的話很暴力,很露骨,但付卿覺得他好溫柔,高高在上的一個大男人,他說她只愛你,還把你寵成孩子,任誰都會心動吧。

「吃飯吧,我不跑,捨不得。」付卿將飯菜一樣一樣端出來擺好,硬生生把他從辦公椅上拉過來,把飯碗遞給他,筷子遞給他,逼他吃飯。

「我需要你喂,不然我咽不下去。」程向南一個大男人,居然挽著付卿的手臂,撒嬌賣萌,福這是怎麼回事?

「好,你先放開我。」

「張嘴。」他乖乖張嘴,她夾了一大筷子飯,直接塞進去,「多吃點,下午有力氣工作。」

「喝點湯,別噎著了,我特意熬的排骨湯,我喝不完了,給你盛了一桶,你沾了孩子的光,你知道嗎?」

「嗯,以後孩子是老大,你是老二,我是奴僕,什麼都聽你的。」

付卿看他油嘴滑舌的,不再理他,「自己吃吧,我有點累了,不準剩,不然以後不給你送飯了。」

他聽話的吃個精光,湯也喝的一滴不漏,正想向她邀功時,抬頭看到她靠在沙發上睡著了,恬靜的睡容,看起來乖巧動人,「小妖精。」起身,將她抱起來,放平在沙發上,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她身上,雖然室內有空調,但冬天的溫度很低,他怕她著涼。

付卿睡夢中聽到一聲大吼,嚇得一激靈爬起來,看到安涵不知什麼來了,正站在她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那眼神,好像要將她生吞活剝了一般。

「安小姐,你這是幹什麼?難道名媛的素養就是私闖別人的房間?」付卿不卑不亢,與面前的女人對視,安涵一時之間慌了神,付卿以前不是這樣的,總是逆來順受,如今敢這樣盯著她看,她一時間不知所措。

「我和向南哥哥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哪是什麼別人,倒是你,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你的愛好難道就是奪人所愛?」她趾高氣昂的態度,讓付卿覺得噁心,以前覺得她可憐,現在看來,是自己同情心泛濫了。

「你的所愛都不愛你,我還用奪嗎?倒是你,奪人性命的事都做過了,還振振有詞,難道就不怕午夜夢回我父親找你?」

安涵氣得牙痒痒,這個女人怎麼突然伶牙俐齒了。

「向南哥哥呢?我是來找他的,不想跟你多費口舌,一個不要臉的女人,懷著別人的孩子還好意思回來找向南哥哥。」

付卿剛想懟回去,抬頭看到門口的程向南,四目相對,她想知道程向南會說什麼,於是直勾勾地看著他。

「安小姐是臉皮太厚還是耳朵不好?我不是說過了嗎,以後別再來找我了,你這樣我妻子會不開心的,她一不開心對我們孩子就不好,孩子不好我就會生氣,我生起氣來,我自己都害怕。」

他慢慢走到付卿身旁,將她摟到懷裡,親昵的動作讓安涵心如刀絞,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居然在自己面前摟著別的女人,她吸了口氣,抬頭將眼淚逼回去,「我不會輕易放棄的,有孩子又怎樣,我就不信我付出所有你還無動於衷。」她決絕的樣子,既讓人心疼又讓人不解,喜歡一個人,難道真的一定要擁有?難道非得傷害別人?

「安涵,你這樣真的不值,趁早收手吧,別一錯再錯了。」看著安涵抹淚離開,程向南對她說出了這番肺腑之言,她和安封不一樣,她只是單純的追求不屬於她的愛情,被人利用做了一些錯事,並不是不可原諒。

停頓了幾秒,她淚眼汪汪,回頭看了一眼兩人,苦澀地笑笑,臉上還有淚痕,卻非得強顏歡笑,如果不是太執著,她應該是個好姑娘。

每個人都會被困在愛情里,如果有些感情無法擁有,卻學不會釋懷,那就註定活在痛苦之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