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娘子不二嫁 散文詩詞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九十五章 惡人還得惡法治

作者:水際

本章內容簡介:,但法理還在!大家都是親戚,一筆寫不出兩個白字。我們只不過是想要回自家該得的東西,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站到皇帝老兒面前都占理! 「你們呢?佔了人家的地,佔了人家的宅,用人家的官身名頭做生意當保...

白予在旁微微一笑,眼光卻森寒籠住周氏,「想來那地契是相爺的名字,後來也沒去官府更名吧?

「若沒更名,就還是相爺的產業,如今自然也是白二郎的,勞煩嬸娘去找出地契一看便知。」

周氏被他一瞅,情不自禁打了個哆嗦。

白翊經他提點,抬頭道:「是,若六嬸還記不得,那我們只好上官府查證地契留檔去。」

周氏這才想到,當年吳國還在的時候,地契押約官府都是要留檔的,哪像如今這麼方便!

海城沒大亂,若這幾人堅持要查,還真能查到,到時候這宅子只怕要賠一半出去!

當即慌了神,乾笑了幾聲,故作恍然大悟:「哎呀,是是是,還是你們想得周到,我還以為相爺沒要,這事兒就算了呢1

說著提著裙子往外走,「我找找地契去。」

過了會兒拿著個小匣子回來,滿臉笑道:「還真是,哎呀,這家裡日日事兒太多了,我這是東邊兒也要操心西邊兒也要操心,這地契還真是忘了個一乾二淨。」

她遞到白翊手上,「你們是想今晚住過去,還是明日?那邊兒還沒打理,恐怕有些亂。」

白翊打開一看,遞給白予和言琢。

是個兩進的小院子。

言琢向白翊使了個眼色。

白翊道:「六嬸要不再找找,應該還有其他宅子。」

周氏臉一垮,連裝笑都懶得裝,這幾人也太不要臉了,還想全都要回去呢?!

她指著外頭翹著鼻子露出本色道:「你們也看見了,就為這事兒我三頭兩回跑著折騰多少趟,這些地契單子都不知是猴年馬月的,白家這麼多產業,難不成我還一個一個翻出來不成?

「再說了,當初給相爺的就這宅子!你們若嫌地方小,便在我們院里住下,白家還不至於讓窮親戚睡大街去1

給個院子應付就夠了,這家人還真當自己還是相府人呢?

給臉不當臉,別怪她沒給人台階下!

白翊氣得麵皮通紅,對這種撕破臉皮的做法又不知該如何應付。

言琢見這周氏明著吞了白士忭的產業不說,還看白家人如今落魄了就仗勢欺人。

想來當初白夫人就是在這樣的潑婦手下受了不少氣,所以她才即使大郎被困囹圄也不相求族裡。

她淺笑著站起身,「六嬸口齒這般伶俐,難怪白家如此蒸蒸日上。」

周氏不知為何,有點懼她,見她站起來說話心頭微微一慌,不知這小娘子又要拿出什麼大招來。

言琢直視著她,毫不客氣道:「不過俗話說得好,吃水不忘挖井人。白家如今財大氣粗,走的什麼路子,六嬸想來心知肚明。就拿這園子來說吧,雖不如我何家府邸,但看著也有三十來畝。」

周氏聽她先一句就頗不舒服,走的什麼路子?就算當初白士忭給白家爭了門楣,那也是他們自己經營來的!

再聽最後一句,冷冷一哼,「不好意思,六十四畝1

三十來畝?就這--

么看不起白家?

言琢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哦,六十四畝,大伙兒可都聽到了。建這宅子是在二十年前吧,那會兒還是按吳國律例建宅。海城白家是商賈,吳國對商賈屯地可有重規,一應商家建宅不得超過三十畝。六嬸難道忘了?」

周氏臉色漸漸變青,聽出了言琢想說什麼。

這丫頭怎麼會知道吳國有些什麼建宅律例?

連她都是聽白士信說了才知道的!

「這六十四畝的宅基地是怎麼批下來的?六嬸若想不起來,不如我幫你想想?是你們說想幫我阿爺建宅吧?還是說你們拉我阿爺一起建宅?那土地買賣契約上有沒有我阿爺的名字?

「若沒有阿爺的二品官身,白家哪兒來的本事建這麼大的園子?」

周氏臉色已經慘白。

言琢這句句都問得正中她死穴,她連辯都沒法辯!

她強撐著回一句:「那些事兒,我不知道,現在吳國都沒了,還不隨你編?」

言琢見她純粹開始耍賴,也沒了耐心,目光一冷,言辭不再客氣。

「六嬸兒,大伙兒一家人,也不說那麼多彎彎繞繞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但若是你們想貪我們應得的東西,那也不要怪人給臉不要臉!

「吳國是沒了,但法理還在!大家都是親戚,一筆寫不出兩個白字。我們只不過是想要回自家該得的東西,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站到皇帝老兒面前都占理!

「你們呢?佔了人家的地,佔了人家的宅,用人家的官身名頭做生意當保護傘賺銀子,得了人的恩,承了人的情!不報恩還情不說,白白佔人便宜還倒打一耙,就這麼欺負人孤兒寡母?

「如此無情絕義不知廉恥,晚上睡覺就不怕我阿爺來找你?打雷下雨時就不怕引雷劈?」

一番話聽得白予等人又痛快又解氣。

周氏已經又氣又怒被她罵得直哆嗦,捏著帕子說不出話來,一手指著言琢,上氣不接下氣,「你……你……」

好啊!

跟她撕破臉是嗎?

周氏氣極,一拍案,「土地契約早沒了!那是吳國!現在是什麼時候,是大周!皇帝老兒都沒了,別跟我提什麼相爺!我就不認怎麼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們海城白家自個兒好好經營的生意,你們別想跟個叫花子似的來佔便宜!

「我們白家能有今日是自己有本事!白士忭自己不爭氣,保不住自個兒宅子保不住孤兒寡母,你個奶都沒餵過的丫頭片子在我面前逞什麼能1

忽眼前寒光一閃,白予手頭長劍橫在她面前,冷冷道:「六嬸兒,都是親戚,說話不要這麼傷人。你再說白家老爺半句不好,那我們也要憑自己的本事要回自己的東西了。」

他一面說,手頭長劍一面轉了轉,殺氣逼人。

周氏罵街是能手,可哪見過這等真刀真槍的陣仗,登時臉青唇白說不出話來,嚇得她身旁婆子都哆哆嗦嗦不敢上來扶。

現在這年頭,什麼是本事,刀劍才是真本事!

人家劍都逼上她脖子了,她長再多的嘴也沒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