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13章 梳洗

作者:余半杯  |  更新時間:2018-10-11 06:44  |  字數:2190字

秦曼瑤自己有些不適應,望著鮮艷的指甲,有些發愣,被這麼一塗,好像手更加白皙了。

……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用晚膳,秦樂弘隔著桌子朝秦曼瑤擠眉弄眼,秦老夫人訓斥了他幾回才安靜下來!

等吃了飯後他和秦曼瑤站在院子里嘀嘀咕咕道:「明天你要不要我們為難陶大人呢?我和哥哥都已經想好了要出什麼題考他了,他若是答不上來,那就讓他站在門口大聲的背誦《女戒》怎麼樣?他若是答出來了那就給他兩大海碗的酒,喝完了才能進來!」話落,掩面得意的笑了起來,這兩個主意可都是他想出來的!非常有成就感!

秦曼瑤一臉哭笑不得,回道:「我看你不過是來和我炫耀的,若是我不答應,你就不這樣做了?我勸你還是收斂點,陶大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她說的是事實,陶狐狸怎麼可能沒有做好接親的準備呢?等閑的手段豈能困住他,二哥真是異想天開了!不過她並不打算提醒他!

她覺得此刻真好,二哥終於恢復原來活潑開朗的一面,似乎慢慢走出來了,不過她知道他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去看袁氏!

但這都不影響他們二人兄妹的感情。

「嘿嘿。」秦樂弘看著她直笑,想著往後他就是陶然的二舅哥了,身邊不知多少狐朋好友羨慕他,他比從前更為受歡迎了!「我現在想想……我還真有點打怵,那麼一個遙不可及的人物就要成為我的妹夫!這讓我最近夜裡都是被樂醒的!明日應該是一場苦戰,但願我和哥哥能撐住!」

秦曼瑤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道:「既是打怵,你就老老實實的拴著門和他要紅包不就好了,省的到時候為難不到他,反而讓他倒打一耙!」她覺得陶然還是能做的出來的,「再說,就算是答題作詩甚至吃酒,也肯定是有人代勞的,你費這個神做什麼。」

她明白男子之間的崇拜之情,心知陶然那樣一個人物,多少都會有像哥哥這樣的人去敬佩他!

秦樂弘若有所思,想了想道:「你別管了,反正到時候讓哥哥打在前鋒,我躲在後頭就行!我就不信陶然能來真的,來真的就不讓他進門娶媳婦,看他怕不怕!」話落,高高興興的走了,他就不信為了瑤瑤他會來真的!

秦曼瑤看著秦樂弘的歡快的背影直嘆氣,只想說二哥真的太天真了!太不了解陶然了!他豈能被旁人作弄?

帶著玉竹和知畫回了慕白居,蕭氏隨後而至,秦曼瑤看到她便知道她要做什麼說什麼,就遣了丫頭紅著臉陪著蕭氏坐著炕上,蕭氏握著她的手,道:「我原想再多留你兩年,可又擔心你到時候怪我,現在完全也沒想到你就要嫁人了。」她嘆了口氣,憐惜的摸了摸秦曼瑤的頭,「想當初你從涼州回來,還是個青澀的小丫頭,一轉眼的功夫就要出嫁了,大伯母也沒有把你照顧好………往--

後你就要自己關起門來過日子了,大伯母就更加幫不上你什麼了,但你要記住,不管什麼時候我和你大伯父都在,還有你祖父祖母和二伯父,還有四叔和你的幾位哥哥姐姐,他們都心系與你,你若是受了半分委屈就回來,不管對錯我們都是護著你的,誰也不能欺負你,當然了,我更願意相信陶大人能將你照顧好,不受半分委屈!」

秦曼瑤眼角微紅點著頭,蕭氏又道:無論如何這裡都是你的娘家,你隨時都可以回來,你要記著,知道不知道。」秦曼瑤的性子同她幾位姐姐不同,她獨立自強,蕭氏怕她以後就算受了委屈,也只會自己忍著,不告訴任何人!

「嗯,我知道!」秦曼瑤的眼淚落了下來,這一刻她彷彿看見了母親的影子同她重疊再一處,再也忍不住伸手抱住蕭氏,在她懷裡悶聲大哭。

「好了好了,傻孩子,這是高興的事情,不能哭,再哭明天眼睛就要腫了,那可不漂亮了!」蕭氏被她感染到,忍不住也落了淚,伸手用帕子擦汗,又道:「我們瑤瑤明日要做一個最漂亮的新娘!不哭了!」

「嗯!」秦曼瑤點點頭,從她懷裡坐起,吸了吸鼻子。

「這是五萬兩的銀票,你的幾位姐姐每人都有,這是大伯母的一點心意,你留著將來用!」蕭氏拿了個鼓鼓的荷包出來,「記得要貼身放在身上,並不是讓你防著什麼人,但女子身邊有錢心裡也有底,說話也硬氣,以後若是不夠用就回來找大伯母,雖然我沒什麼用但貼補你的銀子多少還是有的。」

四十八抬緊緊實實的嫁妝,粗粗算算也要花去一萬多兩,加上祖母給的一萬兩,大伯母明面上添的一千兩,私下裡給的五萬兩,幾位姐姐一人給了一千兩,兩位哥哥一人給了二百兩,四叔和二伯也一人給了五千兩,突然間她好像成了富人,這樣嫁過去還會受窮嗎,秦曼瑤流著淚笑著接了蕭氏給的荷包……開口道了一聲謝。

蕭氏認真的看著秦曼瑤,叮囑道,「陶然雖是有分寸的人,可再怎麼說他都是男子,他不懂這些,你少不得要自己護著自己,不能由著他胡鬧!身體最為重要!」

這些話也只有大伯母能和她說了,秦曼瑤頷首,回道:「我都記下了。」

蕭氏最怕最擔心的也就是這件事,小姑娘家的什麼都不懂,哪一個不是稀里糊塗的,她就是怕……想到這裡她又嘆了口氣,她也不能一直跟著秦曼瑤,靠的還是她自己!

蕭氏還是忍不住落淚,將秦曼瑤攔在懷裡:「好孩子……你雖不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可在我心裡早把你當成自己親生的女兒,這一嫁往後你就要自己支撐門庭,你還什麼都不懂,我實在是捨不得,也不放心!」

秦曼瑤埋頭在蕭氏懷裡哭了起來,二人哭了一通,玉竹和知畫在外頭聽著也忍不住落著淚,又怕秦曼瑤哭腫了眼睛不好看,才打了水進去服侍兩個人梳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