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天錄 歷史軍事

開天錄 第八十五章 烈焰噬金蟻

作者:血紅

本章內容簡介:不斷有血水噴出來,他的舌頭艱難的蠕動著,不斷的含糊其辭的吐出『築基』二字。 從巫鐵的氣息,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巫鐵只是築基境的實力,不過是元罡灌體的修為。 但是他硬生生用拳頭,將一...

「干我們啥事?」石猛的大笑聲中,老白第一個好似被瘋狗咬了屁股一樣蹦了起來。

渾身白毛一根根豎起,老白揮動著雙手,口水四濺的叫囂著:「六爺,這傢伙簡直是在放……」

一句髒話還沒說完,一名炎家的壯漢猛地大吼了一聲,他左手一晃,左臂上套著的紅銅護臂噴出大片火焰,化為一個直徑一米半的圓形火盾。

身高兩米開外的壯漢舉起左臂,用火盾護住身體,步伐隆隆猶如發瘋的公牛一樣橫衝直撞了過來。

巫鐵一群人站在人群後面,他們前面是數十名大石城的中高層官員。

炎家壯漢驟然發難,這些大石城所屬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七八個身穿甲胄的壯漢被噴吐著高溫的火盾燒得嘶聲慘叫,然後被巨大的力量沖得左右摔倒。

老白的髒話已經到了嘴邊,對方的火盾也到了他的面前。

渾身白毛捲曲、焦枯,然後冒出一縷縷細細的青煙。散發出高溫的火盾距離老白還有一米多遠,老白的滿身白毛就噴出了細細的火星,臉上被烤出了好幾個大水泡。

老白顧不得繼續罵下去,他尖叫著蜷縮成一團,好似一顆球一樣『哧溜』一聲,用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從巫鐵的雙腿之間竄了過去,幾個蹦跳就竄進了大廳的陰暗角落裡。

火盾發出『呼呼』破風聲,蠻橫的向巫鐵撞了過來。

巫鐵冷哼一聲:「炎家,好了不起么?」

雙拳緊握,金剛伏魔拳的拳勢展開,巫鐵渾身肌肉一塊塊猶如流水一樣均勻的蠕動著,肌肉隆起,白皙如玉的皮膚下突然有淡淡的金光浮現。

一聲大吼,巫鐵側過身體,雙拳一前一後轟穿了空氣暴擊而出。

就是一聲巨響,氣爆擴散開,站在巫鐵身邊的黑皮、鐵八十八、獨眼兒一眾人齊聲悶哼,踉蹌著向後連連倒退,實力最弱的黑皮更是雙耳急速的抖動著,一隻耳朵里不斷有血水流出。

重拳落在了火盾上。

火盾上噴出刺目的火光,烈焰熊熊裹住了巫鐵的雙拳。

巫鐵的拳頭被燒得皮開肉綻,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刺鼻的烤肉味。一旁的大石城所屬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烈焰焚體,燒得皮肉都焦糊了,這是何等劇痛?

巫鐵大吼了一聲,體內元罡猶如兩條大河,順著雙拳呼嘯衝出。

低沉的轟鳴聲中,一道道海碗大小的金色拳罡從他拳頭上激射而出,沉甸甸的打在了火盾上。火盾劇烈的震蕩著,一聲聲巨響連成了一片洪亮的雷暴聲。

驟然出手的炎家壯漢身體劇烈的震蕩著,每一道拳罡落在火盾上,他的身體都劇烈的顫抖一下,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後倒退半步。

巫鐵一步步的向前逼近,他低沉的嘶吼著,一團團金色拳罡不斷轟出。

火盾盪起了漣漪,不斷有碎裂的火光向四周迸射。炎家的壯漢嘶吼著,渾身戰慄猶如篩糠,他齜牙咧嘴的看著巫鐵,嘴角不斷有鮮血噴出來。

巫鐵用純粹的蠻力,硬生生透過火盾,震傷了這大漢的五臟六腑。

如今巫鐵純粹的**力量超過二十萬斤,加上元罡灌體,又帶來數倍的增幅。他更以無形力場包裹雙臂,不斷加重雙臂轟擊的力道和速度……

更不要說,金剛伏魔拳威猛霸道,自帶可怕的增幅效能。

各種因素糅雜在一起,巫鐵的拳罡轟出,每一道拳罡的力道超過百萬斤。

不過半個呼吸的時間,巫鐵轟出的拳罡何止一百道?

倒霉的炎家壯漢,在短短半個呼吸時間內,承受了上百次百萬斤的力道衝擊。

一口血連著一口血噴出,炎家壯漢的身體內不斷傳來骨節、筋腱碎裂的巨響。他就好像鍛壓機上的鴕鳥蛋,雖然蛋殼也算堅固,面對轟然砸下來的汽錘……他依舊碎了!

骨骼斷裂聲最終猶如炒豆子一樣響起。

炎家壯漢左臂上的紅銅護臂裂開了數十條裂痕,好些紅銅碎片『叮叮噹噹』掉落在地。

壯漢七竅噴血,身體一歪,軟塌塌的倒在了地上。他死死地瞪大眼睛,帶著一絲不可置信的驚駭,死死的盯著巫鐵不放。

「築基……築基……」壯漢嘴裡不斷有血水噴出來,他的舌頭艱難的蠕動著,不斷的含糊其辭的吐出『築基』二字。

從巫鐵的氣息,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巫鐵只是築基境的實力,不過是元罡灌體的修為。

但是他硬生生用拳頭,將一個剛剛踏入重樓境的炎家精銳轟得全身骨骼寸寸碎裂。

巫鐵緊握拳頭,他的拳頭被燒得稀爛,白皙如玉的皮膚被燒得斑斑駁駁,到處都是黑紅色的水泡,尤其是幾根指骨上皮肉被燒爛,已經露出了骨頭。

絲絲熱氣不斷從拳頭上湧出,巫鐵站在倒地的炎家戰士面前,低頭俯瞰著他。

「哪,這裡不是你們炎家的地盤……你們剛才說,你們想要把我們怎麼的?你們,想要我們死?」

大廳內一時間鴉雀無聲,過了兩三個呼吸的時間,石猛一下子跳了起來,左手舉起大斧頭狠狠的一揮,酣暢淋漓的大吼了一嗓子:「幹得漂亮……哈哈哈,乾死炎家的這群混蛋……」

炎家在場的幾個戰士臉色驟然黑了下來。

大廳內的大石城所屬則是同時大聲歡呼,一個個紛紛舉起雙臂用力鼓掌跺腳,歇斯底里的尖叫著。

自己石家的人,一個築基境的年輕人,居然正面干翻了一個炎家的戰士!

炎家!

這可是炎家的人!

蒼炎域三大家族中,炎家以血脈狂暴,盛產強大戰士而著稱。

炎家的狂戰士,向來橫行霸道,單從戰鬥力上而言,石家又或者魯家的戰士,往往要三五個人聯手,才能對抗一個同階的炎家戰士。

巫鐵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用相差一個多大境界的修為,正面干翻了一個炎家的混蛋狂徒!

剛剛被那個炎家戰士用火盾沖開,身體被燒傷的大石城所屬瘋狂的笑著,叫著,更有人向著另外幾個炎家的戰士,做出了侮辱性的挑釁手勢。

那個紅髮、紅皮的炎家壯漢猛地抬起頭來大吼了一聲。

吼聲如雷,熱浪翻滾,巨大的聲浪在大廳中往來翻滾衝撞,大石城所屬被吼聲所懾,下意識的閉上了嘴。

滿頭紅髮噴吐著絲絲火焰,炎家壯漢看著石猛怒吼道:「石猛,你想要開戰么?」

石猛一斧頭將自己的交椅劈成了兩半,他一挑八丈高,指著炎家壯漢吼道:「炎豹,你要戰,那就戰……兄弟們,操傢伙,把這幾個混蛋剁成餡餅餡兒1

『鏗鏘』聲大作,大廳內上百名大石城所屬紛紛拔出了兵器,一個個『嗷嗷』嚎叫著將幾個炎家戰士圍在了中間。

炎家戰士毫不示弱的拔出了兵器,背靠背的站成了一團,面容猙獰的朝著四周的大石城所屬大吼大叫。

雙方污言穢語猶如潮水一樣湧出,紛紛問候對方的女性長輩和晚輩,更是一萬次的和對方的女性同輩發生了各種不可描述的生理互動。

更有一些作風粗俗的傢伙朝著對方大噴口水。

百多個大石城所屬當中,有三十幾個人口水亂吐,炎家的幾個戰士在人數上落了絕對的下風,頓時被吐得渾身一塌糊塗,一個個狼狽到了極點,氣得『嗷嗷』怪叫。

炎豹猛地逼向了石猛。

石猛毫不示弱的一斧頭向炎豹劈了過去:「干你-奶-奶……你們炎家,還敢管我們石家的事情?」

炎豹拔出腰間手斧,『噹啷』一聲架住了石猛的斧頭。

兩人齜牙咧嘴的相互比拼著力氣,兩張同樣滿是橫肉的大臉逐漸的湊在了一起。

炎豹怒聲道:「我家小妹不能就這麼白死……你們石家,必須付出代價……那些賤種,必須死1

石猛咧嘴朝著炎豹怪笑:「他們都是老子的人……娘的,大好幾千戰士,你炎豹有這麼大的臉,開這種口?嘿嘿,我石猛,什麼時候賣過自家兄弟?」

炎豹怒吼,他一拳轟在了石猛的小腹上。

石猛右腿猛地一抬,膝蓋狠狠的撞在了炎豹的胸口。

石猛身高三米,比炎豹高出了一米有餘,從體型上來說,石猛佔了絕對的優勢。

炎豹挨了石猛一膝蓋,他胸口骨骼炸響,一口老血噴得石猛滿臉都是。

「石猛,沒得商量了?」炎豹嘴裡有火星噴出。

「商量什麼?不就是你炎家死了個女人么?」石猛蠻不講理的咆哮著:「她嫁給石檜那老鬼的灰孫子,她就該死……」

炎豹氣得七竅中都有火星噴出,他張開嘴正要說話,黑皮已經鬼鬼祟祟的到了附近。

『』的一聲大響,黑皮手中一張強弩噴出了一支淬毒的弩矢。

炎豹正在和石猛僵持,他的力量顯然不如石猛,正一點點落入下風,一點點的被石猛壓得向後彎下腰身。

黑皮的偷襲狠辣、無恥,淬毒的弩矢重重轟進了炎豹的後背,扎進他身體足足半尺深。

黑皮和老白一伙人勾搭在一起,他打出的弩矢上,除了黑皮匪團秘傳的毒液,更是淬上了一點點老白友情打折后賣給他的爛骨髓。

爛骨髓毒辣非常,弩矢剛剛入體,炎豹的傷口上就有大片黑煙噴出,一滴滴的膿水猶如噴泉一樣的噴了出來。炎豹痛得眼前發黑,不由得發出聲嘶力竭的慘嗥聲。

石猛的臉色變得很是陰沉。

他看了看黑皮,再看看重傷的炎豹,他猛地大吼了一聲,張開嘴一口咬在了炎豹的脖子上。

『嚓』一聲,炎豹的脖頸被石猛一口咬斷了大半,鮮血狂噴中,炎豹的身體抽搐著,力氣快速的消散。石猛毫不猶豫的舉起大斧,一斧頭將炎豹劈成了兩片。

「黑皮,幹得漂亮1石猛渾身都是炎豹體內噴出的高溫血漿,他胡亂擦了一把滿是血水的面龐,向黑皮比出了一根大拇指,咧開嘴獰笑起來:「不過,你殺了炎豹,以後在蒼炎域,你就只能跟著老子一條道走到黑了……嘿嘿,你除了給我賣命,哪裡都容不下你了。」

黑皮的臉色愁苦,他哆哆嗦嗦的彎下腰,向石猛鞠躬行了一禮。

巫鐵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黑皮下黑手,看著石猛突然發飆痛下殺手。

事情的演變實在是超出巫鐵的意料,他原本以為,雙方還會浪費口水討價還價一番。他也沒想到,石猛居然會如此彪悍的,直接斬殺了炎家的使者。

「剁碎了他們1石猛舉起大斧頭,朝著大廳內那幾個嘶聲怒吼的炎家戰士指了指,然後猛地噴出了一口血來。

淤血剛剛噴出,就猛烈的燃燒起來。

很顯然,剛才炎豹的那一拳轟在石猛的小腹上,也不是這麼容易承受的。

大石城所屬沖了上去,刀劍揮舞,向著幾個炎家的戰士下了殺手。

石猛大咧咧的坐在了半截交椅上,咧嘴笑了。

「炎豹……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的人么?嘿嘿,你身後的那老鬼,和石檜一樣,也投靠了長生教……你們炎家內部,也有人想要你們死。」

「哼,你們幾個混蛋東西,還以為你們能嚇得住老子?」

大廳內慘嚎聲、怒吼聲只持續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幾個炎家戰士拚死反抗,但是大廳內儘是大石城所屬,他們的反抗顯得如此的無力。

炎家派來大石城的使者被當場斬殺,消息立刻就傳遍了大石城。

大石城所在的石窟外,一條僻靜的礦坑中,一個身穿黑袍的老人靜靜的坐在一塊大石上。幾個鼠人從黑影中摸了出來,輕手輕腳的跪在了他面前,低聲的將城內的消息彙報給了老人。

老人滿是皺紋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變化。

他低下頭,低聲的自言自語:「這是石家的態度?還是石猛的態度?」

「完全……不準備講理了么?」

「石檜老兄被殺了……你們石家,是徹底準備撕破臉皮么?」

「可是你們難不成還以為,你們可以保全石家這一點基業?」

「長生教的強大,你們不懂。」

「長生的美妙,你們更不懂。」

「為了長生……呵呵……死傷多少人,都是值得的。哪怕是丟掉整個石家,丟掉整個炎家,都是值得的。」

老人雙手噴出絲絲火光,他雙手向前一揮,他身後就有一群群狼犬一樣大小的赤紅色螞蟻飛奔而出,呼嘯著向大石城沖了過去。

「烈焰噬金蟻……摧毀大石城吧……總要給石家一點點態度看看。」

:。: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