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二章 Eternal lo

作者:小辣椒Kk  |  更新時間:2018-11-02 00:21  |  字數:3879字

pete坐在房間的地板上,靠著牆壁抱著膝蓋,腦海中不斷想著ae的身影,想回去偷偷看他一眼,哪怕一秒。pete爸爸摟著sarah姨看了一眼pete處理的文件,pete處理起來還真是有模有樣啊!不愧是s的繼承人。pete穿著條紋睡衣,抱著紅蘿卜抱枕,敲了敲門,走了進去,緊張兮兮的走到爸爸的面前對爸爸說:「我想回韓國一趟,我保證不會回去媽媽哪裡,不會見ae,我只想偷偷看ae一眼,後天下午準時回到公司。」

pete爸爸放下手上的文件,抬起頭看了一眼pete說:「回去可以,但是不可以見任何一個人,我會讓t叔陪你一起回去,出門記得帶墨鏡和口罩,小心一點,不要被偷拍到。」pete捏了捏抱枕,點了點頭,做有錢人的少爺真是煩,什麼都做不了,想見ae,都要偷偷摸摸,3年什麼時候才到啊!ae今天休息,一早起床晨跑完,拎著早餐路過一間咖啡店,pete最喜歡吃這裡面的巧克力蛋糕和奶茶,每次買回去,pete都會大口大口的吃起來,嘴角邊都沾到了,ae無奈的笑了笑,用手指甜蜜的擦掉奶油,放到自己的嘴裡,對pete笑了笑。「pete」ae把早餐拎回家裡,收拾好廚房,寫了一張字體貼在冰箱門上我回去了,早餐在鍋里,記得吃。

「少爺,姥爺說了,口罩和墨鏡不可以摘下來,戴上吧。」好煩啊!pete本來打算摘下來透透氣,沒想到被t叔阻止了,只好乖乖把口罩和墨鏡戴好,跟著t叔走到了機場的休息室里休息。ellisn把eil安全送到家門口,eil打開車門拿起衣服,正打算走進屋子,不料被ellisn一把拉住了手腕,兩人面對面貼在一起,eil用手擋了擋臉說:「你想幹嘛,我媽和我姐在裡面,放開。」ellisn拿開eil的手,摸了摸eil的臉頰和下巴說:「gdnight,baby」想吐了,說晚安要不要說的那麼噁心啊!咦~我的媽呀!還噴了一口口水,我去。ellisn對eil拋了一個媚眼,eil沒眼看,打開大門,走了進去,eil的媽媽聽到聲音,站了起來,靠著門口看著eil和哪位總裁門口,瞬間臉色突變,eil摸了摸臉,為什麼那麼燙啊!我是發燒了嗎?還是,eil想什麼呢?你取向沒有問題,你喜歡的是女的,不是男的。「eil,回來了。」eil楞了楞,媽媽不會看到了吧,慘了,慘了,ellisn被你害慘了,eil媽媽笑裡藏刀,擰著eil的耳朵,走到了客廳的沙發上「跪下」eil乖乖的跪在地上,低著頭,不敢抬頭看媽媽,姐姐和姐夫在房間睡覺,聽到下面那麼吵,一副沒睡醒的樣子,走了下樓,看到eil跪在地上,這大晚上玩哪一出啊!「媽」

eil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看著姐姐和姐夫,媽媽越想越生氣,沒想到eil居然。。。。姐姐摸了摸eil的頭髮說:「媽,弟弟幹什麼壞事了。」媽媽把剛剛看到的事情告訴了姐姐和姐夫,她們沒覺得有什麼問題,媽媽的思想太老了,現在帥氣的男生都已經內部消化了,哪有什麼問題啊!「媽,消消氣,消消氣,eil和你姐夫滾回房間去。」吃完飯,天佑摟著柯洛,來到了漢拿大學看塗鴉秀,人還真多,停車場的車位都停滿了,天佑只好把車停在遠一點的地方。「寶貝兒,外套。」柯洛披上外套,背著包,拉著天佑的手,沿著樹蔭下走到了秀場的地方。「哪裡進去」兩個路痴,走著走著,都不知道哪裡可以進去了,天佑拉著柯洛的手,走了一圈,哪裡啊!無奈之下,只好問路過的路人「hell,heredig」路人指了指那邊,天佑點了點頭,柯洛對路人說:「」

兩人跟著路人的指引走到了買票的地方,柯洛看了一眼旁邊的票價,小聲的在天佑的耳邊說:「是韓幣還是人民幣」廢話,你來韓國用人民幣啊!天佑摸了摸柯洛的頭髮說:「你是吃傻了吧」售票小姐姐拿起桌上的售票卡對天佑說:「133」兩人對視了一會兒,決定買的票,離開場還有幾分鐘時間,柯洛喝水喝的有點多,到處找洗手間,天佑拿著東西站在門口耐心的等待著柯洛出來。「總裁」天佑轉過身看了一眼柯洛,從褲帶里拿出一包紙巾遞給柯洛說:「喝什麼嗎?我去買。」柯洛對天佑笑了笑說:「可以買可樂嗎?」天佑不喜歡柯洛喝那麼多碳酸飲料,對身體不好,但是柯洛偏偏不聽,平時在劇組裡每天幾乎和一瓶可樂,天佑用眼神diss死柯洛,買了一瓶礦泉水。「走了,進去,小心,小心」天佑害怕柯洛摔倒,緊緊的抓著柯洛的手,走到了座位上,擰開礦泉水瓶遞給柯洛,柯洛看了一眼,笑了笑,拿過天佑擰開對礦泉水喝了幾口。「看完大概7,八點了,我們回酒店吃吧,你也累了一天了。」柯洛點了點頭,兩眼放空的狀態看著舞台。

終於開始了,天佑異常的興奮,不斷拍手,柯洛繼續兩眼放空看著舞台上的演出。「好看嗎?寶貝兒。」最精彩的那一幕是用立體畫的形式畫出一個非常逼真的老虎,柯洛拍了拍手說:「嗯,好看。」天佑看了一眼發獃中的柯洛,無奈的笑了笑,這兩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累也是正常不過。「少爺,機票,可以登記了。」pete疲憊不堪的站了起身,拿起椅背上的紅色大衣走到了登機口,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