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九十章 被趕出家門

作者:百媚千嬌  |  更新時間:2019-01-12 13:12  |  字數:3575字

{}?「果真是手眼通天。」安生有些瞠目結舌,義憤填膺地道:「朗朗乾坤,他們就敢這樣明目張胆地進行毀滅罪證,欺君罔上,還有王法嗎?」

「只要沒有罪證,便是萬事大吉,他們即便是當著你的面殺人,你也無可奈何。」

冷南弦清冷一笑:「難怪他們如此謹慎,就連這雨後出土的麥芽竟然也趕緊派人清理乾淨,想來就是忌憚喻世子,害怕引起你的懷疑。沒想到反而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遇到了我與安生,使我們起了疑心。他們發現之後,便當機立斷,派人前來滅口。」

喻驚雲頷首:「多虧我在倉廩附近遇到了你家車夫,聞聲而至。否則,你們怕是凶多吉少。你可要記得,從今日起,你冷南弦也欠了我一條性命。」

冷南弦微微一笑,並不辯駁,算作默認。

「那我們以後可怎麼辦?」安生頹喪地輕嘆一口氣問。

「順藤摸瓜!」冷南弦不過略一沉吟,斬釘截鐵地道。

喻驚雲也立即會意:「運送這麼多的糧草,即便是分批而行,也是這麼大的陣仗,沿途不可能一點風聲也沒有。這場雨是禍也是福,倒是給我們直接指明了糧草所去方向。我這便派人,沿路向南搜查這些糧米的去處。只要能找到下落,你父親的罪責便可以減輕一點。」

安生瞬間升騰起無限的希望來:「我也要去!」

「京里若是再有什麼變故誰管?更何況這是十萬火急,情勢嚴峻,不是玩笑。」

冷南弦一句話將她澆醒,訕訕地閉了嘴。

「此事必須要趕在他們前面,不能耽擱,而且只有兩三日時間,夏大人馬上就要被斬首了。」

「這個容易,我立即下令,飛鴿傳書,沿路所有關卡密切注意,他們定然也不敢輕舉妄動,轉移藏匿所在。雖然他們提前了數日,我的人,絕對不比他們慢。」

兩人不過三言兩語,便計較定下了應對之策,事不宜遲,不敢怠慢,立即回城開始布署。

折騰半日,已經是天黑,喻驚雲親自披掛上陣,直接南下,安生與冷南弦也只能留在京城,等候消息。

折騰了一天,安生只覺得幾乎是精疲力盡,尤其是歷經過生死考驗,整個人都像是要虛脫了一般。靠在車廂上,她獃獃地望著車外一閃而逝的闌珊燈光,心裡五味雜陳。

冷南弦也一言不發,似乎是在閉目養神。

「師父?」安生突然出聲喚道。

冷南弦輕輕地「嗯」了一聲。

「你為什麼要護著我?」

「什麼護著你?」

「就是,今天那些殺手刀鋒落下來的時候,你為什麼要捨身護著我?你要知道,喻世子出手但凡慢上半刻,便有性命之憂。」

馬車裡一時間又安靜下來,只有兩人呼吸清淺可聞。

「因為我是你師父。」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冷南弦的聲音依舊很清冷:「是不是覺得師父很沒用?當危險來臨的時候,非但保護不了你,還要依靠你護我周全,不及別人輕描淡寫的一擊?」

安生覺察到,他的話裡帶著一點自嘲的意味,滲透著落寞。

冷南弦向來清高,帶著十足的驕傲,而今日的語氣,是前所未有的頹喪。

「師父為何這樣說呢?喻世子救了你我性命,安生很感激,可是,更感激師父。」

她在心底里,暗自道:畢竟喻驚雲救我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師父卻是以命相救啊。

冷南弦疲憊地將頭靠在車廂上,輕嘆一口氣:「喻驚雲說的對,百無一用是書生,面對危險,我第一次有這樣驚恐的感覺,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我還算是什麼師父?」

衣袖窸窸窣窣,安生的手慢慢地向著冷南弦靠近,想要握住他的手。

他略一遲疑,輕輕地躲開了。

「師父,」安生的語氣裡帶著央求的味道:「你千萬不要這樣說,這會令安生愈加愧疚和自責。若不是因為我,你用不著以身赴險,更用不著得罪他們,不會有絲毫的危險。你可知道,今日若是你有什麼意外,安生也不要活了。」

聲音軟軟糯糯,帶著濃重的鼻音,卻是斬釘截鐵。

「胡說八道!」冷南弦輕聲斥責:「你若是這樣想,你就不配做我冷南弦的徒弟,更不配我救你。我拼了自己的性命不要,就是為了能讓你活下去,你卻要辜負了師父的一片苦心?」

安生的淚珠子立即就肆無忌憚地落了下來:「安生最苦最難,走投無路的時候,是師父拉了我一把。我已經習慣了身邊有你,只有師父在,才是完美的;只有師父在,才是春暖花開,煦日和風;只有師父在,才是時光靜好,歲月安生。若是師父真的不在了,安生不知道,自己應當怎麼做,怎麼活?」

冷南弦袖子里的手,蠢蠢欲動,然後抬起來,勾起手指,從她的鼻尖上輕輕地滑過去,沾染了一指冰涼。

「笨蛋。」

安生便「噗嗤」破涕為笑。

冷南弦也覺得,這半晌一直糾纏著自己的滿懷惆悵,失意,也瞬間煙消雲散,晴空萬里,因為了安生的幾句話,便豁然開朗起來。

「傻丫頭,以前是師父過於固執了。今日,方才真正認同你的說法,有的時候,害人即是救人。也醒悟了,當初我師父為何執意要將那些有關毒術的醫書留給我。」

安生「嘻嘻」一笑:「師父是要習練毒術么?」

冷南弦佯作玩笑:「為了我家安生,為什麼不可以呢?」

語氣里滿滿的,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