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14:無法原諒

作者:九月的小雨  |  更新時間:2018-12-07 00:59  |  字數:3471字

可是只要他一想到家中還在躺那張冰冷小床上的父親,還在那裡哆哆嗦嗦的為了一口吃食而在犯難,他就什麼都顧不下了。

哪怕現在是讓他上刀山,下火海那他也是一刻都不得猶豫。

孫元明兒子用幾近於嘶啞的聲音跟工頭怒吼著。

那工頭突然就好像失了剛才的威風,朝著他們吃飯的小屋瞅了一眼之後,然後用盡量壓低了的聲音跟孫元明的兒子說道:

「有啥事你就不能等我一下嗎?我哪裡虧待過你?你在這裡吼什麼吼你?」

「我吼什麼你心裡知道,趕緊的給我拿錢,不然,不然我現在就進你們家裡去!我還真就不相信我還討不來一個說法了!」

可能是工頭看到了孫元明兒子眼中的堅定,也或許是工頭真的良心發現了,又或許是……

工頭一把就把他拉到了門的側邊上,然後接連說著:

「我拿錢,我拿錢,我現在就給你拿錢,你真tm是我祖宗!」

氣急敗壞的工頭在給孫元明兒子說出來拿錢的時候,那個臉都氣的發綠了。

甚至就連脖子上都能夠看到一根根暴起來的青筋。

孫元明的兒子起初還有點兒害怕,但是轉念又一想,在這眾目睽睽之下,縱使他這裡一人獨大,大白天的他也不可能把他怎麼樣的。

再說了,他也不打算以後在繼續在這裡給他賣命了,為了拿到錢,他現在什麼都不怕了,這一次,他豁出去了!

孫元明的兒子跟在了工頭的身後,沒想到工頭卻把他帶進了一間臨時剛搭建好的小房子,裡邊放的東西大多是一些行李之類的舊物品。

工頭在一張破舊的木櫃最底下的一層抽屜里,拿出了一沓紙,然後左翻一下,右翻一下,遲遲不肯說話。

孫元明的兒子看著工頭這慢悠悠的動作,實在是心急壞了。

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是如此的表裡不一,想當初他第一次來修路的時候,那工頭知道他指定還會再回來,竟然會那麼痛快的把工資給他結清,而且說話什麼的的,無不像一個好領導,好老闆。

可是就在這一次,他就露出了自己這最不堪的一面。

他簡直就是人面獸心!

可是孫元明的兒子現在又不敢再說些什麼,他害怕他再多說一句,萬一再把他給惹惱了,那麼這個錢,到時候可就真的準備是要打水漂了,哪怕他現在再心急如焚,他也就只能忍著。

因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若是再晚回家一刻,他的父親就晚一刻沒有葯,他的父親就晚一刻得不到醫治,他的父親就多了一刻有生命危險。

若是等一下工頭真的可以算給他錢,那麼就算再讓他隱忍,為了父親,他也都能咽得下。

孫元明的兒子沒有那麼偉大的情操,更也沒有那麼多的高尚理想抱負。

他讀過的書,可能也就是只有顧辰交給他的簡單的100以內的加減法,三字經里的人之初,性本善。

在他的認知里,他只想再多掙點兒錢,然後能帶父親上縣裡的醫院把腿上的傷給治好了。

因為他實在是不知道假若父親有一天真的不在了,那麼他以後的生活到底該如何繼續。

父親就好比是他的一個念想,因為打他記事起,這個世界上除了父親之外,沒有一個人會對他好。

只見那工頭黑著個臉,嘴裡咿咿呀呀,嗯嗯啊啊了幾句,反正孫元明的兒子也聽不懂,然後又不緊不慢的說道:

「我看了一下你的日工數,你點點,這些錢都是你的工錢,拿了錢就趕緊走人吧!」

工頭從上衣的里口袋裡拿出了幾張一百塊錢,放在了破舊的木柜子上。

孫元明的兒子從木柜上拿起了全部的錢,然後點了點數,差幾十塊總共將有近七百塊錢。

雖然不能準確的說出來他到底能開多少工錢,但是孫元明的兒子心裡清楚的知道,他這些天里掙的工錢跟這工頭給他的錢數遠遠不相符。

「怎麼只有這些?」

「這是我跟著你的日工數算的,怎麼會有錯!」

「我做了十天,第一天來了我還幹了一下午,晚上就算是別人在那邊吃飯,我也沒有偷懶過,我一直都在加班!」

「那一下午?那些零頭不都算給你了嗎!再說了,你乾的這些天的天數我這都給你一五一十的記著呢,你說我這麼大個人了,還能哐你還是咋的?」

孫元明的兒子明知道工頭給他扣下了一部分的錢,算起來的話,至少有倆到三天沒有給他工錢。

孫元明的兒子氣的瞪著倆個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工頭,可誰知那工頭好像並沒有絲毫的反應。

--

孫元明的兒子只能在心裡氣的牙根痒痒,他一個沒錢沒勢,又什麼都不懂的小破孩兒在這裡打工,要是真的出了事情,沒有人會幫他,到時候就算是死在了外邊都不會有人知道的。

他能怎麼辦呢?

想想自家裡躺著亟需救命的父親還在日日夜夜的盼著他呢,他一刻也耽誤不得。

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的苦他只能獨自一人默默的承受著。

孫元明的兒子把錢折成了小方塊,立馬就蹲在了地上,然後快速的把布鞋脫掉,把疊好的小方塊緊緊的塞了進去。

臨走的時候,孫元明的兒子死死的回頭看了一眼,坐在小木櫃里那個肥頭大耳的工頭。

孫元明的兒子拿到錢之後,根本就沒有來得及管他來的時候帶來的那張破舊的縫補了十幾年的褥子,他現在只想立馬朝著家裡的方向奔去,他實在是顧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