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煉金師 散文詩詞

最後一個煉金師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神賜福夜(二)

作者:墨鄉

本章內容簡介:上爬起來,端起手炮,對準鬼嬰的身體:「這個問題,你死了之後,去問地獄了的地神吧。」 鬼嬰更加驚恐:「你知道地地神1 羅森嘲諷一笑,扣下了扳機。 「砰~~」 威力巨大的子...

午夜時分。

滿是積雪的街道中,街邊建築門口掛著的油燈發出跳躍不定的昏黃火光,遠處不時有怪物的怒吼聲、平民的慘叫聲傳過來。

羅森一手緊捂著心口,無力地半跪在地,鮮血從他指縫中汨汨而出,沿著手腕流入衣袖,又從衣服中浸透出來,滴落在白森森的雪地上。

在他身前五六米外,則是一個高不到70厘米的小人。

這個小人雙眼充血暴突,臉容猙獰,全身皮膚顯出一種腫脹的青紫色,就好像是一個因為窒息而橫死的嬰孩。

它手上拿著一把不到10厘米長的小bshu,也不動手,就站在遠處看著羅森。

羅森緊咬著牙關,抵禦著心口處恐怖的劇痛,對方的大意讓他有了一絲喘息之機,緩了幾秒后,他悶哼一聲,抓住心口的bshu,用盡全力,將bshu一點一點地抽離心口。

鬼嬰的攻擊已經刺穿了他的心臟,如果不是他擁有不死族的體質,這會兒早就死的透透的了,但就算身體強橫,他此刻的動作依舊帶給他劇烈的痛苦。

他全身的肌肉都在不受控制地顫抖著,額頭上汗水涔涔而下。

「嘰嘰嘰嘰~你可真是頑強,被刺中心臟還能保持清醒,你一定是變異人吧?」

羅森說不出話來,他正被巨大的痛苦折磨著。

「別掙扎了,追獵者,我的bshu上沾了可怕的劇毒,就算你拔出bshu,也不過是多活幾分鐘1鬼嬰又笑了。

「劇毒嗎?」

羅森終於拔出了bshu,因為傷口處沒了bshu的阻礙,傷口湧出的鮮血幾乎呈噴射狀。就算羅森是真正的不死族,身體遭受到這樣恐怖的傷害,肯定也會失去戰鬥力,並且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更不用說身體強度遠不如不死族的變異系追獵者了。

這個鬼嬰或許是認為自己勝券在握了,他悠閑地站在雪地中:「看著獵物在自己身前垂死掙扎,是一種非常美妙的體驗,你認為是這樣嗎,追獵者?」

「哼~」回答他的是羅森的強忍痛苦的悶哼聲。

殊不知,羅森不僅僅擁有不死族的體質,他還是個煉金師,煉金魔力可以幫助他近乎完美地控制自己的身體。

意念微動,煉金魔力就定位到了傷口,止血、驅毒,強行將心臟的傷口貼合在了一起。

不死族身體強大的恢復力起了作用,心臟傷口被貼合之後,立即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而在這個過程中,煉金魔力還不斷推動血液,將新鮮血液持續不斷地送入大腦,保持大腦的氧氣和能量的供給,維持意識的穩定。

大約5秒后,羅森心口處的傷就好了七七八八,血止住了,心臟破口也基本癒合,毒素也被驅離出身體,但表面看來,羅森依舊緊緊捂著傷口,虛弱地半跪在雪地上,似乎隨時都可能斷氣。

「嘰嘰嘰~追獵者,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需要我結束你的痛苦嗎?」鬼嬰笑問。

「怪怪物誰誰指使你這麼乾的?1羅森『上氣不接下氣』地反問。

「嘰嘰~我不告訴你。」鬼嬰上下拋動著手裡的bshu。

「告告訴我,讓我死咳~咳~死個明白1羅森距離咳嗽著,咳地撕心裂肺,臉漲的通紅,身體蜷縮起來,就好像毒發了似的。

「好吧~好吧~追獵者,我讓你死個明白。你知道阿姆蘭嗎?」

「火焰神教的阿姆蘭主教?」

「對啦~就是他!嘖嘖~那可是個狠傢伙,不僅狠,還非常地慷慨。他許諾了巨大的好處,讓我們毀了這個城市。」

羅森跪在地上,身體蜷縮,腦袋頂著骯髒的街面,狼狽地無以復加:「你們你們又是誰?」

「我們嘰嘰~我們來自暗城噢,你這麼年輕,肯定沒聽說過暗城,嘰嘰嘰~真是遺憾埃」鬼嬰又拋了拋bshu,看了眼整個身體幾乎趴在地上的對手,轉身離去:「再見,追獵者,你殺了3個狼人,也算夠本啦。」

就在他轉身的瞬間,羅森突兀地出手了。

符文冰霜魔法:冰環!

一列符文光影出現在空氣中,持續一瞬后,羅森身上就發出了凜冽的白光。

「呼~~~」

以羅森的身體為中心,一道極致寒冷的冰霜氣流混雜著冰冷的白光向四面八方輻射而出,速度快的難以形容。

一瞬間,羅森身體周圍10米範圍內的一切都被凍結了起來,半融化的鬆軟白雪被凍地如鐵一把堅硬,還發出『咯吱咯吱』地冰裂聲,空氣中出現大量冰冷霧氣,街道邊的牆壁上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白霜,而身處其中的鬼嬰,幾乎被凍成了一具冰雕。

它僵立在雪地上,一點一點地轉過身,速度慢地就好像是一百倍緩速的慢動作:「你嘰嘰嘰~~你你是嘰嘰是誰?怎怎麼可能1

這一回,它不是在笑,而是在哆嗦,也不知道是凍的,還是害怕的。

羅森從地上爬起來,端起手炮,對準鬼嬰的身體:「這個問題,你死了之後,去問地獄了的地神吧。」

鬼嬰更加驚恐:「你知道地地神1

羅森嘲諷一笑,扣下了扳機。

「砰~~」

威力巨大的子彈呼嘯出膛,在鬼嬰后心出打開了一個直徑超過15厘米,前後通透的大洞。

不得不說,鬼嬰身體強度還是很大的,要是普通人,這一炮過去,身體得被打成兩截,就算是狼人都頂不住,而這個鬼嬰竟然還能保持身體完整,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當然,強大的身體只是讓它的死相變得稍稍體面一些而已。

鬼嬰身體被子彈巨大的衝擊力打的飛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時候,竟然還沒有完全斷氣,胸口竟然還有微弱的起伏,眼睛也還能轉動,這說明鬼嬰腦子裡還有意識。

「生命力真強大。如果還有來世,記住,千萬不要給對手留下任何機會。」

羅森舉起手炮,對著鬼嬰的腦袋,再次扣下扳機。

「砰~~」

鬼嬰的腦袋炸了。

同時,羅森念頭微微一震,他查看煉金天賦樹,就發現自己的zyu天賦點變成了2.1點,鬼嬰貢獻了足足一點,3隻狼人貢獻了另外1.1點。

『收穫不錯。』

收回手炮,換上新dnji,羅森輕呼一口氣,心中滿滿都是僥倖感。剛才那一下,他完全是死裡逃生,但凡這個鬼嬰腦子機靈一點,他就不會有任何翻盤的機會。

「世界之大,強者眾多,我千萬不能大意。」

「既然有鬼嬰這樣的刺客型怪物專門狙殺城中的強者,足以證明阿姆蘭主教有著周密的計劃安妮她們的處境非常危險,我得馬上趕回去1

羅森一刻不停留,再次拔腿朝躍馬公館方向飛奔過去。

幾分鐘后,羅森遠遠看到了躍馬公館的正門,大門口的油燈都亮著,但奇怪的是,公館內靜悄悄的,沒有傳出任何動靜。

羅森心裡『咯』一下,直往下沉:『難道安妮他們被偷襲了?』

公館中一片寂靜,最壞的情況是所有人都被怪物給殺了!

「千萬不要是真的!千萬不要是真的1

羅森加快腳步往大門口奔去。

公館大門大開著,空氣中飄蕩著濃郁的血腥氣,大門旁邊的門房房門打開,守門的僕從屍體倒在地上,脖子上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整個腦袋以一種奇怪的角度扭曲著。

羅森繼續往公館院子走去。

院子中間也有一個篝火堆,火焰還在熊熊燃燒著,但在篝火堆旁邊卻橫七豎八地倒著十幾個僕從的屍體。這些僕從全都是熟面孔,羅森幾乎認得每一個人。

「廚娘莉莎、馬車夫約翰、園丁漢斯,每一個人的傷口都在脖子上,傷口類型也一模一樣,他們全都是被一道強有力的爪子直接擰斷了脖子。」

通過觀察屍體的傷痕和地面上的腳印,羅森對闖入公館的怪物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和普通成年男人類似的身形,速度極快,力量大的離譜,有一雙利爪,擁有豐富的戰鬥經驗。安妮安妮當時在這裡,她開槍了,至少開了4槍,但一槍都沒有打中目標這個怪物利用僕從的身體當掩護/

羅森循著痕,一路搜索著公館,當他來到公館大廳的時候,他又看到兩具屍體,一具是公館女僕的打扮,另一具竟然是他從草坡村帶出來的瑪麗!

瑪麗靠在牆壁上,獨眼圓睜著,眼裡充滿了恐懼,她的致命傷口是腹部一處前後通透的血洞,腸子從血洞中漏了出來,血流了一地。

看到瑪麗的一瞬間,羅森心跳都停了一瞬,整個人獃獃站在原地,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這個可憐的女人,剛剛逃離了病魔的折磨,過了幾天好日子,就橫死在怪物之手。如果天神真的存在,那他是何其的殘忍!

好一會兒,他才回過神來,心情沉重地走過去,蹲下身,伸手輕輕合上了瑪麗怒睜著的眼睛。

「瑪麗大嬸,我回來晚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1他蹲在地上,抱著腦袋,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直響,他覺得心中有一股火焰開始燃燒,越燒越熾烈,似乎要將他的靈魂燒成灰燼。

過了幾秒,他突然抬起頭:「我一定會為你復仇!我一定要讓那個怪物,那幕後的主使者,全都挫骨揚灰1

說完,他再次站起身,循著地上的痕繼續追蹤。

在追蹤時,羅森心裡有一種難言的害怕,每走過一個拐角,這種感覺就更加濃重一份。他不是害怕怪物,他害怕的是,當他推開某扇門的時候,從門後會看到安妮的屍體。

就這麼一路追蹤到2樓時,羅森忽然在地上看到了血跡,他俯下身,用手指沾了一絲鮮血,放鼻子下面聞了聞,一股熟悉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是安妮的血,她受傷了1

安妮是變異系追獵者,她的血有獨特的味道,以羅森現在的嗅覺,能輕易分辨出來。

羅森心砰砰亂跳,循著地上的血跡,一路往前追蹤,一直追蹤到履位置,他又看到一大灘血跡。

這攤血跡的顏色很奇特,在燭光下散發著微微的白光,同時還有一種奇異的,類似甘油似的芳香,在血跡周圍的空氣中還有一股羅森熟悉的氣息。

『是薇羅妮卡的血!她肯定是受了非常重的傷。這樣的傷,足以讓她失去行動力。可她現在在哪?』

羅森在樓道里找,在一個個房間中尋找,但都沒有看到薇羅妮卡,也沒有看到安妮,更沒有小愛麗絲的影子,甚至連半點痕都沒有。

這三個人,憑空失蹤了。

「別慌!別慌!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他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現在問題來了,他該上哪去找安妮?

思來想去,羅森忽然想起個人來:『礦石商人莫比烏斯!他是不死族,他或許知道一些這次怪物襲城的nim/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