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女警探 科幻小說

輪迴女警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排查

作者:卿畫扇

本章內容簡介:上下都暴發戶沒腦子。 劉夫人聽完便靠著她的兒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劉財主也是捶胸頓足唉聲嘆氣,劉少爺也在一旁歪眉斜眼,罵罵咧咧。 墨唯伊冷眼瞧著這一家子,比戲檯子都精彩。 楚修文...

墨唯伊說完,又徑直走向梳妝台拉開首飾盒子,對跪在地上的丫鬟說道:「你過來看下有沒有陌生的首飾用品。」

丫鬟上前仔仔細細查看一番,搖搖頭。

墨唯伊冷笑,「用上好宣紙作畫,即便是應付都能畫的這麼好的人必然有錢又有品味,卻連一件首飾都沒送你家小姐,單憑一副應付的畫就俘獲了你家小姐芳心。你家小姐要是眼不瞎,那這應該是個長相相當出眾英俊的男人。」

墨唯伊又走到窗檯看著窗子上的女人腳印繼續說,「這腳印不慌不亂,看來你家小姐是心甘情願走的,但是窗子上卻沒有男人的腳印,證明這男人有點功夫,外院牆上留下幾處腳印證明這男人功夫不高,應該是自幼學了些防身的功夫。不是專業的武者。」

墨唯伊又繞到桌子邊,「你家小姐留下的金條是不是板板正正放在這桌子上?」

劉財主立刻拿出金條雙手遞給墨唯伊,「異人公子神通廣大,這金條的確就在桌子上放著。」

「這就對了」,墨唯伊接過金條同樣板板正正的放在桌子上。「坐了床鋪不知道整理證明他日常起居都有專人照料,這是個養尊處優的男人;畫功了得,上好的宣紙,證明他品味高雅且受過良好的教育;將女子帶走卻留下了金條,證明他覺得平白無故帶走人家女兒不合適,且金條工工整整擺在桌子上面,證明他有很好的修養。所以這個男人應該是個家世顯赫的公子哥,至少他也是文人世家,出身名門望族。」

眾人一聽皆是詫異,劉財主更是口舌打結,「這…這…這莫不是公子你斷錯了吧?這樣一個出身又好,樣貌又好的男子,若是喜歡我家小女,只要光明正大提親即可,何故用這種手段啊1

「因為他看不上你家小女啊1墨唯伊直白的說。

楚修文趕緊咳嗽兩聲,示意她說話委婉一點。

墨唯伊全當沒聽見,「這男子連件禮物都不給你女兒送,送一張畫還是敷衍了事的,認識七天貼身丫鬟都沒發現,這男子定是交待你家女兒不要聲張,這擺明就是不喜歡你女兒,帶走了你女兒還給你留下幾一根金條,意思就是拿錢買你女兒一用,而且在他眼裡你女兒撐死了值一根金條的價格。不過,你女兒被帶走的時候應該神智也不清醒,不然護院怎麼會一旦都沒察覺呢?」

墨唯伊說完心裡痛快了一點,誰叫這一家子上下都暴發戶沒腦子。

劉夫人聽完便靠著她的兒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劉財主也是捶胸頓足唉聲嘆氣,劉少爺也在一旁歪眉斜眼,罵罵咧咧。

墨唯伊冷眼瞧著這一家子,比戲檯子都精彩。

楚修文走過來,無奈問她「現在怎麼辦?」

「有三個突破口」,墨唯伊冷靜分析。「第一個是這種宣紙要查一下,這上好的宣紙價格昂貴,御龍城裡應該沒有幾家賣的;第二,金銀財寶都在各家銀庄貯藏,每一家銀庄都有它各自的印記,這個金條下角有和豐二字,需要去到和豐銀庄盤查一下近半月以內,有誰兌換過金條;第三就是要到,院子外圍後面偏僻的巷子里,去找昨天晚上的打更人問一問昨晚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動靜,一個武功不高的男子,帶著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走不快。阿修記一下劉小姐的個人信息,我們兵分三路去找。」

「不行」,襲臨立刻拒絕,「你一個人太不安全,我跟你一起。」

「要是老白和万俟在就好了」,楚修文刷拉一把撐開摺扇,「我們現在明顯人手不夠。」

「那就兵分兩路」。

聲音從外面傳來,墨唯伊下意識欣喜的笑開了,回頭就見沐傾城大步朝自己走來。

「楚修文就跟襲臨去查打更人吧,我跟伊伊去查宣紙和銀庄。」

楚修文挑眉也有喜色,「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像畫畫所用的宣紙這種高雅的事物,交給你這畫工了得品位出眾的人再好不過了。」

「馬屁精」,襲臨冷漠的嘟囔一句,甩手往外走去。

楚修文嘿嘿一笑,對人沐傾城和墨唯伊揮揮手,對劉財主做了個請的姿勢,去記錄劉小姐的個人信息。

墨唯伊和沐傾城轉身也正要走,被劉夫人一堵,伸手塞過來一大把銀票子,「異人公子啊,這些錢都給你,你一定要找回我的女兒埃」

墨唯伊糾結了一下,心安理得的收下,剛裂開的笑容又收了回去,冰冷的回了一個「嗯」字。

沐傾城拿過宣紙,同樣搓了一把,又聞了聞。「這跟我日常用的畫紙是一樣的吧?作案的是個有錢人?」

墨唯伊讓大腦空白了一秒去思考他是不是也在間接的誇了一下他自己有錢。然後十分歡樂的說道:「那你肯定也知道哪裡有賣。」

沐傾城伸手颳了一下她的鼻子,寵溺一笑,「那是自然。」

兩人旁若無人的互動,旁若無人的離開,從頭到尾都沒給劉夫人一個眼神。

在眾人怪異的眼神里從劉家出來,兩人到沒有直接去找鋪子,沐傾城帶著墨唯伊去了附近一家茶坊坐下品茶吃點心。

墨唯伊自知他心中有計劃,也不著急,配合著他的安排,漫不經心的聊天:「黎陽的事情查的如何?」

沐傾城纖纖玉指優雅高貴的提起熱水往小砂壺中連貫注入三注水,又捻起小砂壺在空中晃動幾圈,茶香怦然炸開,他邊在墨唯伊的杯子里點上一股茶,邊說道:「沒有什麼大的收穫,一共四處地方,其中兩處都在自家地盤自是沒什麼好懷疑了,還有一處現在已經是一個私家樹園已經叫人去查了主人家,也沒發現什麼特別。最後一處就精彩了,你猜是誰家?……嘗嘗1

墨唯伊拿起小砂杯子拈著指頭搖晃兩下抿了一口,「好茶,手藝不錯,值得表揚。」

沐傾城一瞬不瞬的盯著她看,聽到這兒欣然一笑。

墨唯伊接著卻嚴肅起來,手指在桌子上划拉,「我猜,最後一個地方是……」

右!

沐傾城心神貫通立刻就看出來她划拉了什麼字。頗為讚賞的看了墨唯伊一眼,「說說,怎麼猜到的?」

「醉生夢死,阿修說過這種毒藥早就失傳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芙貴妃四年前就有,四年後還能拿出來做惡。難道這醉生夢死是大街上賣蘿蔔嗎?一抓一大把?自然不是,那就肯定是背後有高人支持她。放眼這御龍城裡有幾個高人,又有幾個能搞到這種殺人於無形的毒藥?可是黎陽就不一樣了,活了一千多年的老怪物,能搞點這種毒很簡單吧1墨唯伊分析道,正巧杯中茶飲完,推上前杯子示意再來一杯。

沐傾城好脾氣的又幫她點上,「你果然是聰明至極的,一點就通。那你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呢?」

墨唯伊輕蔑一笑,「能有什麼看法,不過是一群被人利用的蠢貨罷了。」

「哦?」沐傾城眼中燃起奇異的光芒。

墨唯伊無奈,這狐狸明明什麼都知道還問自己,「黎陽跟右丞相府合作必然是許諾他們能助二皇子登上皇位,芙貴妃是個沒腦子的,一聽她兒子能做皇帝還不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但是袖惜是回來報復滅國之仇的,黎陽為她馬首是瞻,怎麼會真的再送一個姓沐的去做皇帝呢?他巴不得姓沐的都滅種。所以這芙貴妃擺明了是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啊!這右丞相一家這腦子也不怎麼滴埃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的道理都不懂。黎陽是什麼人他們弄明白了嗎?就敢亂合作。估計現在芙貴妃呆在她的春領宮裡還做著她兒子能登基為帝的白日夢呢1

沐傾城聽她說完,低低的笑起來,剛喝進去的茶水差點嗆一下。「你啊你,說話總是這麼不客氣,也不怕掉腦袋,不過,你都能想明白的道理,有些人活了幾十歲了都看不明白,的確是夠蠢。」

「但我想芙貴妃是蠢了點兒,右丞相倒不至於。現在貴妃禁足,估計右丞相再傻也會提防黎陽的。」墨唯伊說,捏一塊點心塞嘴裡,嚼一嚼,皺了眉頭,「這芙蓉糕真不如我娘做的好吃。這也是你零宮的鋪子?該換廚子了,老闆。」

沐傾城聽出了她的揶揄,不落下風說道:「好的,老闆娘。」

墨唯伊臉一紅,別開眼。

待一壺茶一碟點心喝完吃完,林威剛好走了進來,察覺到墨唯伊和沐傾城之間微妙的氣氛,先是抱拳行了一禮,然後遞上來一個薄薄的賬簿,墨唯伊接過來隨手翻翻,表示完全看不懂,密密麻麻群蟻排衙,直接眼暈。

林威下意識去看沐傾城,就見他絲毫沒有任何介意,那俊美的側臉微抬就勾勒出精緻的臉頰線,驕陽餘暉自窗外傾瀉而來灑在他背後,柔和了他的冷厲,也柔和了眉心紅痣的妖艷,反而顯現出溫柔來,伴著他嘴角收不住的笑意看著墨唯伊,讓林威都心神蕩漾,趕忙渾身一抖督促自己回神。

墨唯伊打趣說:「看來連男人也抵擋不住你的魅力埃」

見林威看過來,沐傾城並不在意,捏著精緻的小被子摩挲的動作頓了一下點點頭。

林威立刻解釋道:「這是零宮下屬的所有紙鋪,其中紅筆勾勒出來的就是正在賣的這種宣紙的,一共有三家。想來最近來往賬單對破案也許有幫助,於是屬下將整個賬簿都拿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