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帝尊 散文詩詞

修羅帝尊 第164章 治療

作者:孤單地飛

本章內容簡介:離得太近了,石皓可以清楚地聞到對方身上的香味,那絕對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女子的體香,幽幽的,美妙無比。 石皓升起一股異樣的情愫,他連忙在心中默念女人是老虎,強行鎮定下來。 然而,女子絕...

柔香在懷,如此美色,就問天下有誰可以不亂?

石皓一來情商十分低下,在這方面開化得比較慢,二來他長得好看,從來都是被人愛慕的,只會讓他生起煩惱,所以,他現在雖然覺得有一種淡淡的舒服,卻完全沒有歪念。

那女子訝然,她自然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甚至,現在她這麼慘,這副絕色容顏也是主因。

可現在,居然有一名少年可以無視了自己的魅力?

這種感覺讓她十分新鮮。

石皓半扶半攙著女子進入了礦洞,他沿途破壞,手不抬、足不動,可一支支火把卻是急速燃燒起來,瞬間就化成了灰燼。

這讓女子微顯驚訝,魂力外放雖然不是多麼驚人的能力,可在這片土地上出現,意義就不同了。

有點意思。

大黃狗跟在後面,仰頭昂腦的,只覺石皓的神經病又發了,幹嘛要多弄一個人來分享他們的靈石呢?

這不是傻的嗎?

果然是個愚蠢的人類。

走了一柱香多的時間,石皓已經深入礦洞,他將那女子放了下來。

柔香離體的一瞬間,他不由升起一股小小的遺憾,似乎在惋惜似的。

怎麼回事?

女人真是老虎,沾不得的?

否則的話,他怎麼會升起這樣的感覺?

他除了對武道感興趣之外,應該心無旁騖的埃

那女子也捕捉到了石皓臉上那一閃而逝的茫然,不由掩嘴輕笑一下,只覺心情突然變得好了幾分。

她絕美無雙,這一笑宛如天下所有的鮮花在同一時刻盛開,美得驚心動魄。

石皓咳嗽一下,道:「我現在給你調配解藥。」

那女子點頭,這於她來說亦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石皓拿出各種藥材,黑靈戒中有簡單的工具,配製起來不難。

饒是如此,他還是花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這才將解藥配製了出來。

還好,不需要煉製,節省了一個最最麻煩的環節。

「吃吧。」他搗弄出一碗漿糊似的東西,散發出強烈的甘苦味,讓大黃狗避得遠遠的。

那女子接過碗,可雙手無力,幸虧石皓及時伸手接住,否則碗就掉地上了。

「算了,我來喂你吧。」石皓嘆了口氣,送佛送上西、好人做到底,誰讓他管了這件閑事呢?醫得福運

他一匙一匙喂著那女子,動作生硬,不情不願。

那女子臉上不動聲色,心裡卻要氣爆了好吧。

想她是什麼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跪下來求著見她一面!

你倒好,還一臉不耐煩了?

還有,你是不是故意的,一匙子差點塞到了她的喉嚨里?

她美目含嗔,向著石皓瞪了過去。

可石皓呢?

一臉正經,毫無惡作劇的意思。

好吧,這少年雖然長得好看無比,卻應該還沒有喜歡過什麼人,否則的話,斷不會如此粗魯,連憐香惜玉都是不會。

喂著喂著,氣氛略顯曖昧。

兩個人離得太近了,石皓可以清楚地聞到對方身上的香味,那絕對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女子的體香,幽幽的,美妙無比。

石皓升起一股異樣的情愫,他連忙在心中默念女人是老虎,強行鎮定下來。

然而,女子絕色傾國,宜喜宜嗔,一顰一笑皆是畫,讓人怎麼也看不夠,不自覺地想要沉陷其中。

好一會後,葯終於喂完了。

石皓長長地鬆了口氣,連忙退開一些,心道這隻老虎果然厲害。

奇怪,之前如林語月、洛清兒怎麼都沒有給他過這樣的感覺呢?

難道,老虎還分等級的?

「接下來,就得拔掉這把匕首了。」石皓說道,之前是阻斷毒藥在血液中的流動,現在則要變成阻礙解藥的擴散了。

那女子擺了擺手:「我自己來——你把止血藥給我。」

幹嘛?

石皓覺得莫名其妙,有他幫忙還不好了?

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他也懶得說,取出止血散,交給了女子。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簡直無語。

若非她肯定石皓不解風情,必要懷疑這傢伙是故意假著治傷的名義,想要輕薄自己。

你沒看到傷口在哪嗎?

你還想親手敷藥上去?

「你先出去。」她說道。恣意人生

聽到這話,石皓終是明白了。

他不由嗤了一聲,心道他還稀罕不成,不就是胸嗎?

這個字跳過,他不由自主地聯想到那女子高聳的壯觀,頸部的雪白細膩,讓他忍不住口乾舌躁。

這是怎麼了?

石皓連忙快步離開,這隻母老虎太厲害了,得趕緊送走。

一會之後,那女子才叫他回來。

「我幫你推宮活穴,幫助藥力擴散。」石皓正容說道,「這毒素十分頑固,你需要連喝七天葯才能真正壓制,再靜養七天才能徹底消除,在此期間,你絕對不能動用力量,否則就真得沒救了。」

女子柳眉微皺,這推宮活穴不得肌膚相觸嗎?

她何等冰清玉潔!

可是,中了毒啊,沒辦法的事情。

還好的是,這只是一名少年,應該……無妨的。

她勉強點點頭。

石皓走到她的身後,伸手虛按,頓時,兩道柔和的力量探出,在她的背上輕按起來。

什麼!

那女子大驚,這個少年竟能使用暗勁!

雖然在她的世界中,能夠使用暗勁的人多如牛毛,可問題是,這必須要到彼岸境才能動用的。

石皓呢?

這少年絕對是養魂,要是她連這也看不出來的話,那真是對不起她鑄王庭的修為了。

在這片詛咒之地,居然能夠冒出這樣一名天才?

「唔1她突然發出嬌吟,誘惑無比,讓她自己都是臉紅無比。

可沒辦法,被石皓按得太舒服了。

她不敢再分神了,真要被按得shenyin不斷,她以後還有臉做人嗎?

一股股舒服的勁兒襲來,她強行忍耐,很快,她的俏臉便一片通紅,額頭上也有細細的香汗滲出,眼神都有些迷離了,誘人犯罪。

石皓繞到了女子的身前,仍是以暗勁虛按。

這下,女子更加羞窘。

雖然是暗勁,可在她看來,這等若石皓肢體的延伸,現在這兩隻「手」不斷地在胸口小腹遊走,讓她豈能不羞?

若非她知道,一來石皓真得沒有歪念,二來這也不是真手,否則的話,她肯定不管不顧,與石皓拼個同歸於盡了。

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