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36章 幾倍的快樂

作者:幻羽呀  |  更新時間:今天04:10更新  |  字數:3368字

二人又打個車直奔小吃街。

還真別說,子月餐廳里的菜點味道雖然不錯,但姚衣在席上沒怎麼動筷子,大半閑聊談事去了。

這會兒他還真需要第二堂,總不能餓著肚子睡覺。

事後想來,他不禁啞然失笑。

早知道在席上不如少說點廢話,多吃點飯菜,那今兒會過得更有意義點。

兩人到地方時,樊力、柳珏和白帆,還有白帆閨蜜兩口子正坐在一家大排檔角落處。

大排檔雖是魚龍混雜,但不見得每天都能遇上不開眼的小混子。

有樊力這個臉上寫著「不好惹」三個字的漢子坐在那兒,即便旁邊有些酒過三巡的醉漢因柳珏和白帆的顏值而好奇,但終究不敢過來鬧事。

這又驗證了個道理,有錢這事很難寫在臉上。

哪怕你穿上一身價值幾十萬的名牌,別人不識貨,該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不會手軟,再有錢也沒第二條命,

但判斷一個人好惹不好惹最直觀的還是看體型,看神態。

就樊力這樣,獨自走在外面安全係數要比姚衣高得多。

見姚衣和米萌穿過人群過來,柳珏站起身來,略好奇的直使眼色,略顯八卦的打聽,「你們這頓飯吃怎麼樣啊?」

米萌回頭看姚衣一眼,似是在徵求他的同意。

姚衣微微點頭,表示你可以講,這沒什麼不能提的。

米萌當即坐下來,「嗨,可別提了,這頓飯真是把我夢想都給吃破滅了!」

很好,完美的開場白,漂亮的講故事天賦,米萌同學就一句話,便拿出個超大的勁爆懸念將所有人胃口都給吊了起來。

就連對八卦不怎麼感興趣的樊力都難得的放下筷子,轉頭看她。

柳珏問:「到底怎麼了?」

米萌嘆口氣,把飯局上的事一五一十的講了。

那邊白帆閨蜜陳怡悅的老公錢毅點點頭,「馬志進這人我聽說過,名聲挺臭,特喜歡吃拿卡要新作者。很多人對他都有意見,但他關係網挺廣,都拿他沒辦法。尚京教育出版社早晚得爛在他手裡。」

錢毅穿著白襯衫,戴金絲眼鏡,看起來挺和藹一中年人,斯斯文文的。

米萌同仇敵愾的一拍桌子,「就是,什麼臭總編!如果早知道出版社編輯都是些這玩意兒,我就不該想當作家!」

正喝啤酒的錢毅險些沒給一口嗆死。

白帆拚命的給米萌使眼色。

錢毅的老婆陳怡悅則是笑得前仰後合。

米萌馬上反應過來。

哎呀媽也,一時激憤,怎麼忘了面前這位錢哥也是個出版社編輯啊!

白帆替米萌開脫起來,「老錢你別和米萌生氣啊,她就心直口快胡亂說,口誤口誤。」

姚衣在旁邊默不作聲的補倆字,「這叫口嗨。」

眾人茫然,「什麼是口嗨?」

姚衣猛反應過來,對哦,現在網路用語還不流行呢。

他只得補充介紹,「就是嘴上沒把門兒,單憑一時爽快說些容易引起旁人誤解的話。自己倒是高興了嗨了,但這種話往往有失偏頗讓人不喜。過來的路上我已經告訴米萌不要以偏概全了,不過她單線條,錢哥不好意思啊。」

錢毅略顯讚賞的看姚衣一眼,心想這小年輕的教材寫怎樣不說,但的確頗有大將風度。

他擺擺手,「也不能怪米萌。這幾年我這行業里的確有不少老鼠屎壞了一鍋湯,尤其馬志進為最。可惜我人微言輕,他是大社總編,我在的尚京文藝規模上遠不如他們,我自己也就一個主編職務,改變不了整個行業的風氣,只能做好自己了。」

「喲呵,你是不是想學馬志進啊?我可聽你說了,馬志進最喜歡在外面編排他老婆得各種病呢。這幾年他老婆什麼肝炎、闌尾炎、淋巴炎,身上能發炎的地兒都燒了個遍。」

陳怡悅笑嘻嘻的拍了自家男人肩膀一下,那是相當的親昵。

錢毅趕緊縮脖子,「不敢不敢!老婆大人蒼天明鑒!小的我這顆心裡只能裝得下你吶!」

「喲,只有我嗎?那如果我和你媽一起掉水裡,你救誰?」

「哎!」

「瞧你這傻樣,我會游泳,你這旱鴨子都不會游泳能救誰?肯定是我救咱媽啊!」

「老婆威武!」

姚衣看著小兩口的互動,卻剎那失神。

他腦子裡突然過了很多內容,在他前世與江靜姝結婚後近二十年相處里,從未有那個剎那能像錢毅與陳怡悅現在這樣。

嬉笑怒罵中藏著親昵,一起坐在大排檔里一邊喝酒一邊互相打趣。

自己與江靜姝的相處總那麼平靜,溫吞水。

說好聽了這叫相敬如賓,但某種意義上,兩人卻永遠有一層揮之不去的隔膜感。

即便前世姚衣曾在外面鬼混那段時間,臉上帶著別人的口紅印回家,在江靜姝的臉上都等不到一丁點憤怒的表情。

似乎,與自己結為夫妻,讓她連憤怒的情緒都在重壓下被抹煞了。

姚衣神色有些黯然。

他們的財富或許不足我的萬分之一,但他們的快樂,卻是我幾倍。

好羨慕。

那邊,白帆瞥見姚衣這神色,卻以為他是出版失敗心裡難受,這會兒是在強撐著。

白帆悄悄捅了捅陳怡悅這閨蜜的大腿。

倆好姐妹交情十多年,心有靈犀,陳怡悅馬上道:「對了,帆姐你之前說你店裡來了個特別厲害的年輕人,就是姚衣吧?」

白帆順勢接話,「對啊。」

陳怡悅立馬轉臉和錢毅說:「老錢我給你個任務啊。帆姐看人的眼光,你是有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