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大忽悠 散文詩詞

娛樂大忽悠 第406章 瘋子

作者:胖子騎肥牛

本章內容簡介:的製作人,如果有人看我們的電影,想要獲取豐厚的票房,那麼他可以採納我們的建議,欺騙人們這是一部真實的紀錄片,而不是偽紀錄片。」 「也是。」周慕藍想了想,點點頭。自己這夥人主要還是拍攝製作電影,...

蕭敏從沒有過今天這樣糟糕的感覺,要她親自去演一部恐怖片?她寧願被柳翩多折騰幾次。

「不不不,我不同意。」蕭敏搖了搖頭,楚楚可憐地望著柳翩,「我從小怕鬼,千萬別讓我去演鬼片。」

「劇情沒有鬼出現的,全程都沒有。再說了,只是電影而已,又不是真的。」

「我還是怕,待在那種氛圍里,我都害怕。」

柳翩莞爾一笑,「好吧,不演不演吧,其實我也是開個玩笑而已,真要拍這種電影,最好找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有名氣的演員反而不好操作。」

「我討厭這樣的玩笑。」蕭敏氣呼呼地瞪了柳翩一眼,輕輕掐了掐他的腰。

柳翩笑嘻嘻地把蕭敏摟緊懷裡,「呵呵,以後不逗你了。」

「算你識相。」蕭敏嘀咕一句,又問,「那你說要找小演員,又是怎麼回事?」

「因為這部電影的特殊性。」柳翩說道,「它將以一種偽紀錄片的形式呈現出來。」

「偽紀錄片?」

「你知道的,紀錄片是拍攝真實的事情,而偽紀錄片只是模仿紀錄片的拍攝手法,但本質是有劇本的,還是屬於故事片的範疇。目的是增強觀眾們的代入感,營造一種逼真的氛圍。如果找大演員,觀眾們一看覺得太假了。」

「哦。」蕭敏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這樣的電影能吸引觀眾嗎?」

「看操作。」柳翩眯了眯眼睛,「我查過資料,有人拍過偽紀錄片,不過並沒有引起多大的反響。鏡頭晃動太厲害,讓很多觀眾都感到不適應,而且這些偽紀錄片要麼是喜劇,要麼是嚴肅片,都是諷刺現實社會的,還沒有人嘗試過恐怖片。或許已經有人嘗試過吧,只是還沒搬影院的大熒幕。」

「沒人嘗試過的東西,你肯定一定能成功嗎?」

「那看我們能把這個偽紀錄片弄得有多真實了。」柳翩嘿嘿笑道,「我們要把這個『偽』去掉,讓人們相信這是真正的紀錄片,而不是一部有劇本的故事片1

「啊?這要怎麼做?」

「看操作了,暫時不告訴你了,先問問慕藍的意見再說,這部電影沒有她不可能成功。」柳翩說道,「這部電影賣的不是口碑,也不是故事,而是真實性!我們需要慕藍背後的影視集團幫忙。說得不好聽點,這部電影是在『騙』票房,我們需要的做的,是讓觀眾們相信。」

騙?

蕭敏突然想到了柳翩的綽號,面色不由變得古怪。

呃這還真是柳翩的風格埃

「那找你這麼說,這部電影不賣口碑,在電影節怎麼脫穎而出?」

「憑我們是第一個把偽紀錄恐怖片搬熒幕的人。」柳翩安慰道,「電影節像展覽會,我們能抓住大部分觀眾的眼球夠了。」

口口相傳的東西才有口碑。

柳翩清楚自己現在只是電影界裡面一個沒啥名氣的人,在華夏觀眾眼裡,可能還有點「編劇」的才華,但在美國,目前什麼都還沒有。

要一下子博出頭,有點難。

柳翩打算從小的開始做起。偽紀錄片是一個很好的做法,這種片子並不需要太過高明的導演技巧,雖然也是「演故事」,但卻是以紀錄片的形式。

直播,也算一種另類的紀錄片。

隔天,柳翩在電影學院找到周慕藍,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

「拍偽紀錄恐怖片?」周慕藍饒有興趣地說道,「聽著好像不錯的樣子。」

「不過你不要指望有太高的口碑。」柳翩說道。

《女巫布萊爾》牛逼之處,在於這部電影太過逼真了,小鎮的確存在,小鎮也的確存在有女巫的傳說,而且電影採用了偽紀錄片這種形式進行拍攝,讓恐懼更為強烈。

它的確沒有多高的藝術性,它賣的是那逼真到極點的恐懼。

除了恐懼,一無是處。

很多恐怖片都是通過嚇人讓人們感到恐懼,而這部電影嚇人的地方不多,它只是用盡全力讓你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的,相信女巫是真實存在的,相信演員們真的被女巫殺掉了,然後自己腦補出恐懼感。

這更像是心理學的博弈。

所以,為了營造出逼真感,不僅要在片體現,還要在真實生現!

柳翩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

「什麼?這太瘋狂了吧,柳翩,你是一個瘋子1周慕藍捂住小嘴,驚呼道。

她聽到了什麼?柳翩這傢伙居然把這場拍攝之旅偽造成一場真實發生的失蹤案件!

三個南加大的學生為了學院的電影節,決定去馬里蘭小鎮拍攝有關女巫的紀錄片,後來卻在叢林失蹤了,死不見屍,只找到了一些拍攝帶和錄音帶。

然後她和柳翩拿著剪輯好的紀錄片去參賽!

戲外還有戲!

他們這些製片人和導演也是「演員」!

這是要把偽紀錄片偽造成真實的紀錄片!

「瘋了,你真的瘋了1周慕藍表情誇張,搖了搖頭,「這太難了,不僅要偽造出這場失蹤案,還要讓觀眾們相信這是真實的紀錄片,根本不可能辦到,漏洞太多了。」

「亦真亦假嘛。」柳翩聳聳肩,「我們並不是要人們100%的相信,那樣做屬於商業詐騙了,會犯法的。我們只需要拋出引子,人們會自動順著引子腦補出這件事的,慕藍,我們只是幫他們在看電影前營造一個氛圍而已,並不是塑造一個沒有漏洞的謊言。算謊言漏洞無數,那又如何?我們只是通過謊言放大觀眾們心裡的恐懼而已。」

這是一場營銷!

周慕藍沉默片刻,說道,「但這並不是我們幾個人能做到的。」

「我們負責把影片拍出來行了,這才是我們主要的工作。」柳翩笑了笑,「我們只是電影的製作人,如果有人看我們的電影,想要獲取豐厚的票房,那麼他可以採納我們的建議,欺騙人們這是一部真實的紀錄片,而不是偽紀錄片。」

「也是。」周慕藍想了想,點點頭。自己這夥人主要還是拍攝製作電影,至於怎麼獲取豐厚票房?那是發行方該乾的事情。

病毒式營銷,好萊塢那些發行公司幹起來得心應手。

為了票房,他們什麼都幹得出來。

「怎麼樣?」柳翩笑道,「要拍這部電影嗎?如果你不願意,我可以嘗試寫其他劇本。」

「不了,這一部吧1周慕藍興奮道,「偽紀錄恐怖片耶,咱們也算第一個把它搬大熒幕的人吧?我要成為這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合作愉快1柳翩伸出手。

「合作愉快。」周慕藍握住柳翩的手,吐吐舌頭,笑罵道,「我還是想說一句,你真的是一個瘋子11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