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章 舊日之天

作者:雪滿林中  |  更新時間:今天07:34更新  |  字數:2502字

[感謝宇宙的奇點書友的打賞……]

然而得了幾十年的血祭,雖然被鎮壓,但是積累的力量十分渾厚。

一旦被解封,立刻就突破了全真境界!

只是,雖然突破,卻也因為血祭的關係,瘋狂嗜血,幾乎算是走入魔道。

剛剛滅了這個土著部落,便是土著部落的祖靈想要攔截,也被王真靈輕易幹掉,直接吞噬。

接著,王真靈一個個部落找過去,方圓百里之內,十多個日常血祭古木的部落都被王真靈找了出來,一一滅殺。

此時,王真靈整個人幾乎已經化為一道丈余的血光。

然而,這還不夠,還要殺!

天幕之上的戰鬥在此時已經落幕,一場大戰之下,終究是本世界的土著慘勝,隕落了上千開竅高手,斬落了四五百的天兵。

然而其他天兵或者化整為零,或者大隊撤離,卻是都潛伏在了這座世界之中。

此時,已經沒有人顧得這些所謂的天外邪魔了!

因為有著一個更驚人的消息傳出,那就是這世間又有一個魔頭出現了。

傳說之中,此魔乃是滅世真魔,就要滅殺世間一切生靈,危險到了極點。

幾乎各派修行到了絕頂的高手,都從冥冥之中的天道意識之中得到了警訊。

一時間各派高手再也顧不得追殺那些天外魔頭,而是找尋那滅世真魔的下落。

然而,那滅世真魔來往如風,迅疾絕倫。

更是有著那些天外邪魔掩護,卻是在這般世界造就無數殺劫!

凌鴻山上,白雲繚繞,終年不開。

傳聞此山之上有著神仙,方圓數千里的,往往有著求仙者贏糧而來,上山拜訪,求得仙緣造化。

然而這一次,卻就見著一團血雲而來,籠罩住了那凌鴻山。

這等血色暗紅,讓人看上一眼,都覺著心思煩惡,幾欲嘔吐。

此時,這等血光籠罩住那凌鴻山,頓時就讓人知道,來者不善!

頓時就有著一道道的劍光衝天而起,喝道「好大膽的魔頭,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居然敢闖我凌鴻山,那就把命留下來吧?」

「哈哈哈哈哈!」

王真靈一陣長笑,從血光之中顯出身形來,身披紅袍,威勢喧天,大有著絕世魔君的風采。

他哈哈大笑「現在我才知道,原來堂堂仙門大派凌鴻山,居然是地獄之門……當真笑死我了!」

這番話轟傳百里,自然讓那凌鴻山上下都聽得真真切切。

無不埋怨那人不會說話,說什麼天堂地獄的,難道咱們凌鴻山這等仙門還變成了地獄入口不成?傳出去還不是讓其他仙派笑話死?

只是,這個時候,這些凌鴻山弟子絕對想不到,此時的王真靈上門是打算滅門來著,哪裡讓他們還有被別人嘲笑的機會?

當然了,這些凌鴻山弟子想不到的只是王真靈有本事,將整個凌鴻山滅門,而不是懷疑王真靈的來歷!

卻見王真靈笑過,忽然臉色一變,無數血光化為雷霆,不斷向著凌鴻山上轟了過去。

那凌鴻山上一道道的劍光沖霄而起,想要阻擋血雷。

然而凡是碰到那血雷爆炸,一身精血盡數都被剝奪,變成乾屍。

「快撤,這血雷接觸不得……」

一個個驚叫聲音此起彼伏。

王真靈大笑一聲「晚了,都給我滅!」

整個血光都向下按了下去。

無數的凌鴻山弟子被這血光碰到,渾身上下的血氣精元都不由自主的從渾身上下毛孔之中射出,化為血霧,融入血光之中。

轉眼間,凌鴻山這個堂皇大派,就已經傷亡慘重。

「躲,快躲。」

「升起山門大陣!」

各種驚叫之聲不絕於耳。

那凌鴻山的護山大陣緩緩升起,一道金光彷彿撕破黑夜一般的閃耀而過,轉眼間就被漫天血光斬做兩半。

「厲害,凌鴻山果然不愧是劍修大派,連這護山法陣也都這麼厲害!」

王真靈輕鬆而笑「不過在我眼中,都不過只是草雞瓦狗而已!」

修鍊到了王真靈這種境界,已經不是全然的唯力量是視。

更多的時候,是已經涉及境界法則!

這個崑崙世界當初構建的時候,本就是一個末法世界的虛擬遊戲空間。

雖然經過了那些黑袍法師們的具現,再加上洞天的景升。

然而此時,這方世界,依舊不能夠和真正世界相比,法則有所殘缺!

儘管王真靈能夠隱約感覺到,有著一種力量,似乎在暗中不斷地補全這方世界的法則。

應該是那位「舊日之天」正在不斷補全這方虛幻世界的法則。

但是現在還差的遠!

而更不用說這方世界之中的生靈了!

此刻凌鴻山的護山大陣運轉,劍氣磅礴,看起來似乎驚天動地。

然而在王真靈的眼中,卻是漏洞百出!

一瞬間那血光就變得像霧像雨又像風,任憑你劍光再利,卻也斬之不著,反而被血霧撲入山中,所過之處,將凌鴻山弟子的精血盡數給抽取吞噬。

轉眼之間,整個凌鴻山上就安靜了下來。

除了風吹草動,樹葉婆娑之類的聲音之外。

居然一點活物的聲音也都沒有!

整個凌鴻山上方圓數百里,再也沒有聽到一點聲音,也是一點活物都不再有!

咔嚓擦,一道道雷霆不斷的追著王真靈劈了下來,彷彿憤怒到了極點。

王真靈哈哈大笑「這麼弱小的世界,豈有天意?舊日之天,你終於坐不住了?」

沒有人理會王真靈,只有雷霆一聲接著一聲

的不斷轟在王真靈身上。

然而那無數血光收縮起來,宛如天宮一般,護持在王真靈身體之外。

接著王真靈一陣遠遁,立刻就是逃之夭夭!

。。。。。。。。。。。。。。。。。。

洞天中樞之中,王真靈終於鬆了一口氣。

「吁……」

這舊日之天,可終於露出了一點痕迹來了,可當真不容易!

和這舊日之天糾纏了這麼久,王真靈還是第一次的逼出了這舊日之天的蹤跡端倪,這已經是一個絕大的勝利了。

同樣,也從此可以看出,王真靈的對策並沒有錯。

那就繼續努力!

王真靈的眸子悠悠,再次投入到了那崑崙世界之中。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