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老二 散文詩詞

我不是老二 第169章 一家人要整齊

作者:左右言它

本章內容簡介:,二叔的手段絕不會到此為止。 這場慈善晚宴結束之後,李天通肯定會設計,把募捐失敗這口鍋丟到他這個二少爺頭上。 就像李天通相信自己的大哥,李牧也相信自己的二叔。如果連這個能力都沒有,即便...

作為四大商會的聯合會長,才捐了區區200萬,那麼下面的人自然不好多過這個數額。這種體現地位差異的小細節,層次越高越是明顯。

商人們不是傻瓜,這個時候要是還看不出李天通是故意拆台,他們也掙不下現在的身家。雖然都不太明白李天通這樣做的原因,但絕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對著干。

況且就算想對著干,現在也沒有時間來反應。

李天通選的時機很關鍵,讓其他人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思考,更別說和其他人商議。

現在商人們面臨的選擇只有兩個,要麼順著李天通的意思少捐,要麼就多捐和李天通作對。

捐款少了固然是拆慈善晚宴的台,折了政府和軍方的面子。但商人們也知道,這個晚宴本身不是特別重要。政府再怎麼缺錢,也不至於讓這些商人來填補窟窿。舉辦這個晚宴,只能算給新三區重建錦上添花。所以就算小折下面子,也不至於由此招致強烈報復。

況且槍打出頭鳥,政府和軍方即便表達不滿,也得去找李天通,找不到別人頭上。另外李天通又專門強調了「代表個人」,不代表企業集團,等於幫所有人找了一個緩衝借口。

做出決定后,商人們也不再有顧忌,你00萬我00萬的開始捐,甚至還有人捐50萬的。高端的慈善晚宴,讓李天通一番謀划,生生成了笑話。

李牧在將一切看在眼裡,心中是一片清明。

這是赤果果的陽謀,幾乎沒有任何掩飾,看不出來才怪。而且和其他人不同,李牧更知道二叔這麼做的原因。

不是針對這場晚宴,而是針對他。

李牧感覺很無辜,非常想和二叔探討一下。

自己就是想來泡個妞而已,怎麼偏偏要攤上這種事。家主什麼的,你們愛誰當誰當,送我我都不想干。只需到時候分塊地,讓二少爺下半生衣食無憂就夠了。

只是這些真實的理由,即便是說了,李天通也肯定是不信的。

而且李牧更能確定,二叔的手段絕不會到此為止。

這場慈善晚宴結束之後,李天通肯定會設計,把募捐失敗這口鍋丟到他這個二少爺頭上。

就像李天通相信自己的大哥,李牧也相信自己的二叔。如果連這個能力都沒有,即便有李家的光環籠罩,李天通也做不到四大商會的聯合會長。

李牧來到廁所,洗了把臉。扶著洗手池,瞅著鏡子里的自己。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一而再再而三的留面子,可偏偏這個神經二叔不依不饒。二少爺體內的洪荒之力,已然快剋制不住了。

「李公子。」

突然有人喊李牧。

李牧扭頭一看,是兩位之前上台演講的英雄代表。

這兩人年紀和李牧相當,顯得有些局促。

「噢,你們好。」李牧現在心情不太好,只象徵性的點打個招呼。

這兩個人是官二代,但段位不算太高,要不然也不會跑這裡來顯眼。今天這場晚宴過後,便會分配到市級的警備區任職。本想和李牧套套近乎,進行下廁所社交。不過看李牧表露的態度,也不敢貿然繼續搭話。賠笑了下,便自去裡面解決放水問題。

或許是因為緊張,兩個人在裡面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

「這酒店哪兒都挺好,就是上衛生間太不方便。整個宴會大廳,竟然只有這一個。」

「你還想要幾個啊,沒見這裡有多大么,擺幾十桌給你辦婚宴都夠用。」

「滾蛋……」

聽著兩個人沒營養的交流,李牧突然冒出一個主意。

如果那樣搞一下的話,不光二叔的小陰謀會破產,更會給政府和軍方帶來巨大的收益,而且還絕對不會有礙於家族的團結形象。

唯一的問題,二叔可能形象會受點影響,讓李牧的良心有點痛。

不過良心上的小糾結,很快就被另一個覺悟所抹掉了。

雖然這樣對二叔不太友好,但站在國家立場上還算很有好處的。而且之前坑爹坑兄坑弟弟,也不差再坑一回叔。一家人要整整齊齊,要是錯過這個反倒顯得親情淡保

這是那兩位英雄代表解決完放水問題,正準備洗完手離開。李牧心中思量妥當,主動迎了上去。

「兩位兄弟。」李牧笑呵呵的打了個招呼。

「李公子。」二人頓時受寵若驚。

「別公子公子的。」李牧道:「你們應該是第艦隊的吧,當初我也在第艦隊待過。大家都是戰友,都是兄弟。」

「李哥說的是。」

「對對,都是兄弟……」

其實這兩人是第5艦隊,但馬上就要調任警備區,李牧現在也不在艦隊,這點小誤會自然不會說破。

「我也沒啥事,就是心裡憋屈想和你們聊聊。」李牧嘆道:「咱們當年可是在前線玩命,這些商人則在大後方想清福。現在仗打完了,讓他們出點錢重建一下,卻一個個鐵公雞似的,實在讓人窩火。」

李牧直接切入主題,兩人也是同仇敵愾。

「李哥說的對,那些商人唯利是圖,一點愛國心都沒有。」

「他們也不想想,如果沒有咱們,他們有現在這好日子過么……」

其實對於捐款多少,他們倆沒什麼感覺。捐也捐不到他們兜里,回頭他們調任的地方也不是新三區。

不過順著李牧的話頭說幾句好,倆人漸角樾鰲

人說假話說多了連自己都信,更何況他們也的確參加了新三區的戰役。開始還是李牧引導,後面根本就是哥倆自行發揮。越說越激動越說越來氣,幾乎就想去大廳和那些摳門的商人理論。

李牧看火候差不多了,便順勢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覺得這事咱們不能袖手旁觀。」李牧決然道:「當初咱們的戰場在新三區,而現在的戰場就在此處!必須讓那些摳門的商人狠狠出一次血,否則又哪裡對得起咱們當年流掉的那些,怎麼對得起犧牲的戰友1

「李哥,你說吧,咱們怎麼辦?」

兩人更是激動。

這不僅僅是為軍人的正義感,更是因為他們要和李家公子一起並肩作戰。

「我有個計劃,不過得麻煩你們先把其他兄弟也召集過來。」李牧提醒道:「那些參謀部的老油條就算了,只要你們這樣的自己人,我信的過。」

兩個小弟很興奮的去碼人了,渾然沒意識到這位新的帶頭大哥,連他們的名字都還不知道。

不一會,十幾個年輕軍官聚集了到了衛生間。

都是自己人,都是官二代,都因為受到李家公子的召集而亢奮。

不過當他們聽李牧說完計劃之後,亢奮的官二代們都難得的無語了起來。

「李哥,這樣不合適吧。」

「就是啊,這麼干總覺得有點那個……」

李牧不愛聽了,嚴肅的糾正道:「你們的態度要端正,戰爭不是只有你死我活,後方也是戰常我們現在要打的,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1

「這些人身份可都不一般埃」

「大廳里不光是那些黑心商人,還有不少官員呢。」

「就是啊,哪怕去打他們一頓呢……」

面對官二代們再三的退縮,李牧很是恨鐵不成鋼。

「怕什麼啊?天塌下來有我撐著呢。」李牧好像為難了下,嘆息道:「算了,和你們說點實話吧。其實這個主意不完全是我出的,是我二叔做的主。」

「啊?」

「不能吧……」

官二代們更是大驚。

「怎麼不能?」李牧冷笑:「你們怎麼不想想,如果不是想故意設局,以我二叔的地位和身家,可能只捐區區200萬嗎……」

「對埃」

「這是不合理……」

官二代們恍然大悟。

「李哥,就算我們干,人手也不夠吧。」當然還是有人保持最後的理智,對李牧試探道:「如果他們想跑出宴會大廳,我們想攔也攔不住埃」

「放心,我有安排。」李牧信心十足道:「宴會廳是帶門禁的,到時候我會讓人鎖死這裡。星空酒店的主要架構和星際戰艦是同一種材料,他們沒那麼容易出去。」

有了這番保證,縱然心中扔有疑慮的,也暫且將那些丟至腦後。

安排竟然如此周密,看來果然是個大計劃。

他們現在的心態和大廳里的商人們類似,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就算出了事他們也只是脅從。難不成以他們這點分量,有膽子去忤逆署長公子?

商人們在自己的領域裡不敢忤逆李天通,這些官二代更不可能在自己的圈子裡忤逆李牧。

另外這件事,仔細想想,還是蠻帶感的。

官二代們雖然今天是以英雄形象出現,但他們自己知道並沒有做什麼貢獻。又都是年輕人,尚未精神歲月的洗禮,心面多少還是有點虛。

不過這次不同了,他們是真真正正要親自來干一件大事。就像李二少爺說的那樣,後方也是戰場,他們是打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於是乎,在李牧的策動下,官二代們行動了起來。

而在李天通和大廳里的人們,尚不知道有什麼在等待著他們。6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